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粉妆楼

第七十回 沈谦议执众公爷 米顺技穷群爵主

  • 作者:罗贯中
  • 类型:历史军事
  • 更新:2017-09-04 02:32:29
  • 字数:5364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天子不悦,说道:“既是老卿自专征伐,今日自去退兵便了,要寡人何用!”沈谦闻言大怒,道:“既是如此说来,圣上可将玉玺送与老夫,老夫自能退敌!”说罢,竟自执剑走上金銮,抢步来到龙案跟前,天子大惊。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众英雄齐奔米顺,米顺叫声“不好”,忙忙去了盔甲,扮做小军的模样,混入乱军之中,带领部下贴身的几十名战将,杀开一条血路;打灭了灯球火把,落荒而走,连夜逃奔长安去了。那些残兵败将见主将逃回,一个个倒戈卸甲,情愿投降。胡奎大喜,吩咐鸣金,收兵进城。

不一时,马爷大兵已到,一齐入城,安民己毕。查点众将,个个前来参见。马爷大喜,都上了功劳薄。一面吩咐治酒与众将庆功,犒赏三军;一面将拿来的米良、王顺、王虎、康龙并一切大小将官,总打上囚车,送上鸡爪山交付柏爷,同以前拿的校尉、知府一同囚禁。当晚安歇。

米顺抵敌不住,忽听得连珠炮响,米顺心惊胆战,回马看时,暗暗叫苦,只见城中四面火起,喊杀连天,金鼓震地。米顺阵上的三军一齐叫喊:“不好了!城他已破了!”一个个胆落魂消,无心恋战,回马就走,四散奔逃。米顺见阵乱,三军四散,只得虚按一枪,回马就走。众英雄大喝一声道:“米贼往那里走!”一齐催兵追赶下来。这一阵只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马爷连忙吩咐招降众军。齐声高叫道:“米家众军将士听着!俺公爷施恩,不忍杀戮尔等,如降者免死。”那败残的人马,恨不得陡生双翅,脚下腾云,想逃性命,听得马爷招降,犹如死去逢生;个个弃甲丢盔,慌忙下马,跪满道旁,齐声应道:“只求活命,情愿归降!”马爷见众军归降,吩咐扎下大寨,不表。

不表米顺败进登州,紧守城门,不敢出战。且言鸡爪山的人马大获全胜,马爷也不追赶,吩咐鸣金收兵。五营四哨将校兵丁,闻得金声,即归队伍,安下原营,立下大寨。马爷升帐,查点兵将,未损一卒。众军得了无数盔甲弓箭、枪刀器械、旗鼓马匹,上帐请功受赏;马爷上了功劳簿,重赏三军,当晚摆宴,庆功饮酒。

次日五鼓升帐,众将饱食了一顿,马爷传令搭起云梯炮架,四面攻城,怎奈登州地界,上硬城高,兵多地广,米顺同众将守护又严,一连三日,攻打不下,马爷向谢元说道:“我们并非争城夺地,不过是杀贼除奸;若急力攻城,岂不徒伤朝廷士卒!如今怎生设法破城,拿住米贼,才免得百姓惊慌?”谢元一想,说道:“大人今晚只须如此如此,此城立即可下。”马爷闻计大喜,遂令小温侯李定、赛元坛胡奎带领三千人马,附耳道:“如此如此。”又令裴天雄、王坤、李仲,吩咐道:“你三人带领三千人马,只须如此如此。”三人带令去了。又令罗灿、秦环、程佩、罗琨,说道:“你四人带领三千人马,如此这般,不得有误!”四将得令而去。然后下令众兵:“竟奔长安,不必攻打此处。”众兵领令,连夜起行。

第七十回 沈谦议执众公爷 米顺技穷群爵主

且胃胡奎等破了城,正遇王顺,不一合被胡奎所擒。李定一戈刺倒了米良,一齐捉进城中去了,裴天雄一马冲入重围,来拿米顺,早有康龙、王虎来救,秦环、罗灿二人前来迎敌,四将在乱军中混战:秦环见康龙的枪来得切近,将双铜并在左手,把康龙的枪掀在半边,伸过右手,喝声“过来罢”,抓住勒甲绦提过马去。王虎见秦环擒去了康龙,着了慌,刀法略慢了一慢,大腿上早被罗灿一枪挑于马下,被众军所获。

