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第159章 番外一·东陵和叶尘的日常

  • 作者:墨书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03-17 12:21:10
  • 字数:36488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少华惊恐出声,天帝笑了笑:“去找该找的人。”

说完,天帝高深莫测笑着离开。

少华等人不知道东陵去了哪里,但是看天帝的神色也知道,必然是没有什么大事的,因此也就去了东极宫等他。

话音刚落,冰棺中人化作一道华光,瞬间消失在了天际。

“他去哪儿?!”

然而一等就是一个月,少华等人在东极宫里打着叶子牌,颇为忧心。

少华不由得道:“你说他这是去找谁,还有谁,比我还重要?”

旁人都愣了愣,不明白东陵问的是什么。却唯独只有天帝明了,点了点头:“是。”

“是否有位仙君……叫叶尘?”

东陵问得有些紧张,天帝继续点头:“有。”

东陵没说话,他似乎在接收什么信息,他慢慢抬起头,一一扫着众人。

后面的小仙随着他的视线跪下,高呼出声。

那男子面容平静, 仿佛只是睡了一觉, 而旁边天帝和三位帝君, 却已是热泪盈眶。

“东陵!”

他在忘川河底呆了近三千年, 这三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足够一只小妖从妖修道成仙, 却也只是少华帝君等人醉酒一场后的功夫。然而不管怎么说, 大多数人那时候都以为,东陵已经死了。

毕竟十方镇邪镜和诛邪阵法加持,哪怕大罗金仙被这样困了三千年,也该死了。

天庭众仙都知道, 东陵帝君一直是一位活在传说中的人物。

少华帝君率先走了出去, 红着眼,不可思议道:“你……你当真……回来了?”

“恭迎东陵帝君回归天界!”

“是不是,”东陵出声,因许久没有发声,音调有些沙哑:“有一座山,叫做翁山?”

声音如浪潮一般,一阵阵传过去。

东陵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天帝走上前去,比少华郑重许多,抬起手来递给东陵:“你可还好?出来吧?”

可谁知道,有一日冥府震动, 凤凰不远千里落于东极宫上, 霞光照耀千里, 然后, 一具冰棺从忘川河下缓缓浮上。

这一变故惊动了天帝和三位帝君, 天庭众仙赶紧到忘川河畔等着, 只见冰棺中露出光芒,然后冰棺慢慢打开,一个清隽的男子从冰棺中慢慢坐了起来。

紫薇悠悠抬眼:“你觉得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除了天下苍生和打架,最重要的,就该是我!”少华立刻开口,信誓旦旦道:“想当年,是谁第一个在洪荒和他说话?是谁给他送第一件衣服,第一条腰带?是谁……”

少华一路细数他和东陵的过往,文昌和紫薇一言不发,看着叶子牌打牌。

少华滔滔不绝说着的时候,外面有两个身影相携而来,文昌和紫薇抬头一看,吓得立刻低头。

少华继续吹嘘,看见两人的动作,挑眉道:“你们把头搞这么低是做什么?”

“打牌。”紫薇平静开口,文昌点头:“打牌打牌。”

说着,两人开始无比认真打牌,盯着牌的眼神,仿佛那不是一张牌,而是什么关系着天下苍生的重要文书。

少华没看出不对,继续道:“想当年,东陵第一次和人睡觉,也是献给我的。那天晚上,月黑风高,年少的他抱着我,小声说,哥哥我怕……”

“啊,多么可爱,多么可怜……”

他一面说着,一面感觉身后有点冷,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奇怪转头道:“怎么感觉……”

话没说完,一道身影就映入眼帘。

面前人白衣如雪,手中拿着半出鞘的子归,他旁边站着一个女子,身着蓝色长衫,按住了握着剑的手,眼里全是笑意道:“东陵,你打扰到少华帝君说话了。”

东陵嘲讽笑了笑,眼里一片冰霜:“我难道还要放任他瞎扯不成?”

“这哪里是瞎扯呢?”

女子叹了口气:“人家少华帝君说得有理有据,你敢说没发生过?”

“没有。”东陵说得一脸正直,转头看向那女子:“我第一次和人睡觉是和你。第一次送我衣服的人是你,送我腰带的是你,送我鞋子的是你……”

东陵说着,那女子脸就红了,在场三位帝君看着说着情话的东陵,吓得“嘶”了一声,抱住了自己。

“这是谁?”

少华骤然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心口,露出绝望的表情:“东陵,你这个负心汉!这是谁!是谁!”

“是你嫂子!”

东陵一巴掌就拍了下去。

少华诧异抬头,这次的诧异是真的了。他看着叶尘,打量了半晌后,终于反应过来:“不对,这是叶尘?!”

“嗯。”东陵露出还算你识相的表情,然而少华下一句话就想让东陵打爆他的狗头。

“东陵,”少华眼露崩溃:“你瞎了啊!”

“嗯。”

东陵点点头:“瞎了好几万年了。”

众人:“……”

就这么一句话,少华不再说了。他突然意识到,东陵和叶尘之间,大概有那么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空气瞬间安静,叶尘反而有些不习惯了,她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那个,要不我退开,你们继续?”

她的话让三位帝君立刻露出了赞同的眼神,这一刻觉得,叶尘还是个十分识大体的女仙。

然而东陵却是不大乐意,正想说什么,就被叶尘按住。

旁边人倒吸一口凉气,所有人都知道东陵这人的脾气,向来高傲,他要做什么,不是拦不住,而是你不能拦。哪怕是和东陵交往了多年的少华,也从来不敢在东陵说话时打断他。

大家都随时做好了保护叶尘的准备,谁知道叶尘只是拍了拍东陵的手背,轻悠悠说了句:“我回房间等你。”,然后就看见东陵露出温和的笑容,点了点头道:“嗯。”

随后叶尘熟门熟路往卧室走去,东陵看着那背影,眼中含笑。

旁边人:“……”

不,这不是他们认识的东陵!

大家内心中萦绕无限疑惑,东陵目送着叶尘离开后,文昌终于忍不住了:“她对你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因为?”

