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塞外鸿秋

五十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 作者:在在不在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21-09-15 20:25:15
  • 字数:3604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什么?”郁瑶吃惊的叫起来。原本来看阿静受刑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真得要去亲手点燃那火焰,怕郁瑶这一辈子都要活在阴影之中了。

乌剌合孩子气的笑笑说:“逗你玩的。你看你惊慌失措的样子。”

郁瑶想,自己的脸上此刻一定是红一阵白一阵,好不难堪。此刻注视着自己的不仅有离若鸿、太后,还有所有的妃嫔,都以看热闹的姿势在看着自己。郁瑶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失态。

郁瑶尴尬的笑笑说:“毕竟相处这么久,怎么会不难受呢?”

“对对对,所以,今天你就必须来送送她。要不,我陪你去点火?”乌剌合笑着问。

阿静还在哭,木架台上有行刑人在走来走去,也许是在等到一声令下。郁瑶心里十分紧张,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尤其是烧活人的大场面。从小,她看到街上有人吵架打架都会吓得躲得远远的,现在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就要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了,她忍不住的一阵反胃。

乌剌合邪魅的笑着,不管别人的眼光,他慢慢的从后面抱住郁瑶,双手环住郁瑶的细腰,下巴搭在她的肩头上,就像是世间最普通的情侣一样甜蜜。

乌剌合伸出手,扶起她。轻声的说:“怎么眼睛这么红?昨晚哭了?还是没睡好?”

郁瑶侧过脸,揉揉眼睛说:“没事。只是没休息好罢了。”

“你一定是因为要惩罚阿静而难过了吧?”他将郁瑶的手拉住,轻声的问,温柔的就像是一池春水。

虽然郁瑶痛恨背叛之人,可人非圣贤,都有七情六欲,在阿静陪伴中的两年时间,她也是用了真情,此刻,看到阿静就要走到生命的边境时,痛心疾首。

阿静就那样在风中流着泪,双眼直直的盯着郁瑶。盯得郁瑶心中一阵发毛。她知道自己终归是做了亏心事的人,昨夜,她跪在窗前整整一夜,她在祈求,祈求阿静能被释放,祈求自己不要再经历如此的命运。可她根本没办法忘记乌剌合当时说出“火刑”时阿静那张瞬间面如死灰的脸。她不能睡,一刻也不能睡。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她为阿静带来了灭顶之灾。

阿静已经被绑在小广场的木架台上,手脚都紧紧的束缚住,以免人因为受到火烧时,引起剧烈疼痛而使劲挣扎。她穿着的是郁瑶赏给她的玄色衣裙。

那料子是名贵的桑蚕丝制品,怕火,怕勾,怕缠丝。因此这件衣服被阿静做出来后,就静静的躺在她的衣橱里。有次郁瑶问她为什么不穿。阿静说:“我一定要等到一个盛大的日子再穿。”

后宫中上到太后,下至侍女,全部到齐。太后冷冷的看了眼郁瑶,并未说话。郁瑶向太后行礼,说:“太后万安。”

从遥远的安宁离宫赶来的太后,脾气并不好,冷冷的嗯了一声。

火刑被安排在第三天的午后。

此刻,郁瑶在心里痛苦的想,奔赴死亡,就是你所谓的盛大日子吗?

正如多比效应中提到的:一个人无论对错都会过度纠正自己的现象,并且在无法弥补的情况下,会通过自我惩罚来缓解愧疚。

郁瑶微微一笑,硬着头皮穿过花枝招展的各位妃嫔,慢慢的走到乌剌合身边。她翩翩下拜,叫了声:“王上,您来了。”

乌剌合穿着一身黑色的王袍走了过来,黑袍上绣着一条金光闪闪的五爪穿云金龙。他的身姿挺拔,风灌满了他的长袍,如一面猎猎飞扬的旗帜。

“瑶瑶,你来。”他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对站在边角的郁瑶招呼道。

离若鸿一手托着自己的孕肚,翩翩下拜。太后同样是冷冷的态度说了句:“有身子了,以后别这样拜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太后更喜欢哪个。离若鸿甜甜的笑着说:“谢谢太后的关心。风这样大,您怎么没有穿件斗篷呢?”

太后说:“用不着,咱们这不是来看火了吗?”说这话时,太后冷冷的看着郁瑶。郁瑶知道太后不喜欢自己,当然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识趣的站的远远地,与蝴蝶两人站在了一起。

他在郁瑶耳边轻轻的问:“送给你的礼物你还满意吗?这样的结果你还满意吗?”

郁瑶有些紧张的想回头看看他的表情。但她始终没办法看到。只能硬着头皮答道:“为了后宫的长治久安,是该整风了。”

“哦,你把这个叫整风啊?”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嘿嘿的笑起来。郁瑶的身子挺得更直了。“瑶瑶,你说人有前世今生吗?”

