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第161章 东陵叶尘日常·完结篇

  • 作者:墨书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03-17 12:21:14
  • 字数:24949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父君!”帝彦受不住了:“你怎么这样傻啊!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啊?!”

都不是你亲生的,你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好啊!

东陵被问得有些发懵,转念一想,帝彦一定是因为被分别刺激了,于是东陵声音越发温柔:“傻孩子,我是你父君,自然要对你好的。”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朝着东陵就扑了过去,在东陵怀里哇哇哭出声来。

东陵从来没被帝彦这样亲近过,心里顿时化成了一片,抱着帝彦诓哄道:“别难过的啊,你以后还是可以回来看我们的,你……”

帝彦哭得更厉害了。

你看这个父亲多好,可是却不是他的。

听了这话,叶尘觉得有点过于娇惯孩子了。以东陵的名声,帝彦要是报了东陵的大名,怕是谁都要绕着道走。要是养出个混世魔王就是罪过了。

叶尘推了推东陵,不满道:“别瞎说。”

而这景象落在帝彦眼里,那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帝彦抬头看向叶尘,平静道:“母后,”说着,他又看向东陵,目光中露出克制着的亲近:“父……君。”

这话他喊得十分艰难,想着日后再见,怕是不能这样喊了。帝英应该是不会让他这么喊东陵的。毕竟……

他知道, 既然帝英来了,作为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一定会带走一个孩子。于是他故作镇定,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帝彦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帝英, 又看向自己忧心忡忡的父母, 深吸一口气后, 抬头看向叶尘道:“所以, 你们是选择了姐姐, 是吗?”

听到这话,帝曦面上露出不忍的神情。

怎么办?

叶尘忍不住皱起眉头来,这个儿子的反应让她心里有点慌。

他才是他亲生父亲啊。

最后只能叹了口气,无奈道:“罢了,都是一样的。阿彦,日后你多回来看我们,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父君,谁若欺负了你,我会为你撑腰。”

所有的思绪帝彦都压在心里,显示在眼神里,那一个纠葛万分。

东陵软了心肠,看着儿子这样割舍不下的模样,简直想将帝彦从帝英手里带回来。却又觉得帝彦所修之道,他的确插不上手,帝英愿意当帝彦的师父,也是一种福分。

让帝彦跟着帝英走, 这已经展现了他们作为父母的决定。帝曦虽然很心疼弟弟,可是她也不想当那个被分走离开父母的。她心里又愧疚, 又害怕。愧疚于自己作为姐姐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被人带走,又害怕被带走那个是自己。多重情绪下,帝曦终于忍不住, 回头抱住东陵的大腿, “哇”的哭了出来,一面哭一面道:“父君, 不要让弟弟走好不好?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帝曦的眼泪感染了帝彦,帝彦吸了吸鼻子,也感觉眼眶酸涩。可他向来比帝曦早熟, 也比帝曦沉稳, 虽然他平时不是在睡觉, 就是在发呆,但做事却是比帝曦果决成熟得多——哪怕后来他发现, 这份果决, 似乎用错了地方。

而旁边的帝曦也被感染,抱着东陵,父君父君喊着,开始痛哭。

东陵自觉自己其实并没有怎么好好带过这两个孩子,他们声音委屈又难过,让东陵心里发酸,觉得自己虽然对他们不怎么好,他们却仍旧将自己当成独一无二的父亲,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结果吧。

东陵眼眶有些发酸,看着哭得这样悲惨的两个孩子,将两人拢进怀里,无奈道:“好了,莫哭了。”

这话说了,两个孩子哭得更凶,仿佛是最后一场诀别。

于是最后父子三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东陵还算克制,只是鼻头有些发酸,两个孩子的声音却是震天响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死了爹。

帝英看着这场景,不由得有些无语。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哭完?”

叶尘摇摇头,开始嗑瓜子儿。

帝英从她手里拿过瓜子儿,靠在她旁边,和她一起嗑,露出不解的表情来:“你说他们至于吗?我就是来收个徒弟,又不是强抢小孩儿,那两小孩儿就算了,东陵跟着掺和什么?”