东陵双手拢在袖间,笑眯眯道:“她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说着,东陵眼里有了疼惜:“几千年啊……”

那个世界里,她也曾在这东极宫里,身着白衣,把自己活成了那个叫东陵的人。

那个世界里,千万人弃他,唯她,宁负天下人,也不曾负他。

三位帝君愣了愣,旁边小仙上酒菜来,东陵从旁拿了酒杯,展袖道:“来,我同你们说道说道 ,忘川河下,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说着,四人就这酒,听东陵说起那些年的事。

东陵一个一个细数着这些世界,三位帝君听得颇为感慨。

“也就是说,”紫薇细细捋着东陵说的这些故事,慢慢道:“现实世界中,其实你帮着叶尘挡了天道大劫后,就再没见过她。你以为她不喜欢你,你再找不到她,所以当年替少华当了魔神的容器。”

东陵握着酒杯顿了顿,随后道:“是也,非也,毕竟英雄这种事儿,不能由他一个人当吧?

少华没说话,低头喝着酒。

紫薇继续道:“你当了魔神容器后,为了压制魔神,你将自己关在了极寒之地,直到后来忘川河封印被破,你怕我们出事,才赶过来,将自己封印在了忘川河底。然而在幻境,你却在神魔大战后,去当了泰山府君,然后遇到了叶尘,是这样吗?”

东陵不语,默不作声喝着酒。

“那叶尘有这些记忆吗?”

文昌明了东陵的心意,适时转换了话题。

东陵笑了笑:“我醒来时,也很怕,怕这只是我自己的黄粱一梦,我苦苦纠缠,然而那个人却什么都不知。”

“不过还好,”东陵眼神中有了温柔:“她记得,什么都记得。”

听到这话,少华舒了口气,他发自内心感慨出声:“那就好。”

四个人又聊了些东陵不在时各自的生活,到了半夜,纷纷醉了,唯独东陵泰然自若,指挥着自己的徒弟,送着这些人去客房。

少华东倒西歪,东陵扶着他,等到了床上,少华突然抓住了东陵的袖子。

“兄长……”他闭着眼睛,呜咽出声:“对不起……”

东陵无言,看着在床上蜷缩着痛苦的青年,他叹息了一声。

“作恶的是魔不是你,你又何来什么对不起?”

说着,他将衣袖从少华手里抽出来,拍了拍少华的背,便转身离开。

等走到门口,他看见有人披着外衫,手里提灯,站在长廊前。

风吹起她的衣摆,她笑容温和浅淡,一瞬之间,东陵仿佛看到自己还是秦昭时,那位不问贫贱陪伴他的温柔太子妃。

他笑了笑,走到叶尘身前,拢起叶尘身前的衣衫:“这么晚了,出来做什么?”

“见你这么晚还没回来,怕你醉了,便来看看。”

叶尘说着 ,看了一眼少华的房间:“睡下了?”

“嗯。”东陵点点头,随后表忠心道:“你还在,我不会醉的。”

“那我不在,你就可以醉了?”

叶尘不由得笑了,东陵握着她的手,拉着她往寝殿慢慢走去,月光落在长廊上,拉长两个人的身影,大理石地面,月光,明明都是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事物,却让人察觉出了一种异样的温暖。

叶尘回头看了一眼两人的影子,慢慢道:“我一个人呆在东极宫的那些年,就觉得东极宫特别冷。”

“位于极寒之地边侧,是这样的。”东陵解释。

叶尘抬头看他,眼里落着星河:“可是今天我却觉得,不冷了。”

东陵没说话,他张了张口,他本想说,其实你不该等我的。

然而却想,如果她真的不等他,或许也就没有他们的如今了。

他的确很坚强,可以一个人走完这修道漫漫之路。然而他其实也远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他要战胜心魔,需要很多很多的爱。

他内心深处如同一个巨大的漏斗,无数爱放进去,都似乎看不到半点回应。

好在这个人,一直如此坚持,用手一捧一捧沙放进去,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精卫填海,不过如此。

然而好在她不是精卫,他们如此幸运,走到了今天。

“东陵,”叶尘看着他,忍不住开口:“你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嗯?”东陵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说?”

“替少华当了魔神的容器,你想的不是少华如何还你恩情,想的是怕少华愧疚。”

“为兄弟破了禁制将自己封印在忘川河,想的不是幻境里最后兄弟放弃了你,想的是怕大家尴尬难过。”

“东陵,”说着,叶尘将他的手掌心向上我在手心,拨开他的手指,露出他纹理浅淡的手掌,慢慢道:“你说,你是不是很温柔。”

“叶尘,”东陵笑了笑:“其实,也不全是为了他们。”

“嗯?”

叶尘有些疑惑抬头,东陵看着她:“每一次救天下苍生,我都是有想起你的。”

叶尘听着,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东陵看着她的傻样,嘴角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每到那时候,我就会想。那把琴又傻又弱,连天道大劫都撑不过,若是这世道乱了,她该怎么办?”

东陵不说情话的时候,就像一辈子都不说的样子。

说起情话的时候,仿佛是要说一辈子。

叶尘听着他的话,红着脸,小声道:“其实我也没这么弱。”

“我知道。”东陵低低笑出声来:“我说这些话,其实就是想同你说,所以,你要是在我身边给我护着,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要去转个弯去护天下苍生了。”

“叶尘,”他叹息:“嫁给我吧。”

对于东陵的求婚,叶尘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于是很快,天界就开始操办起东陵的婚礼来。

和幻境中两人就这么自然而然在一起不同,这一次东陵觉得,自己一定要给叶尘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让全天界都知道,叶尘是自己的。

对于这样的小心思,三位帝君心照不宣,却也非常自觉地,离叶尘远了很多。

办婚礼当天的宾客由东陵一手来办,他和天帝商议,以他的身份,几乎能把整个天界有头有脸的人都请来,所以直接按照着蟠桃会的名单请就可以了。于是天帝将蟠桃会的名单递给了东陵,正说着:“这些人不一定赏西王母的脸,但一定会赏你的,你也不用准备说有多少人不来……等等,”天帝很好奇,看着东陵在名单上飞快画着红线:“你这是做什么?”

