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粉妆楼

第六十一回 御书楼廷芳横尸 都堂府小姐遭刑

  • 作者:罗贯中
  • 类型:历史军事
  • 更新:2017-09-04 02:32:28
  • 字数:6096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正在看时,忽见沈廷芳笑嘻嘻的走上楼来,说道:“娘子!小生久知你是女扮男装的一应美女,今日从了小生,倒是女貌郎才,天缘作合。”说罢,便来搂抱,柏玉霜见机关已破,大叫一声,说道:“罢了,罢了!我代婆婆报仇便了!”拿起那玉如意照定沈廷芳面上打来;沈廷芳出其不意,回避不及,正中天灵,打得脑浆迸流,望后便倒,那柏玉霜也往楼下就跳。

不知小姐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柏玉霜道:“原来如此,倒多谢众位恩公相救:既如此,就请二位英雄一会有何不可。”龙标道:“不呵。那沈廷芳十分奸诈,休使他看破机关,俺们如今只推两下不相认,到了长安再作道理。”柏玉霜道:“言之有理。”说罢,龙标起身上路了,那秋红在旁听见,暗暗欢喜。不一时,那沈廷芳同锦上天回来了,吩咐:“收拾晚膳吃了,早早安歇罢。”

且言龙标睡在外面,金辉问道:“日间同你说话的那个后生是谁?”龙标道:“不要高声。”悄悄的遂将柏玉霜的始未恨由,告诉了二人一遍,杨春说道:“原来是罗二嫂了,果然好一表人才!俺们何不接他上山,送与罗琨成其夫妇。”龙标道:“他要上长安投奔他爹爹的,他如何肯上山去。俺们明日只是暗暗的随他去讨柏大人的消息便了。”三位英雄商议定了。一宿已过。

柏玉霜同秋红拣了一个僻静所在,铺了床帐,也到店门口闲步,才出了店门,只见三条大汉背了行李,也到店里来住宿。柏玉霜听得三个人之内有个人是淮安的声音,忙忙回头一看,只见那人生得眉粗眼大,腰细身长,穿一件绿绸箭袄,挂一口腰刀,面貌颇熟,却是一时想不起名姓来。又见他同来的二人都是彪形大汉:一个白面微须,穿一件元色箭袄,也挂一口腰刀;一个是虎头豹眼,白面无须,穿一件白绢箭袄,手提短棍,棍上挂着包袱,三个人进了店,放下行李,见那穿白的叫道:“龙大哥,我们出去望望。”那穿绿的应道:“是了。”便走将出来,看见柏玉霜便住了脚,凝神来望。

柏玉霜越发疑心,猛然一想:“是了!是了!方才听得那人喊他龙大哥,莫非是龙标到此么?”仔细一看,分毫不差,便叫道:“足下莫非是龙标兄么?”原来龙标同杨春、金辉,奉军师的将令,到长安探信,后面还有孙彪带领二十名喽兵,也将到了,当下听见柏玉霜叫他,他连忙答应道:“不知足下是谁,小弟一时忘记了。”柏玉霜见他果然是龙标,心中大喜,连忙扯住了龙标的衣袂,说道:“借一步说话。”

众人一时吓着了急,那里看得分明,把锦上天认做是贼,不由分说,一同上前,扯过了沈廷芳,捺倒了锦上天,抡起拳头,浑身乱打。只打得锦上天猪哼鸭叫,乱喊道:“是我,是我!莫打,莫打!打死人了!”那些家丁听了声音,都吃了一惊,扯起来一看,只见锦上天被打得头青眼肿,吓得众家人面面相觑。再看沈公子时,满面是血,伏在床上不动。

众家人见打错了,忙忙点灯,满船舱去照,只见前后舱门俱是照旧未动。大家吃惊,说道:“贼往那里去了?难道飞去了不成?”锦上天埋怨道:“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不会捉贼,只会打!我真是抓住了,当贼打了我,我打贼一拳;倒被你们放掉了,还来乱打我。”舱里柏玉霜同秋红也起来穿好了衣衫,点灯乱照,说道:“分明有人扭板,为何不见了?”众人忙在一处,惟有沈廷芳明白,只是不作声,见那锦上天被众人打得鼻肿嘴歪,抱着头蹲着哼,沈廷芳看见又好笑又好气,忙令家人捧一盆热水,前来洗去了鼻中血迹,穿好了衣衫,也不睡了,假意拿住了家人骂了一顿,说道:“快炔备早汤来吃,陪锦大爷的礼!”闹了一会,早已天明,家人备了早膳。请三位公子吃过之后,船家随即解缆开船,依旧动身趱路。