“也许,”叶尘认真思索着:“是想表达一下他的父爱。毕竟,父爱如山啊……”

“父爱?”帝英认真思索:“我也有啊。”

叶尘扭头:“你有什么?”

“不就是父爱吗,”帝英将瓜子壳儿一扔:“我也能给帝彦啊,让他别拖拖拉拉了,赶紧走。”

叶尘:“……”

说着,自以为摸到了带着帝彦高高兴兴离开的秘诀的帝英走了过去,拍了拍帝彦的肩膀,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来,小彦,叫父君。”

话刚说完,他就被东陵一拳砸了出去。

直接上手论体力,帝彦是绝对打不过东陵的。他就这么被一拳砸出了东极宫,东陵还打算再追,叶尘一把抓住他,赶忙安抚道:“别追了,打远了,打远了!”

帝彦和帝曦认真观察着叶尘的表情,两人一对眼,就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其他信息。

母后这么维护帝英,绝对有问题!

两个孩子怀着心思,被东陵和叶尘带回屋子里。

帝英被东陵打下山后,再上山就是一大片迷阵了,帝英就开始在山下破阵。叶尘和东陵也知道,叶尘有些担忧道:“你这么做不好吧?”

东陵拖着衣服,含笑回头:“心疼了?”

“没。”

叶尘一看他这笑眯眯的模样,赶紧自保道:“我这儿哪是心疼他?我这是心疼你啊!”

成亲之后,叶尘拍马屁说好话的水平与日俱增。

东陵被她哄得高高兴兴,但面上不显,依旧是平日那副淡然的样子,将自己衣服挂在屏风上,背着叶尘走下了边上的浴池。

“你别担心,就是教训教训他,就山下那些阵法,他破一晚上就上来了。”

叶尘看着雾气缭绕间那个背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东陵的话都有些听不清了。觉得仿佛是在水下一般,声音瓮瓮的,明明隔得不远,却总让人觉得那话没办法听得太明白。

她素来知道东陵长得好,隔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意志不坚定。

她赶紧垂下眼眸,背过身去,才让自己冷静了些,继续道:“要是他生气了,不收阿彦当徒弟怎么办?如今修千年化梦道的,也就他一个人。”

听着叶尘的声音,东陵知道她是背对着他的。他翻身趴在浴池边上,下巴手臂上,笑着唤她:“尘尘。”

叶尘一回头,就看着这样的景象,素来高冷的东陵帝君露出这样可爱的模样来,叶尘有些撑不住,鼻血当场喷了出来。

她仰起头,用手捂住鼻子,眼神却忍不住瞟过去,艰难道:“有话好好说,别乱来。”

“你过来。”

东陵朝她招了招收,叶尘捂着鼻子,小心翼翼走过去,坐在了东陵旁边。东陵将头靠在她腿上,温和了声音道:“尘尘,我觉得,帝英当着我的面勾引你。”

叶尘:“……”

于是她反应了过来,那一拳的真正原因。她赶忙道:“你放心,我决计不会看上他!”

“嗯,”东陵笑着抬头:“我相信你。可是,帝英这样好,你为什么不对他动心呢?”

“他怎么可能有你好?!”

叶尘立刻用她浮夸的演技,向东陵诉说了帝英和他之间的差距。

听着叶尘说帝英的坏话,剥了一天橘子的东陵总算高兴了。

而山下的帝英困在迷阵之中,头上插着树枝,身上带着树叶,手里捧着罗盘,一面走一面算。

“东陵这厮简直是疯了,我要是不管帝彦,我看他儿子怎么办。他不求着我,还要给我设阵法?乾位……坤位……阿嚏!”