“排除不合适的人。”

东陵回答得耿直,天帝就看见一个又一个名字被划掉了,东陵忍不住道:“少华帝君为什么不能来?”

“叶尘以前挂过他的画像。”

“那文昌帝君呢?”

“叶尘以前偷看过她。”

“那龙三太子呢?”

“叶尘以前暗恋过他。”

“那司命星君呢?”

“他以前和叶尘有仇。”

“那望舒仙子呢?”

“叶尘看她不爽。”

“那,”天帝指着一个东陵根本不该认识的小仙的名字道:“这个清河真君呢?”

看到天帝指的这个名字,东陵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他,暗恋我媳妇儿。”

那笑容让天帝抖了抖,连这么点破事儿都知道,东陵未免太神奇了。

为了那位清河真君的未来着想,天帝赶紧道:“你做得对,赶紧删掉他。”

然而听了这句话,东陵又突然觉得,不行,他不能删掉这个人。

于是他想了想,又补上了这个人的名字:“还是来吧。”

“你良心发现了?”

“不,”东陵放下笔:“就是觉得,不来不放心。”

听到这个答案,熟知东陵本性的天帝觉得,这人完了。

因为天帝觉得,场面不能太过难看,加上叶尘的劝阻,东陵终于网开一面,释放了很多人从名单里出来,让整个婚礼还是宾客济济。

如果按着东陵原来那份名单,这场婚礼,大概将成为史上高阶神仙婚礼中人数最少的。

毕竟东陵觉得,和自己打过架的不能来,会闹事——于是就划掉了一大批神仙。

和叶尘接触过的不能来,也许他们暗恋他媳妇儿,或者他媳妇儿暗恋他们——于是再划掉了一大批神仙。

就这么两条,就几乎把天界有头有脸的神仙都给拽了下来,就剩下一向端架子的天帝王母,以及一群小仙。

这样的婚礼会成笑话的,于是叶尘用一晚上让东陵答应了让这个名单恢复原样。

然而第二天早上,叶尘迷糊着起床,同东陵说:“那个名单的事儿……”

东陵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笑眯眯道:“都随你”的时候,叶尘突然又觉得,自己是不是上了什么当?

反正,在叶尘和天帝的操心下,婚礼还是很顺利举行了。

婚礼当天,叶尘扛着沉重的服饰,和东陵按照古礼拜堂,拜堂完后,两人一起坐在桌上,等着众宾客来敬酒。

酒都是东陵喝的,叶尘几乎没碰,然而谁都看不出东陵酒量多少,上百人敬过去,东陵却依旧能端坐着,笑眯眯一杯一杯往肚子里喝。

他每喝一杯就要和别人说几句话。

叶尘总结了一下,一共三句。

“谢谢。”

“这是我夫人。”

“您夫人好吗?”

后来叶尘看明白了。

对于无关的人,东陵就说谢谢。

对于和看上叶尘的人,东陵就说这是我夫人。

对于叶尘看上的,就问您夫人好吗以示提醒。

叶尘有些无奈,直到清河真君走上来,叶尘的无奈到达了顶点。

清河真君是认识叶尘的,然而毕竟叶尘在洞府闭关了多年,清河真君嫌少见到,对叶尘曾经有过的那份情愫也就淡了。这一次叶尘成婚,他倒也是真心实意来祝福。可东陵作为天界尊神,他本以为必然是不会理会他这种小仙的,他也不过就是遵从礼数,上去敬个酒而已。

谁知走上前去后,清河真君恭恭敬敬说了声:“祝帝君帝后白头到老。”后,这位帝君却是没有回酒后放他走,反而是抬眼平静道:“我哪怕到死,也是不会白头的。”

清河僵住了面色。

他在凡间呆惯了,十分向往白头到老这种感情,一时竟也忘了,神仙是不会老的,尤其是东陵这种,若他老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极其不好的事。

叶尘也知道东陵现在是在耍脾气,然而如今的清河的确无辜,但便就是在当年,清河也已经被他收拾了。她不由得叹了口气,想给清河解围,想了想后,她在后面慢慢道:“也许……你得了白化病呢?”

这个词儿是她在二十一世纪那个世界学的,东陵一听就明白了。

他酒劲儿上来了,但旁人都看不出来,他心里酸酸的,将杯子狠狠放在了桌上,冷笑道:“你倒是偏袒他的很。”

如今叶尘是一点都不怕东陵,看着东陵这猖狂的模样,叶尘忍住怒气,含着温柔的笑容,慢慢道:“东陵,把酒喝了吧,大伙儿都等着呢。”

东陵不语,双手环胸,靠在了椅背上,挑眉看向叶尘,眼中神色颇为挑衅,一副“我就是不喝的模样。”

叶尘咬牙,捧着酒杯过去,温柔道:“你呀,我就知道你是想要我喂,喝吧?”

东陵冷笑,扭过头去,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哼”。

叶尘彻底忍不住了,在所有人想着怪不得东陵要娶叶尘,原来叶尘脾气这样好,看来嫁给东陵这种人也不容易,要受很多气等等联想的时候,叶尘猛地站起来,怒喝出声:“不喝就算!我不奉陪了!给你惯的!”

叶尘说完就走,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琢磨着,以东陵的脾气,今天怕是要出事。

在少华等人做好了保护叶尘的准备时,东陵冷冷开口:“站住。”

叶尘顿住步子,扭过头去,一脸“你又要搞什么幺蛾子”的不耐烦。然后就看到东陵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在了桌面上,僵着声道:“我喝完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就愣了,叶尘微微一笑,提着裙款款回来,坐到东陵身边:“这样才乖嘛。”

东陵也不说话,转过头去,让清河去了。

清河敬完酒后,剩下的就一些小仙,轮流敬完之后,两人就坐在上面看歌舞。

东陵醉了就困,就靠在叶尘肩膀上睡了过去,叶尘嗑着瓜子儿,看着歌舞,转头瞧了一眼自己肩头男孩子一样的青年,忍不住勾起笑容。

等东陵醒过来时候,酒席已经散尽了。他被叶尘拖回了床上,洗漱干净后醒的。

他身上都被她用帕子擦过,没有半分酒气,头也不怎么疼,明显是睡着的时候给人喂了醒酒汤。

叶尘就半躺在身边,正在翻话本子,看得津津有味。

东陵翻过身去,抱住叶尘的腰,叶尘转头看他:“醒了?”

