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粉妆楼

第四十九回 米中砂拆毁望英楼 小温侯回转兴平寨

  • 作者:罗贯中
  • 类型:历史军事
  • 更新:2017-09-04 02:32:27
  • 字数:5460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且言米中砂自从兄弟米中粒死后,他外面却是悲哀,心中却暗暗欢喜,想道:“兄弟已死,叔父又无第二个儿子,这万贯家财就是我的了。只是本家人多,必须讨二老夫妇之喜,方能收我为子。今早叫人去拿李全,也是我的主意,二老甚是欢喜。我如今带了兵前去,到李家抄了他的金银,拆了他的房屋,代兄弟报仇,二老必然更喜了。”主意己定,随即点了二三十名家将出了帅府,一路来到李府门口,扭断了锁,步入内房,将他所有金银、古董、玩器、细软、衣衫,命家将尽数搜将出来打成包袱,都送回府中交与太太收了,然后来到后面,看见这一座望英楼,心中大怒,说道:“生是到一日在这楼下看见了他的女儿,弄出这样事来。”叫令众家将把这楼拆倒,放起火来。只烧得烟煤障天,四邻家家害怕,入人叹息。正烧之时,有一位英雄前来看火,不觉大怒。

不知后事如何,再听下文分解。

李定道:“只有洪惠有位哥哥,住在瓜州地界,想必是投他去了。只是这一场是非非同小可,想地方官必然四处追拿,他那里安藏,怎能得住?就连家父任上也不能无事,必须俺亲自走一遭,接他们上山才好。”谢元道:“不可。此去瓜州一路必有官兵察访,岂不认得兄模样?倘有疏失,如何是好?如今之计,兄可速往宿州去接你令尊大人上山,以防米贼拿问;至于瓜州路上,俺另有道理。”李定闻言,忙起身致谢道:“多谢军师,俺往宿州去,只有数天路程;瓜州路远,俺却放心下下。”谢元道:“兄只管放心前去,十日之内,包管瓜州之人上山便了。”李定闻言大喜,起身告别,往宿州去了,按下不提。

且言米良败回镇江,心中十分焦躁,进了帅府,又见公子死了,停灵柩在旁,夫妻二人,大哭一场,次日升帐,一面做成告急的表章,星夜进京,到沈大师同叔父米顺那里投递,托他将败兵之事遮盖,再发救兵前来相助;一面将阵亡的兵将造成册子,照数各给粮饷去了;一面又挂了榜文,发远近州县缉获奸细。忙了三日,都发落定了,然后将米中粒的灵柩送出城去,立了坟茔。夫妻二人,两泪交流,各相埋怨,说道:“这都是镇江府不好,既知李宅不善,就不该代孩儿做媒,好端端的人送了性命,这口气怎生出得?”米中砂道:“为今之计,先发一技令箭会同上江提台,差官到宿州,将李全拿来听审,同他那二三十名家人,一齐先斩后奏,以报此仇。”米良道:“倘若李全不服,如之奈何?”米中砂道:“叔父大人说那里话,他有多大个参将,敢违上司的将令么?叔父这里差中军官多带兵丁,会合上江提督申明原委,谅无拿不来之理。”米良道:“言之有理。”就急升堂,取令箭一枝,点了一名得力的中军带了八名外委,吩咐道:“你可速到宿州会合提台,要他参将李全即到辕问听令。火速,火速!”中军领了令箭,即到辕门,同了八名外委飞身上马,离了镇江,星夜走宿州去了,不提。

且言鸡爪山八位英雄,杀败了米良、王顺,打破了城池,把那府库钱粮装载上山。令喽乓不许骚扰百姓,若有被兵火所伤之家,都照人口赏给银钱回去调养,那一城的百姓个个欢喜感激,安民已毕,收拾粮草,摆开队伍,放炮开营,直回山寨。