第六十一回 御书楼廷芳横尸 都堂府小姐遭刑

二人来到后面,柏玉霜道:“龙恩兄,可认得奴柏玉霜了?”龙标大惊说道:“原来是小姐,如何在此?闻得你是洪恩的兄弟送你上船往长安去的,为甚今日还在这里?”柏玉霜见问,两泪交流,遂将得病在金山寺的话说了一遍,又问道:“恩兄来此何事?”龙标见问,遂将罗琨被害,救上山寨,落后李定、秦环、程佩都上鸡爪山的话,说了一遍:“只因前日罗灿在仪征,路见不平,救了胡婪姑,打了赵家五虎,自投到官,多亏卢宣定计救了。罗灿、杨春、金辉并众人的家眷都上了山寨,如今我们奉军师的将令,令俺到长安探信,外面二人,那穿白的,便是金辉;那穿黑的,便是胡奎的表弟杨春。”

次日,五更起身,收拾停当。早见沈廷芳同锦上天起身,吩咐家人说道:“快快收拾行李,请柏相公用过早汤。”坐下车子,离了镇市,进长安去了。龙标见柏玉霜去后,他也出了歇店,打起行李,暗暗同金辉、杨春等紧紧相随。

旦言柏玉霜上了御书楼,自有书童倒茶,吃过茶,那锦上天坐了一刻,就闪下楼去了。看看天黑了,只见两个丫鬟掌灯上楼,柏玉霜性急要走,两个丫鬟扯住了说道:“公子就来了。”柏玉霜只得坐下,看那楼上面图书满架,十分齐整,那香几上摆了一座大瓶,瓶中插了一枝玉如意,柏玉霜取出来看,只见晶莹夺目,果系蓝田至宝。

赶到了黄昏时分,早已到了长安的北门,门上那日正是史忠、王越值日,盘查奸细。那二人听见沈公子回来,忙来迎接,见过了时,站立一旁,那史忠的眼快,一见了柏玉霜,忙忙向前叫道:“柏相公!俺史忠在此。”柏玉霜大喜道:“原来是史教头在此!后面是我的人,我明日来候你。”说罢,进城去了。然后龙标等进城,史忠问道:“你们是柏相公的人么。”龙标顺口应道:“正是。”史忠就不盘查,也放他进去了。

且言柏玉霜进了城,来与沈廷芳作别道:“多蒙公子盛情,理当到府奉谢才是。天色晚了,不敢造府,明日清晨到府奉谢罢。”沈廷芳道:“岂有此理。且到舍下歇歇再走。”那锦上天在旁接口道:“柏兄好生放样,‘自古同行无疏伴’,既到此,那有过门不入之礼!”那柏玉霜只得令秋红同龙标暗暗在外等候,遂同沈廷芳进了相府,却好沈大师往米府饮酒去了,沈廷芳引柏玉霜入御书楼上,暗令家人不许放走,便来到后堂,见他母亲去了。

这柏玉霜自此之后,点灯看书,每夜并不睡了,只有日间无事略睡一刻。弄得沈廷芳没处下手,着了急,暗同锦上天商议,说道:“怎生弄上手才好!那日闹贼的夜里原是我去扭他舱板响动,谅他必晓得了些,他如今夜夜不睡了,怎生是好。”锦上天笑道:“原来如此,累了我白挨一顿打。我原劝过大爷的,不要着紧,弄惊了他倒转不好,从今以后,切不可动,但当做不知道;等他到了长安,稳定他进了府,就稳便了。”沈廷芳无法:只得忍耐,喝令船家不许歇息,连日连夜的往长安赶路。恰好顺风顺水,行得甚快。

那日到了一个去处,地名叫做巧村,却也是个镇市,离长安还有一百多里。起先都是水路,到了此地,却要起旱登程。那日沈廷芳的坐船,顶了巧村镇的马头往了,吩咐众家人:“不可惊动地方官,惟恐又要耽误工夫,迎迎送送甚是不便。只与我寻一个好坊子歇宿一宵,明日赶路,要紧。”家人领令,离船匕岸,寻了一个大大的宿店,搬上行李物件下了坊子;然后扶沈廷芳上岸,自有店主人前来迎接进去。封了几两银子,赏了船家去了,沈廷芳等进了歇店,歇了一会,大色尚早,自同锦上天出去散步玩耍。

话说沈廷芳正推舱房,却惊醒了柏玉霜,大叫道:“有贼来了!”吓得那些守夜的水手众将,忙忙掌灯进舱来看。慌得沈廷芳忙忙起身往床上就爬,不想心慌爬错了,爬到锦上天床上来。锦上天吃醉了,只认做是贼,反手一掌,却打在沈廷芳脸上。沈廷芳大叫一声,鼻子里血出来了,说道:“好打!好打!”那些家人听见公子说道“好打”,只认做贼打了公子,慌忙拥进舱来,将灯一照,只见公子满面是血,锦上天扶坐床上。

阅读粉妆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