东陵应了一声,叶尘不由得笑了:“你怎么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像不得吗?”

“倒也没有像不得的,”叶尘想了想,觉得如今的东陵,到有了几分当年洪荒时那个少年的模样。她心里不由得软成了一片,抬手抚着他的发,温和道:“有人同我说过,一个男人越是喜欢你,在你面前越像个小孩子。你在我面前像小孩子,我是极欢喜的。”

东陵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叶尘说起情话来,那真真是极其厉害。

他本来以为自己定力很好,却才发现,自己的定力在叶尘面前,那真是不值一提。

他将头埋在她身上,应了一声“嗯”,表示知道。

然而他心里却是有千言万语,都压在下面,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将头抬起来,这才发现叶尘还穿着那身喜服,连金钗都没动。

东陵不由得有些怜惜:“穿着这些,不难受吗?”

叶尘笑了笑:“毕竟,我是你的新娘子。”

东陵听了这话,便明白了叶尘的意思,他愣了愣后,慢慢道:“是了,”他将金钗从她头上拉扯而出,墨发在她身后散披开来。他亲吻着她:“是为夫失职。”

说着,夜明珠暗淡下去,床帘散落而下。

是了,今晚上,他们真的成亲了。

一个青年,在没有成亲的时候,别人问你问得最多的话题,一定是——有对象了吗?

有了对象,问得最多的,就是——结婚了吗?

等结婚后,问得最多的,那就是——怀上了吗?

虽然天界普遍生育率低下,但是恩爱除了名的东陵叶尘夫妇,仍旧难以逃脱这样的问题。

三千年一次的蟠桃会,一百年一次的百花宴,十年一次春祭,以及时不时的成亲大典,每次在这些众仙云集的场合,总有人问:“帝君,帝后有动静了吗?”

尤其是少华等人,更是一面笑一面问,仿佛叶尘没动静,是东陵的问题一样。

当然,敢问这种问题的人都是有几把刷子的,不至于被东陵直接打死,可他们总是怀着一种找死精神,问了被打,打了怀有报复心理再问。

他们问话很有技巧,一面问一面要炫耀一下别人,哪位哪位仙君,刚刚成亲就有了孩子;哪位哪位仙君,成亲十年后有了孩子,还是龙凤胎。

对于这些话,叶尘很淡定,可东陵却有些坐不住了,于是本来就很努力,如今就更努力了。

有一次这种场合,就努力一次。

每次叶尘都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就想去找,到底他妈是谁!刺激的东陵!

只是往往她找上门的时候,对方都绑着绷带,满脸死寂,用眼神表达着:“你男人已经这样了,我看你还能做到怎样的地步?”的鄙夷。

久而久之,叶尘也不去找了。

一千年过去,叶尘毫无动静。

两千年过去,叶尘毫无动静。

三千年过去……

东陵已经放弃了,他觉得,其实有没有孩子,也不重要,反正他们这些神仙,命很长,寿与天齐。

于是在少华文昌联手怼他时,东陵淡淡一笑,平静道:“年轻人,有对象了吗?”

冷静的东陵是很可怕的,少华文昌被这句话瞬间堵住,东陵接着说了句更扎心的话:“你们喜欢的话题,和民间的大妈差不多,怪不得没对象。”

少华文昌:“……”

紫薇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紫薇一向是个很冷静很淡定的人,然而就是笑点十分奇怪。

他能面瘫很长时间,也能笑很长时间。

于是在他“哈哈哈啊哈哈……”的笑声中,少华崩溃了,他怒喝出声:“别笑得你好像有对象一样!”

“我有。”紫薇点点头,少华呆了:“你什么时候有对象的,你怎么没和我说?你还是兄弟吗?”

“文昌,过来。”紫薇抬手,招了招手。

文昌立刻反应过来,往紫薇身边一靠,依偎在紫薇肩头,两人握着手,一副情比石坚的模样,眨着眼看着少华。

少华看着这两个狗男男,觉得闪瞎了自己的眼,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娘的……”

然而,他词汇量不够丰富,说完这句后,他竟然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了形容词。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宫娥急急忙忙冲过来,焦急道:“东陵帝君不好了,帝后昏倒了!”

一听这话,东陵立刻就冲了出去。

等他到的时候,叶尘正躺在床上,一副虚弱的模样,医仙在旁边诊脉,东陵提着子归进来,第一句话,脸上全是焦急:“夫人,还好吗?”

“无妨,”叶尘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一下:“我就是……”

东陵听见无妨,他向来知道叶尘是不会撒谎的角色,于是全然不加怀疑,接着就拔剑,满脸冷意:“是谁欺负你?我去找他。”

叶尘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东陵一眼,幽幽道:“真的?”

“是谁?”

“真的要打他?”

“是谁!”

“喏。”叶尘指着自己的肚子:“就这个。”

东陵拔剑,但瞬间觉得不对。他呆呆看着叶尘的肚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反倒是少华最先反应过来,推了东陵一把道:“傻子,叶尘怀孕了!”

东陵这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道:“怀……孕了?”

“嗯。”

叶尘浑身着母爱的光辉:“我们有宝宝了。”

东陵往前走了几步,还是有些无法相信,他半蹲下身子,想要去碰叶尘,却又骤然想起自己还有剑,怕子归的寒气惊扰了叶尘,赶忙将子归收起来后,才靠近叶尘,小心翼翼靠在叶尘肚子上。

过了一会儿,东陵依稀听到里面有有了一些“咕咕”的声音,他兴奋抬头,看着大家道:“我孩子和我说话了!”