帝英抬起头来,又连着打了几个喷嚏,随后道:“人老了,身体也不好了啊。”

帝英一个人在山下瞎转悠时,帝彦和帝曦躲在被子里,计划着如何彻底分开帝英和叶尘。

“我觉得他们很有旧情复燃的可能。”

帝彦认真分析:“毕竟,当年他们是因为误会分开的,母后还为他生下了我们,可见母后对帝英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

帝曦觉得帝彦说得很有道理,拼命点头。

帝彦继续道:“母后以前说过,她化形为人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父君,所以他们认识应该是很长时间,而帝英还在父亲之后认识母亲。可这种情况下,母亲仍旧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让帝英和母亲不要经常见面,以免他们旧情复燃。 ”

“对!”帝曦捏紧了小拳头道:“就这样,我们决不能让帝英和母亲再见面!”

“在此之前,”帝彦想了想道:“我们得去找一个人。”

“谁?”

帝曦亮着眼睛,此刻她对自己的弟弟佩服得五体投地,帝彦指哪儿打哪儿,箭无虚发。帝彦眯了眯眼道:“少华叔叔。”

两个孩子还没学会千里传音,但他们很有学习能力,大半夜跑到书库里,翻出了基础法诀,找到了传音术,开始学习。

经过了半夜的奋斗,两个孩子自学学会了传音术,于是少华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了帝彦的声音。

“少华叔叔。”

“少华叔叔……”

少华以为自己在做梦,不耐烦道:“干什么?”

“少华叔叔,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母后和帝英到底什么关系?”

少华确定自己在做梦了,叶尘和帝英能有什么关系?

当年他和另外三位帝君同帝英一起横着走的时候,完全没有叶尘的出现。

他撇撇嘴道:“我怎么知道?别吵我,我要睡了。”

“少华叔叔!”帝曦怒了,大吼一声,少华腿一颤,他特别怕帝曦,因为帝曦和她爹一样,十分暴力。

少华赶忙道:“你们觉得他们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

“少华叔叔,”帝彦抿了抿唇:“我想知道,母后是被父亲哄骗着嫁了他的吗?”

“是……是的吧?”

少华有些不确定。

回想起当年来,叶尘好像的确是被东陵连哄带骗连抢带拐弄到东极宫的。听了这话,帝彦心里有了底,他眼中神色暗了下去,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千里传音术就断了。

这时候少华意识到,不对,好像不是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帝彦和帝曦问他这个做什么?

还有,他说他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了?!

少华心里一慌,立刻开始尝试联系帝彦。

然而这时候他发现,他所有法术都被东陵布下的阵法所阻拦。原来东陵为了阻拦帝英,把整个东极宫布置成了一个只准里面人主动联系外面,不准外面人主动找里面的地方。

也就是说,少华要阻拦这件事,只能靠自己去了。

可是他去了,若出了事,那东陵肯定就知道是与他有关了。

他们说了帝英,肯定是帝英去了东极宫,那帝英跑东极宫去,十有**是为了帝彦这小子。看在自己儿子份上,帝英不一定会被东陵打。

那帝彦帝曦更不可能被东陵打。

算了算去,就只有他会被打了。

少华一想,赶紧就开始收拾行李。连夜跑路到了天庭,敲开了天帝寝宫的房门。

天帝黑着脸端坐在床上看着他:“你大半夜跑我房间来做什么?”

少华厚着脸皮笑了:“那个,天帝啊,最近还好吗?我可想死你啦!来来来,你我秉烛夜谈……”

话没说完,少华就被天帝把脸按在了墙上。

“有话……”少华挣扎出声:“好说……”

“说,”天帝冷着声音:“大半夜你到底来做什么!”

“陛下啊!”少华哭出声来:“救命啊!”

少华跑路的时候,帝曦和帝彦拆散叶尘和帝英的计划已经初步形成了。

“我想过了,”帝彦认真道:“我们的计划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让母后和帝英分开。第二部分是让母后爱上父君!”

“前面一步,我决定由我来牺牲,”帝彦抬头,含泪看着帝曦:“姐姐,我会和帝英离开这里,我要想办法带他远远离开,在父母没有相爱前,我不会回来。所以姐姐,至关重要的第二步,就要由你来完成了。你需要让父母相爱!”