次日查点受伤的兵丁,都赏了粮饷,打发回家去将息安养,将新降的人马查点数目,有愿为军者,都收入后队;有不愿为军的,听他自去还乡,并不勉强。马爷这令一下,那些大小三军,欢声震地,个个都愿为军效力,共除奸贼,并无二心。

且言马成龙催动大队人马,那日赶到长安,吩咐三军抵城安营,早有报马进相府说道:“鸡爪山的人马抵城下寨!”沈谦闻报大惊道:“他如何来得如此神速。”探子禀道:“他自行兵以来,就是在登州同米大人打了一战,余处关隘都是望风投顺,一路上秋毫无犯,并无阻滞,故此来得火速。”沈谦听了,心中骇怕。吩咐再去打听,忙令九门提督同米顺带领众将守城,一面入朝见了天子,启奏道:“今有众国公之子,怨恨皇上杀他父母,勾同鸡爪山的贼兵前来报仇,兵马已临城下,请圣上亲去退敌。”天子大惊,说道:“一向并无报文启奏,为何一时兵就到了?”沈谦奏道:“老臣已曾几次发兵前去征剿,无奈不能取胜,连边头关,老臣已发兵去了。”

这个风声传将出去,那些远近的府县官员都畏马爷之威,感马爷之德,谁敢抗违?大兵一到,处处开城纳款,所得粮草军饷,不记其数。马爷一路抚军安民,浩浩荡荡,直往长安进发,不表。

且言米顺所领五万人马,只剩得四十五骑,杀得丧胆亡魂,一路上马不停蹄,连夜赶到长安,急忙见了沈谦,哭诉前事,沈谦闻言,大惊失色道:“似此大败,如何是好?目下钱来等又征剿鞑靼去了,长安城内将少兵稀,怎能迎敌!”忙取令箭一枝,到邻近地方调了一万人马,到长安扎驻,以备迎敌。侯登同锦上天在座,便说道:“马成龙此来,非为别事,乃是为众国公报仇,好在众国公都在天牢,太师可奏闻夭子,只说众国公之后兴兵造反,请天子御驾上城,假意招安,复他们官职,诱进长安,散了他的兵权,一并杀之,省得费力。若是他们不从,即将众国公绑上城头,硬叫他们退兵,他们岂有不念父子骨肉的道理?”沈谦大喜,说道:“此计甚妙!就是如此便了。”

早有细作飞报迸城,说:“马成龙见攻打城门三日不下,他舍了登州,掣兵竟奔长安去了!探得明白,特来享报。”米顺听了,大吃一惊,说道:“太师爷命我来退敌拿反叛,谁知他竟奔长安去了,这还了得!”忙忙传令众将点齐大队人马,出城追赶。众将领令,点起灯球火把,追出城来,只见马爷的人马己去远了。米顺传令众将火速倍道追赶。

追下五十余里,忽听得一声大炮惊天,马爷扎住了大队,亲自坐马摇刀迎来,大喝道:“米顺少追!你的城池己破,尚然不知,还不早早下马受绑,省得你公爷费事!”米顺大怒,亲自提枪,领部下四十员战将前来交锋,马爷阵上早有马瑶、三俊、洪恩、洪惠、戴仁、戴义、赵胜、孙彪八条好汉,随定了马爷,奋勇当先,前来交战。又是半夜黑暗之中,只杀得鬼哭神号,天愁地惨。

话说米顺见马爷的兵将猛勇,势不可当,料难迎敌,回马往本阵就跑。三军见主将败走,谁敢迎敌,呐声喊,不依队伍,四散走了。后面鸡爪山的大队人马追赶下来,如天崩地裂,海沸江翻。这些吓慌了的官军,那里当得起,只杀得叫苦连天,哀声遍地,丢盔弃甲,抛旗撇鼓。五万兵丁,伤了一半,伤箭中枪者不记其数,急忙逃进城中,紧闭四门,吊桥高拽。米顺吩咐众将:“小心防守要紧!”这一阵,只杀得米顺胆落魂消,将免战牌高悬。

阅读粉妆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