医仙表情一眼难尽,委婉提醒:“帝君,如今帝后怀孕不足三月。”

“你什么意思?”东陵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叶尘却是理解了:“三个月,不可能说话。”

“也许本君的孩子天资聪慧呢?!”东陵不满:“你听这咕咕声,如此可爱,肯定是本君的儿子!”

众人:“……”

叶尘面无表情:“我认为,这是饿的。”

东陵:“……”

别人都说,女人一孕傻三年,然而在叶尘和东陵这对夫妻上,大家都认为,这傻气叶尘没有福气拥有,都在东陵身上了。

从叶尘怀孕开始,东陵就时时刻刻关注着她,每天给她做饭,帮她换衣服,帮她洗澡,给她喂饭,连走路都要抱着。

叶尘终于忍无可忍,同东陵商量:“你离我远点,你在,我无法呼吸。”

东陵一听就变了脸色,赶紧把医仙叫了过来。

如今医仙常驻东极宫,东陵把自己的书库开放,医仙嗜书如命,天天在书库中呆着,感觉十分幸福。唯一的缺点就是,东陵太紧张,他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次叶尘。

叶尘说自己不能呼吸,东陵立刻将他叫了过来。叶尘被他诊着脉,小声道:“医仙,我觉得你不该看我了,你该看看东陵。”

“嗯?”医仙瞟了一眼东陵,叶尘继续小声道:“您不觉得,他有点问题吗?”

医仙露出了然的笑容来:“仙界得子困难,有了孩子的父神大多有点毛病,你要包容他。”

叶尘听了,叹息了一声,既然是有病,当然是不一样的。

她摇了摇头,慢慢道:“罢了,就包容他吧。”

于是众人就经常见到奇特的景象,比如东陵抱着叶尘走,东陵给叶尘喂饭。

少华来东极宫做客几次,看见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少华忍不住道:“你们也太矫情了吧?”

叶尘幽幽一叹,等私下里,小声同少华道:“他啊,有病。”

少华立刻紧张了:“他有什么病?”

叶尘看了一眼旁边,确认东陵在出去给她端药以后,接着道:“据说这是父神常患的病,等孩子出生出来就好了。”

因为东陵有病,大家对他都格外宽容,无论他做出什么奇特的事情,大家也都不觉得奇怪了。

如此春来秋往,叶尘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终于到了临产期了。

叶尘肚子越大,东陵越紧张。然而他这人却也奇怪,越是紧张到了极点,越是淡定,叶尘看着自己肚子如此之大,心里开始害怕了,反而是东陵安慰她。

“我不会难产而死吧?”

叶尘忧心。东陵在旁边给捻了一缕月光,放在织布机上,给孩子织着法衣,听叶尘的话,眼中颇有些无奈:“你别瞎想,神仙不会难产。”

叶尘还是有些不安,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道:“你看它,感觉快爆了。”

“我们的孩子,天资不凡,”东陵继续催眠陶醉安慰:“大一点,也是正常的。”

叶尘的不安持续到了生产那天,生产那天,叶尘先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痛,随后就是剧痛。

她尖叫着让一旁切水果的东陵过来,东陵吓得赶紧将她抱着送到医仙那里去。

叶尘感觉自己是在遭遇一场酷刑,她从来没承受过这样剧烈的痛苦。她死死抓着东陵,面色煞白,东陵抿着唇,一言不发,快速将她送到医仙那里以后,医仙立刻开始准备,东陵将叶尘放在床上,就开始在旁边画阵。

叶尘也不明白东陵在做什么,医仙忙得头疼,看见东陵在画阵,一时也上了火气:“你在这里添什么乱?出去啊!”

东陵面色不动,直接道:“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说着,他画好阵法,这时候叶尘疼得眼里都是泪。东陵心疼得不行,他迅速在手心画了一个符,抬手握住叶尘的手,忙道:“不疼了,不疼。”

叶尘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东陵说不疼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仿佛疼痛真的在慢慢减轻。

她没注意到,他们脚底下有阵法缓缓亮了起来,而东陵含笑看着她,面色也白了起来。

疼痛越来越少,叶尘不由得有些奇怪,她缓过气来,转头看向东陵,笑了笑道:“好奇怪,我不怎么疼了。”

“那就好。”东陵抬手,给她抚开额前的头发:“不疼就好了。”

“医仙真厉害啊,”叶尘忍不住感慨,转头同正在忙活的医仙:“谢谢了。”

在天界终于实现了无痛生育,叶尘发自内心感激。

医仙看她一眼,正准备说什么,就迎上东陵警告的目光。

杀气铺天盖地而来,医仙立刻闭嘴,低头接生。

叶尘不怎么疼了,就来了力气,埋怨道:“生孩子不疼,你该同我早说的,害我白担心这么久。”

医仙抽了抽嘴角:“还怪我咯?”

叶尘还想说什么,东陵握着她手道:“别斗气,好好生孩。”

叶尘“哦”了一声,这时候才察觉东陵不对,他脸色有些白,额头上也有汗落下来。

叶尘忍不住道:“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去休息一下吧?我没事儿的,真的不疼。”

“不行,”东陵苦笑了一下:“不握着你的手,我害怕,特别紧张。”

叶尘点点头,无奈道:“好吧。”

因着是孩子很大,叶尘生得格外艰辛,足足生了一天一夜。

天界的医疗着实发达,生了一晚上,叶尘也没觉得自己体力流失多少,也不怎么疼,反倒是旁边的东陵,有些熬不住了,可他还是撑着自己熬着,叶尘几次劝他,都不肯离开。

叶尘看得心疼,泪眼汪汪道:“以后不生孩子了。”

“嗯,”东陵微笑:“不生了。”

等熬到第二天天亮,孩子总算出来了,一出来就哭得惊天动地,叶尘欢喜道:“孩子……”

“等一下!”

东陵一把按住她,变了脸色:“还有。”

叶尘有些懵,她都不知道还有一个,东陵就知道有?