“弟弟,你放心,”帝曦握住帝彦的手,哭着道:“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姐姐,”帝彦拿出一把梅花小铁烙:“以后你我就不能见面了,等再见的时候,可能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为了防止我们相爱,我们要做一个标记,以后见到这个标记,我们就知道,我们是亲姐弟。”

这是帝彦从话本子上得出来的结论,天下有情人总是亲兄妹。

帝曦也看话本子,她迅速接受了帝彦的理论,点头道:“你说,做什么标记!”

“就是这个,”帝彦拿着梅花小铁烙:“将此物放于炭火之中,我们在手背之上留下这个梅花烙,以后一见到这个印记,就能辨认出你我。”

帝曦:“……”

看上去有点疼。

看着帝曦的模样,帝彦果断道:“姐姐,你是不是怕疼?你若怕疼,我还有其他办法。”

“你……换一个吧。”

帝彦又拿出了一颗钢针:“昔日岳飞在背上刺下精忠报国四字,我可以在你手背上刺……”

“你把那个梅花铁烙拿过来,我再看看。”

帝曦立刻朝着方才那个梅花铁烙伸出了手。

就如何做记号一事,两个孩子争执了一晚。最后两人决定给自己定下外号,等日后见面,不管是谁,他们先介绍外号,如此也就不会错认了。

这个外号要听上去够霸道,够威风,且,独一无二。

于是帝彦叫做——云游巨无霸,帝曦叫做——东极雷震天。

两人又就他们的计划进行了一些细化,很快,第二天到了。

第二天清晨,帝英终于破开了是所有迷阵,气势汹汹站在了东极宫门口。

东陵懒洋洋起了身,提着剑从门口路过,看见了衣衫褴褛头上顶草的帝英,他先是视若无睹走过去,随后又退了过来,诧异道:“帝英?”

“对。”

帝英咬牙切齿,说话都说不利索了,喘着粗气道:“把孩子给我交出来!”

“帝彦他……”

“我来了!”

帝彦的声音骤然响起,两个大人回头,就看见帝彦已经收拾好了行囊,一脸视死如归的气势,从门里走了出来。

东陵颇有些诧异,没想到帝彦这么主动,而帝英也不觉得帝彦的转变有什么好奇怪,毕竟,他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觉得帝彦以拜他为师为荣,也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情。

于是他终于在来到东极宫后,第一次有了好心情。他笑着招了招手道:“小彦,来。”

帝彦点点头,来到帝英面前。他仰头看着帝英,郑重道:“不过,在走之前,我有几个条件,你需要答应我。”

“你说,我听听看。”帝英笑眯眯开口。

“首先,”帝彦开始说自己的要求了:“我的名字要由我自己取。”

“这个可以,”帝英点点头,他本来也不打算管帝彦的名字,不过帝彦要自己取也没什么,于是他询问道:“你打算叫什么?”

“巨无霸!”

帝彦将这个颇有气势的名字念出来,一旁听着他们两对话的东陵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帝彦,想说些什么,又怕打击自己的孩子。

巨无霸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像个汉堡啊。

虽然离那个二十一世界的幻境已经很多年了,可东陵记忆力好,很多事情都记得很清楚。他们也时常会将其他世界语言带到这里来,因此帝彦和帝曦才知道什么巨无霸雷震天。

东陵憋着不说话的时候,叶尘提着鸟笼子走了出来,看见三个人站在一边说话,便走到东陵身边来,逗弄着鸟道:“你们在做什么呢?”

“哦,帝英打算把阿彦带走了。”

叶尘愣了愣,儿子突然离开,哪有母亲不伤怀的道理?

她叹了口气,正打算说什么,就看见帝彦拉住帝英的手,看都不看叶尘,立刻道:“走吧!”

帝彦主动要求,帝英简直乐开了花,本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把人哄骗走,没想到这孩子却是如此积极主动,于是帝英瞬间带着帝彦就跑得无影无踪。得叶尘反应过来时,她扭头问旁边东陵:“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

东陵双手拢在袖间:“他是去修道的,又不是去游山玩水,我们莫非还要搞个宴会欢送他?”