早有裴天雄等一众英雄大吹大打,迎接八位好汉上山,进了聚义厅,查点人马物件,共得了二万多粮草、五万多孥银,盔甲、马匹等项不计其数,众英雄大喜,军师传令山上大小头目,每人赏酒一席,大开筵宴,庆功贺喜。一面差探子到镇江打探,一面请李定出来坐席。那李定来到聚义厅上见了众家好汉,连忙下礼道:“俺李定不幸被奸人陷害,弄得家眷全亡,自分必死,多蒙众位英雄相救!不知那位是罗琨兄?”罗琨闻言,急忙回礼道:“小弟便是罗琨,不知尊兄却是何人?恕罗琨无知,多多失敬。”李定听了,将罗琨一看,暗暗点头说道:“果然一表非凡,也不在我表妹苦守一场。”随将备细说出,罗琨大喜:“原来是大舅,得罪,得罪。”就邀李定与众人一一序礼毕,各人通了名姓,坐下谈心。

第四十九回 米中砂拆毁望英楼 小温侯回转兴平寨

且说洪氏兄弟,自从救了李老夫人之后,都到王家庄安歇。住了十数日,那村坊内都是沸沸扬扬,说有捕快官兵前来巡缉奸细,十分严紧。洪恩同王氏弟兄商议道:“闻米贼被鸡爪山的好汉一连数阵,杀得大败回来,如今倒张挂榜文捉拿我等。我们此处安身不得了,只好往鸡爪山去,方无他患,只是路上须防巡缉。”王宸道:“我有一计,须得如此如此,就没事了。”众人道:“好。”随即装束起来,洪恩、洪惠、赵胜、王氏弟兄,共领着四五十名庄汉,在前引路;后面是王大公家眷人等同李太太、孙翠娥,另有庄汉保护,委着前队,总往鸡爪山进发,不表。

当下公子便问李定道:“大舅何以与米府结亲,却又刺杀米贼,放火烧楼?却假鸡爪山名号,是何原故?”李定道:“我那里知道,只因玉霜表妹在我家避难,不想却被米贼看见,即托镇江府为媒;小弟不从,不想被他设计陷害,勒写婚书,强逼聘札,小弟没法,只得到家父任上商议,前日回家,始知米府前来强娶,弄出这场祸来。小弟并不知是何人劫杀的,连家母不知投于何处去了。”

罗琨道:“大舅临去之时,可曾托讨何人?”李定道:“只有家将一人,叫做出海蚊洪惠,并一位都管,名唤瘟元帅赵胜,与他妻子孙翠娥。他三人有些武艺,小弟临行只托付他三人。小弟前日回家连他三人都不见了,不知何故。”罗琨听得“瘟元帅赵胜”五个字,猛然想起昔日鹅头镇上之事,问道:“这赵胜可是青面红须的大汉么。”李定道:“正是。”罗琨道:“奇怪,这人我认得,昔日曾写书托他到云南寄与家兄,今日却为何在此?不知他曾会过家兄之面?叫人好不疑惑。”李定道:“他原是丹徒县人氏,我也不曾问他,他说是往云南人的,曾见个朋友,又托他回淮安寄信,却没有寻得到这个朋友,因此进退两难,到镇江投了小弟。他的妻子孙氏,一向同舍表妹相好,每日在楼上谈心,莫非他也知舍表妹的委曲。”罗琨道:“是了,是了,一定是他晓得我的妻子被米府强娶,他装做新人,到米府代我报仇的。只是如今他将太太、家眷带到何处去了?”

话说米良、王顺见鸡爪山伏兵齐来,明知中计,忙领兵夺路而走,回至城下;不防胡奎、程佩奉军师将令已经攻破登州,领兵从城内杀出,挡住去路。米良大惊,只得纵马拼命向前夺路;不防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四位英雄送回粮草,又领本部人马前来助战。共是八位好汉、四千余兵,八面冲来,将米良、王顺八千人马冲做六七段。马通早为乱兵所杀,官兵抵敌不住,四散逃走,哭声震地,米良等各不相顾,只得夺路逃生,落荒而走;走了二十多里,却好王顺领着兵也到了。二人合兵一处,查点兵将,又折了指挥马通,八千人马只剩了五百残兵。这一阵杀得米良、王顺丧胆亡魂,一直败走了五十余里,方才招聚残败的人马,扎下营盘,将人马少歇片时,就近人家抢了些米粮柴草、牛羊等类,埋锅造饭,饱食一顿,连夜的奔回镇江去了。

阅读粉妆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