而医仙也赞同了东陵的说法,严肃道:“别乱动,还有一个没出来。”

第一个出来了,第二个瘦弱些,就容易出来得多。正午时,第二个孩子就出来了。

叶尘觉得有些无聊,抬头看着天花板,幽幽道:“没有了吧?”

“没了。”

医仙也累了,就地一坐。

东陵艰难抬起眼皮,看着叶尘:“你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吧?”

叶尘想了想,摇头道:“没觉得不舒服。”

“那就好。”东陵点点头。

说完,他一头砸在床上,就昏死了过去。

叶尘当场懵了,赶紧看向医仙:“东陵晕过去了!快来看看!”

医仙仿佛是早就料到似的,赶紧让人来抬东陵,叶尘心里又急又无奈,一面坐一起来想去看东陵,一面埋怨着道:“让他回去,他也不回去,这下好了吧,我孕妇都没晕,他人……”

话没说完,她就愣了。

她坐在床边,脚下踩着一个泛着光的阵法。

那光芒很微弱,很温暖,叶尘的脚踩在上面,还能感觉到那微微的暖意。

那个阵法她认识的,可以将一方所有的痛苦都转移到了另一方身上。

她呆呆抬起手,手心有一个还带着没有退去的光的痕迹的圈,圈里画着复杂的符咒。

她抬起手,用另一道光抹去她手心的符咒,符咒彻底失去光芒的瞬间,整个阵法顿时黯然失色,疼痛铺天盖地而来,叶尘呆呆坐在床上,眼泪滑落下来。

疼哭了。

于是,两位小帝君就这样出生了。

等东陵醒过来的时候,叶尘正抱着一个孩子坐在他身边,身边躺着一个孩子,旁边躺那个孩子睡得很熟,而叶尘抱着那个则是一直在哭,他睁开眼睛,看着叶尘拍着孩子的背,小声哄着孩子。

他一直知道叶尘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此刻才能体会,这个人将温柔发挥到极致时,是怎样的模样。

他心里有些小小的嫉妒,却又有着大大的欢喜,他靠过去,伸手抱住她:“身体好了吗?”

“醒了?”

叶尘抬眼看他:“生孩子疼吗?”

东陵僵了僵,他没想到自己会晕过去,也就没想过叶尘发现这件事。然而如今叶尘这调笑的模样,明显是知道了,他也有些无奈,不过又很庆幸,这样疼,还好不是叶尘受着。

他叹了口气:“疼,疼死了,快来补偿一下为夫。”

叶尘听到这示弱的话,本因置着气,还想嘲讽两句,一时就全都化作了心疼,无奈道:“既然疼,怎么就不让我陪你一起呢?”

那个阵法也不是一定要一个人承担,明明可以两个人分担的疼,偏生他倔强,就一个人生生扛过去了。

东陵笑了笑:“既然知道疼,又怎么舍得你受半分?”

叶尘“啧”了一下,但却是真的再说不出半分伤人的话,原先那几分对他擅作主张的气恼,也都消了。

她向来是个向前看的人,便抱着孩子给他看,笑着道:“你瞧,这是姐姐。”

东陵没说话,盯溜溜看着那个丑巴巴的孩子。

叶尘眼中露出坏笑:“好看吗?”

东陵有些尴尬,其实他觉得这孩子,真是丑爆了。但是想着是个女儿,而且叶尘这么一副献宝的模样,也是不能说的,于是他只能尴尬点点头:“挺……挺好。”

叶尘也知道他说的是假话,看着东陵这么艰难违心说出来,他不由得“噗嗤”笑出声。

那孩子原还在抽泣,看见东陵,竟也不哭了,就盯着他,一言不发。等叶尘笑了以后,那孩子就跟着笑了,母女两一起笑起来,东陵居然惊讶觉得,自己似乎从这个丑巴巴的孩子脸上,依稀看到了叶尘的模样。他竟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女儿,是极其漂亮的!

有了这个想法,东陵就觉得这个孩子越看越好看,他伸出手去,同叶尘道:“给我抱抱。”

叶尘笑了笑,将孩子递到了他怀里,东陵调整了一下姿势,低头瞧着那孩子,那孩子笑得十分开心。

东陵拿手指头逗弄她,孩子就来抓她。东陵逗着她玩了一会儿,又转头看了旁边一直睡着的那个孩子,皱眉道:“他怎么总是睡觉?”

“他啊,”叶尘低头亲了亲睡着的孩子:“是弟弟,要温和一些。”

“说起来,”叶尘转头瞧东陵:“取个名字吧。”

“咱们的儿女,自然要取个威风一点的名字。”

东陵想了想,低头瞧着自己的女儿,张口道:“叫帝曦吧。”

这些尊神的孩子取名,没有什么姓氏一说,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龙生九子,名字都不一样 。

叶尘觉得东陵取得不错,点了点头道:“弟弟呢?”

“帝彦吧。”

东陵休息了一天,就站了起来。

然后就开始左手抱帝曦,右手抱帝彦的过上了奶爸生活。

东陵将自己一身武艺绝学都放在了换尿布上。他们两仿造二十一世纪设计了尿布裤,如果叶尘不在,他换尿布,就是将帝曦直接扔上去,然后在空中套上尿布裤,与此同时将帝彦也扔上去,将帝曦放边上,给帝彦套上尿布,然后抱住。

帝彦胆子比帝曦小,帝曦被扔的时候,就笑得哈哈哈哈哈的。

然而帝彦不同,帝彦就哭得震天响。

有一次叶尘回来,看见东陵扔孩子,吓得目眦欲裂,惊恐出声:“不!!”

东陵被这声音吓得手抖,还好他动作快,将扔偏的孩子赶紧拉回来。

然后抱着孩子,一副温柔奶爸的模样回头看叶尘,微笑道:“你回来啦?”

叶尘没说话,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那天晚上,东陵被逼着跪在门口说了大半夜的好话。

第二天少华等人来看东陵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恐道:“是否是魔神现世?”

东陵喝着闷酒,幽幽道:“不是。”

“那是否是又出了新的大妖?”

“并非。”

“那,”少华目露惊叹:“是何方勇士能在你脸上留下这样可怕的拳印?”