叶尘觉得是这个道理。

而帝彦被帝英提着,腾云驾雾离开后,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了出来。

帝英有些奇怪:“你哭什么?”

“我告诉你,”帝彦吸着鼻子:“我的父君只有东陵一个,你休想让我叫你父君!”

帝英:“……”

他总觉得这个孩子怪怪的。

不过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也怪怪的。

他带着帝彦去了自己的道场,他的道场建在深海之下,与世隔绝。

帝彦没怎么去过海,对深海之下一切都怀着一种好奇又恐惧的心里。帝英带着他叹息道:“我本来是打算让你先在东极宫山下长到成年的,但你既然主动要求,你父君又对我不敬,那我就带你过来了。”

“你知道,你所修的,乃千世化梦道,一梦一生,尝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等千世之后,你便能有所成,位居尊神之位,不在话下。可若有哪一世,你参不破,悟不出,就将永远沉浸于他一世,反反复复。”

这话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有些过于晦涩,但帝彦向来聪明,竟也是大致懂的。帝英见他点头,便道:“其他地方你无法有个完整的梦境,在此处,你可同我一起入梦。修行初始,师父带你,便开始你的第一世修行吧。”

“第一个梦开始后,不到这一辈子结束,你不会醒来,你醒来时,可能一年,可能十年,可能百年,甚至数万年。梦有多长,取决于你的悟性。”

“那你第一次做梦,做了多少年?”

帝彦皱眉,帝英笑了笑:“六十年。”

说起来很长,但在当年东陵菩提树下一坐一千年的洪荒时代,倒也算不上什么了。

帝彦点点头,他想问一点帝英关于他和叶尘的事,却问不出口。许久后,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那,”帝英微微一笑,手指放在帝彦额间:“我们开始吧。”

帝英和帝彦在梦境中睡去时,东陵和叶尘练剑洗漱后,看了看日头,思索着已经将近一日没见到帝曦,帝曦是不是睡死了。

他们毕竟还是一个负责任的父母,便去找帝曦,结果刚跨进门,就听见了隐约的抽泣声。

叶尘皱了皱眉头,走进去,不安道:“曦儿?”

帝曦的声音顿时收住,东陵直接大步跨了进去,将被子一掀,就看见帝曦手里拿着个梅花烙铁,满脸是泪。

东陵冷着脸色,直接道:“谁欺负你了?”

帝曦抱着烙铁,拼命摇头。叶尘走过去,将烙铁从帝曦手中抽出来,疑惑道:“这是什么?”

帝曦不说话,抬手去抢烙铁,叶尘站起来,研究了一会儿,发现的确是刑具后,不有得有些诧异:“这东西你拿着做什么?”

帝曦还是不说话,东陵抬手抚着她的发,温和了声音:“曦儿,有什么委屈和父母说。”

这话太温柔,帝曦几乎就要说出口了,可是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她咬着牙关,抬头看向叶尘,按照之前和帝彦商量的道:“母后,我今晚,想和你睡。”

叶尘挑眉,总觉得帝曦有什么计划,她点了点头:“好啊。”

等到夜里,叶尘和帝曦睡在一起,帝曦眼中有很多话想问,叶尘也不说话,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上了床后,叶尘将帝曦揽到怀里,拍了拍她的背道:“睡吧。”

帝曦应了声,然后小声开口:“母后,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你问。”

“母后,你和帝叔叔,怎么认识的啊?”

听到帝曦提到帝彦,叶尘有些疑惑:“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没什么。”

帝彦曾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让叶尘爱上东陵,首先要知道,叶尘为什么爱帝英。

于是他们第一步,先打探叶尘和帝英的关系。

于是叶尘说起来。

当年她离开东陵之后,四处流窜,曾经被帝英救过一次。

帝曦点了点头,明白了,英雄救美。

然后她又道:“那,母亲为什么喜欢帝英呢?”

喜欢?