郁瑶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于是,淡淡的笑着摇摇头。

“我有点相信。因为,你和我母亲实在太像了,我总觉得你就是她。我总是宠着你,惯着你,因为她在世时太苦了,现在也该享点清福了。瑶瑶,你觉得你过得幸福吗?”他的话语像是呢喃,也像是梦话,就在郁瑶的耳边,喃喃的说着。

郁瑶点点头,说:“幸福。”

“真的吗?真的幸福吗?”他喃喃的问。郁瑶再次重重的点点头。她不敢回头看身后的那些妃嫔和太后是怎么看着自己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乌剌合这样抱着,属实难堪,但这也没有办法。

“点火!”乌剌合突然对着木架台大喊一声。在木架台上走来走去的行刑人得到了命令,立刻向阿静身边走去,开始啪啪的打动打火石。郁瑶的心,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呲!

火星冒出了。行刑人手里的火苗一下子窜起来老高,这一幕不仅吓到了郁瑶,也吓到了在场所有人。郁瑶身后传来一大片惊叹声。其中,离若鸿的声音叫的最大。

乌剌合回头看了一眼离若鸿,眼神冷冷的。

他继续把下巴搭在郁瑶的肩上说:“你看,那火,都窜到了阿静的腰上。”

是啊,火舌瞬间就窜到了阿静的腰间,将她的下半身紧紧的包围在火中,她在火中痛苦的剧烈扭动着,一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她一直在喊:“郁贵人,饶命啊!郁贵人,饶命啊!”郁瑶恨不能堵住自己的耳朵。

郁瑶觉得自己周身都在抖。她喃喃的问:“王上,放了她吧。”

乌剌合笑着问:“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刚才还说要整风呢?真是个小顽皮。”郁瑶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乌剌合越温柔,她的心就越慌张。“再说,这会儿即便救了她,她后半辈子都会活在烧伤的痛苦之中,到时候,她会更加恨你。”

郁瑶狠狠闭上自己的眼睛,不敢再看。只消听那惨不忍睹的声音就已经够残忍了。

“瑶瑶,睁开眼睛,看着阿静,为她送别。别错过了每一个场面,对,就这样,睁开眼睛。看着她,直到她被烧成灰烬。风一吹,噗……什么都没有了。”乌剌合在郁瑶耳边像是一位巫师一样急急的念叨着。郁瑶觉察出了不对,她想逃开。可是乌剌合将她的腰,紧紧的箍住,让她无处可逃。

“王上,我累了。我想回去了。”郁瑶强忍住眼泪,向乌剌合求情。

“不,你哪里也不能去,就在这里,在我的怀里,看着阿静死。我要你永远的记住这一幕。上一辈子,你就是这样,被活活烧死在这里,你已经忘记了吧。”郁瑶感到无比的害怕,她觉得此刻乌剌合已经疯了。

但恐怕,疯的是自己才对。

“瑶瑶,在花园中,你对谁说了想去极边之地的话?能告诉我吗?你想去极边之地,可以告诉我呀。我是一国的王上,权力无边无际,想去哪里,还不是由我说了算。你干嘛不辞辛苦的要说给别人听呢,对不对?你想去极边之地,享受苦寒,享受贫穷,我就送你去。好不好呀?”乌剌合说这些话的时候,眯着眼睛,看着木架台上的阿静,面无表情。

郁瑶心中响起阵阵惊雷。阿静真的偷听到了这一切的对话。但愿阿静没有辨认出萧河的声音。这样,至少两个人中还能活一个。

她孤高的站着。刚强的像一个石头。

“瑶瑶,知道什么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吗?知道什么叫烂泥扶不上墙吗?你,就是。我待你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和别的男人苟合?我曾经以为能唱出那样动人歌曲的人,一定是个温暖的人,但没想到,你就是一个烂人,荡妇。”

郁瑶的脸烧的像是天边的火烧云。此刻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甚至所处的时空,她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抓到现行,羞耻感,强烈的羞耻感。

正在此时,有人说话了。

“王上,我有话想要说。”是离若鸿的声音。郁瑶绝望的想,这位公主出口,绝对没什么好事,一定会落井下石,凭空踩两脚。

乌剌合一下子转换口气,冷冷的说:“什么事都等回去再说。”

“不能等回去再说,就要现在说。我要说的事与郁瑶有关。郁贵人,怕也有故人想见一见吧?”

乌剌合一下子站直身子,像是从未见过郁瑶一样,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郁贵人,在这里还有故人?那不妨,我们都去看一看。”

说着,他似乎饶有兴趣的笑起来,对离若鸿说:“哦,那就带上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那一天的风,很大。

阅读塞外鸿秋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