东陵顿了顿,没说话,许久后,慢慢道:“我媳妇儿。”

文昌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所以我让你别娶媳妇儿别娶媳妇儿,这次信了吧?”

东陵优雅笑开:“不,我被打得很幸福。”

众人:“……”

说着,帝彦又哭了,东陵赶紧抱起来诓哄,一面哄一面炫耀:“看,这个是我儿子,可爱吧?”

众人:“……”

“别就看着啊,”东陵满眼嫌弃:“好歹夸一下啊。来,少华……”

“哦,我想起我还有点公务要处理……”

“紫薇。”

“司命约我喝酒,我得走了。”

“文昌……”

“我得去相亲了,不能让佳人等候。”

顷刻间,一桌就剩下了东陵和帝曦、帝彦。

帝彦的哭声小了些,东陵有些无奈,低头看了看帝彦:“真的很可爱的啊?”

帝彦眨眨眼,没说话,旁边帝曦爬过来,一巴掌拍在帝彦脸上,帝彦“哇”就哭了。

东陵被哭得有些头疼。

嗯……

有时候还是不太可爱的。

东陵虽然成为了一位晒娃狂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很喜欢孩子什么都可以不顾及。

有时候他还是很嫉妒帝曦和帝彦的,尤其是帝彦。

帝曦毕竟是个女孩子,他的嫉妒心可以小上很多。

然而帝彦不一样。帝彦男孩子的身份注定了他在自己父亲心里就是要命途多舛一些。

东陵很嫉妒帝曦和帝彦可以随时依偎在叶尘的怀抱里,而他——

不可以。

东陵很嫉妒叶尘每天早上要给帝曦和帝彦穿衣服,而他——

不可以。

东陵很嫉妒叶尘每天给他们梳头发、做早餐、做午餐、做漂亮的小衣服,买好看的小帽子。这一切都让他恨得牙痒。

更让他崩溃的是,当帝曦和帝彦在两三岁的时候,根本无法自己睡觉,于是每天到半夜就开始哭,叶尘一听见哭声就毫不犹豫掀着被子起来,焦急道:“我得去看看他们,你睡吧。”

如果是睡觉还好,有时候,东陵准备好了在床上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可能干/柴、烈、火燃得正旺的时候,叶尘突然听到了哭声,就要站起来说:“我得过去。”

如此,东陵熬到了他们五岁,虽然表面上他们家庭还其乐融融,却早已面临分崩离析。

东陵独守空闺已经许久,终于有一天,东陵决定,他必须要反抗了。

如果再不反抗,他怕自己是彻底的地位不保了。

然后,在某天早上,叶尘醒来的时候,她挣扎起床:“我去给帝曦、帝彦穿衣服。”

东陵一把抓住她,叶尘扭头看他,东陵突然张开手,露出他完美的线条,满脸委屈道:“我也没穿衣服。”

“然后呢?”

叶尘有些不明白,东陵张着手 道:“我也要你帮我穿衣服!”

叶尘果断露出了“你是智障吧”的表情来,嫌弃道:“自己穿。”

“不!”东陵不满道:“你不爱我了。”

“嗯。”叶尘点点头,开始明白东陵在闹什么别扭,靠在柱子上道:“然后呢?”

“你为帝曦帝彦穿衣服,不帮我穿衣服。”

“你要是手脚不便,我就帮你穿。”

话刚说完,叶尘就看见东陵的手甩在了一边,东陵一脸淡定道:“断了。”

叶尘:“……”

够狠。

东陵的手断了,叶尘没有办法,只能帮东陵穿衣服。

穿好了衣服后,叶尘转头去:“我去给他们做早餐。”

“我也要吃。”

“你辟谷这么久了还吃什么?”

“我就是要吃。”

叶尘:“……”

叶尘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好,那我多做一份。”

“不要!”东陵果断拒绝:“我要和他们一样的。”

“自己做!”

叶尘怒了:“我照顾他们两个小的就可以了,还要照顾你?”

一听这话,东陵开心了,赶紧抱住她;“那就别管他们!”

“不管他们,谁管?”

“我给他们送少华那里去学法术去!”

叶尘:“……”

“少华靠谱吗?”

“我觉得,”东陵想了想:“靠谱的吧?”

夫妻两一合计,于是果断决定,将帝曦和帝彦送到少华那里去了。

少华收到帝曦和帝彦的时候,整个人是崩溃的。

“你们不养孩子,就交给我养?拜托我还是个单身风流潇洒玉树临风万千女仙宠爱的帝君好吗?!”

“这两孩子就交给你了,先出生的是姐姐,叫帝曦,就这个。”

东陵将帝彦推出去,帝彦仰起头,一脸骄傲看着少华,冷哼了一声。

“后出生的是弟弟,叫帝彦。”东陵将手搭在帝彦身上,帝彦闭着眼睛,完全还没睡醒的样子。

“好好照顾,当成你的弟子……”

“我不收弟子……”少华一脸纠结,东陵抬眼:“今天有了。”

说完,东陵就走了,少华心里想,传说中晒娃狂魔东陵呢?传说中他不是很爱他的孩子吗?难道都是假的?!

但不管是不是假的,这两个孩子在这里,少华也只能收下了。

帝曦活泼,帝彦嗜睡,两个孩子走了两个极端。

帝曦活泼到了什么程度呢?

少华从来没见她坐下过,她基本上随时在奔跑、跳跃、挂在树枝上。

她对动作领悟力极其强,有一次少华在院子里练剑,她瞧见了,等第二天,少华就发现,帝曦偷了他的剑,把他练过的剑原原本本练了出来。

少华记得,那套剑法是他跟着东陵学的,当时,一万三千岁的他,学了,一个月。

少华看着舞的虎虎生风的帝曦有些一言难尽,突然觉得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该说什么?该说帝曦果然是东陵的孩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这样一讲,少华突然担心起自己的孩子来。

帝曦优秀,少华也理解,毕竟天才总出自于狂人,从帝曦第一次见他时哼出那一声“哼”,少华就知道,帝曦一定不是普通人。

然而,帝曦的优秀打击了少华,当少华打算将目光移到一直喜欢睡觉的帝彦身上找点自信的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件崩溃的事。

帝彦虽然很爱睡觉,可是经过少华发现,他睡觉的时候,灵气会不断进入帝彦身上。

这意味着什么呢?

帝彦的睡觉,不是睡觉,而是修行。

少华认识过一位在睡觉中都能修行的神仙,那位神仙在洪荒时十分有名气,他修的叫做千世化梦道。

什么叫千世化梦道呢?

神仙修行,都喜欢历劫,为的就是磨练心性,参悟道的真谛。

而修千世化梦道的人呢,就是将神仙真的历过的劫数都放在梦里,你以为他在睡觉,其实他是在梦中历劫。一个梦,就是一个轮回,轮回千世后……

前途不可限量。

其道心是所有道中最稳的。

其能力也是最强的。

可以到达张口就直通天地的地步,如果帝彦修成正果,或许东陵都无法抗衡。

只是千世化梦道也极其容易出岔子,一世度不过,或许就在梦中永远睡过去。当年少华认识那位天才,就是在梦里爱上一个女子,睡了过去,就再没醒过来。

意识到帝彦修的千世入梦道后,少华为了给他打好底子,就不准他再睡,开始跟自己去磨练道心。

磨练道心的办法就是……

少华给帝彦买了很多话本子。

话本子写满了人间爱恨情仇,帝彦读起来十分有趣,果然就开始读书不睡觉了。而帝曦看帝彦读得有趣,也忍不住跟着读,一时之间,两人都陷入了小说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话本子里,孩子都是跟着父亲姓,就算有些特殊原因,也是个跟着母亲姓。

于是帝曦和帝彦经疑惑了,为什么他们的父亲姓东,母亲姓叶,他们却姓帝呢。

他们去找少华,少华手里拿着烟杆,颇为忧郁道:“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能告诉别人。”

帝曦和帝彦虽然年纪小,却十分懂事,立刻知道,这必然是个天大的秘密。他们赶紧点头,应和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不告诉别人。”

少华点了点头,招了招手,两个孩子赶紧上前去,一个捏肩一个锤脚,给少华道:“少华叔叔,求求你就告诉我们吧。”

少华叹了口气:“这件事,我只能给你们透漏一点了……其实以前,你们的母亲,有个情郎,姓帝。”

一听这话,两位小帝君就愣了。

帝曦最先反应过来,颤抖着声音:“您……您是说……我们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

少华抽了口烟,颇有些无奈:“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

这话给两个孩子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过了几个月,东陵来接孩子回家。父子女一见面,两眼泪汪汪。两个孩子变成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全然没有刚送过来的活泼。

东陵又心疼了。

他微微皱眉,抬手将两个孩子招了过来,好好检查没有受虐待后,抬头看向少华。

“你过来。”

听这话,少华心虚,他怎么敢过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他拼命摇头:“不过来。”

“过来。”

东陵招手。

“不过来!”少华看出来了,东陵肯定是要动手了,他赶紧摇头:“谁过来谁是小狗。”

东陵笑了笑,眼中带了冷意,他弯腰温和同帝曦道:“曦儿,带着彦儿去摘花,走远点,一会儿父君来找你们。”

帝曦察觉不好,点点头,拉着帝彦就跑了。

等他们跑了,东陵双手拢于袖中,看着少华微微一笑:“许久不见,你能耐了啊?”

帝曦和帝彦一路跑下山,然后就听到了山上传来少华痛苦的哀嚎声。

“别打了……哎哟喂你下手轻一点啊。是兄弟吗?!”

“我警告你东陵,我会还手的!你别打了!再打我就动手了!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

没多久,山头发出“砰砰砰”的巨响,帝曦带着帝彦躲在草堆里,帝彦小声道:“姐,咱们不是要跑远点吗?”

“挺远了啊,”帝曦有些不明了:“还有什么问题?”

“唔,”帝彦想了想,他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啊,核心关键就是,他觉得不够远啊。”

于是他想了想道:“是不是还不够远??”

“不会啦。”

帝曦很有信心。

过了一会儿,山上传来少华的哭声。

“哥,我错了,我再也不还手了。”

“是我大逆不道,是我忤逆,是我忘了哥的谆谆教诲。可我真的没对小曦小彦做什么啊!”

“苍天为鉴啊!”

话刚说完,山顶就霹了雷。

帝彦往帝曦身边靠了靠,帝曦也往帝彦身边挤了挤。

“我怎么觉得,”帝曦小声道:“少华叔叔好像很不靠谱的样子。”

“嗯,”帝彦觉得有些困了,他抬起眼皮:“这一次,你终于感觉对了一回。”

两人说话时,一个人悄无声息来到他们身后。

他穿着红色的外套,上面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着白色底衫,金色腰带。

他头上戴着斗笠,手中拿着青竹杖,脚下踏着木屐,踩着落叶来到帝彦和帝曦身后。

“千世入梦,轮回数千,我闻得有我弟子,二位仙童,”那人来到他们身边,弯下腰:“可否指点一二啊?”

帝曦和帝彦瞬间回头。

帝曦动作极快,猛地抬手刺了过去,帝彦手中捏了符咒,静静看着那人。

那人长得极美,仿佛是凤凰所化,凤眼轻挑,看上去冷艳高贵。

他一直闭着眼睛,却将帝曦动作看得极为清楚,抬手将帝曦的剑一把捏住,轻笑着说了声:“啊,东陵的剑。”

“你是何人?”

帝彦捏着符咒 ,拖延着时间。

那人看过来,明明是闭着眼睛,帝彦却明显觉得,那人在“看”他。

“我?”

那人微笑:“我叫帝英。”

一听这话,两人就愣了。

两个孩子,不约而同有了一个念头。

这,极有可能是他们的爹了。

听闻这位帝君在神魔大战中以自身为容器封印了魔神,又在忘川河封印碎掉时用自己作为阵眼加十方镇邪镜压于忘川河底,从而修补了忘川河的封印。

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