叶尘有些茫然,但又想,也许小孩子以为的喜欢,和大人说的喜欢,或许不是一个喜欢。

于是叶尘笑了笑道:“因为他长得好看吧。”

帝曦点点头,又问了一些。

多问几句,叶尘就觉得不对了,她心里察觉,面上却不显,反而极其温柔道:“曦儿,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问关于帝英叔叔的这些问题啊。”

帝曦僵了僵,叶尘继续道:“你不会喜欢帝英叔叔吧?”

“才没有!”

帝曦断然拒绝,翻过身去,不说话了。

帝曦的状态让叶尘明白,她一定有叶尘不知道的心事了。叶尘将这事儿和东陵说了,东陵第一个反应就是往外走。

“你去做什么?”叶尘赶忙抓住东陵的袖子,东陵冷笑出声:“他勾引我闺女,我去废了他。”

叶尘:“……”

冷静点少年。

“别这么冲动,”叶尘一把抓住要去打帝英的东陵:“先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再说。”

两人将帝曦的反应放在了心上,他们偷偷观察帝曦,帝曦也偷偷观察他们。

帝曦发现,其实自己的父母并不像他们想象那样,勉强在一起。叶尘看上去对东陵也挺好的,东陵看上去……那当然对叶尘是万千宠爱。

她其实不是特别理解大人的世界,你说叶尘爱东陵吧,为什么还要和帝英见面呢?

你说叶尘不爱东陵吧,为什么对东陵这么好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帝曦都勤勤恳恳按照了帝彦的计划,每天给叶尘洗脑,说自己父君的好处。说点“初恋都是过眼云烟,珍惜身边的人才最重要”的鸡汤故事。

叶尘每天听得云里雾里的,她一脸茫然的时候,帝曦就几乎快哭了,叶尘觉得,帝曦或许是患上了抑郁症……

夫妻两一合计,就决定带着帝曦去看大夫了。

帝曦抵死不从,但是还是被绑着去了大夫那里,医仙很温和询问了很久,帝曦都一言不发,医仙想了想,一般小孩子的问题,总来源于大人,他便道:“是不是东陵帝君太严厉,你害怕了?”

帝曦摇头。

医仙又道:“那是叶尘帝后太不靠谱,让你太不放心了?”

帝曦犹豫了一下,医仙觉得摸着道了,可很快,帝曦又摇头。

医仙笑了:“总不是他们哪一位出轨了吧?”

小孩子藏不住事儿,帝曦脸色当场变了。帝曦脸色变了之后,医仙脸色也变了。

他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他正准备再开口时,帝曦突然就哭了,握住医仙的袖子道:“叔叔,你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真的憋不住了。我最近好难过,好压抑,我弟弟走了,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分享,我真的好害怕。”

医仙看着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小孩子,想告诉她,别说了,你父母都躲在屏风后面呢。

可是他又没这个胆子,毕竟东陵也好、叶尘也好,都不是他得罪得起的,只能安抚着帝曦道:“你放心,叔叔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放心说罢。”

反正……是你自己说的。

医仙内心的良知挣扎了一下,又被安抚了。

帝曦是真的憋太久了。她从来不是个藏得住事儿的,如今帝彦不在了,她心里早就乱了,只是按照帝彦的话在默默执行任务。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外人,而且这个外人,是个大夫,听说大夫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病人,她相信这个大夫不会出卖她。

于是她一股脑道:“医仙你不知道,我母后出轨了!”

话刚说完,叶尘就睁大了眼,想冲出去打死这个不孝女。然而她克制住了自己,迎向了东陵颇有深意的目光。

叶尘用眼神表达:“她瞎说呢,你别相信。”

东陵抬起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叶尘抖了抖。

她不太确定,东陵这个动作的意思,是打算杀她,还是杀她奸夫,亦或是奸夫和她一起杀。

不对,她没有奸夫!

叶尘立刻有了力量,带着一股浩然正气,迎向东陵的审视。

然后帝曦将帝彦给她分析的一切和盘托出。

自己母后的老情人来了,他们还分孩子,还眉来眼去……

帝曦一面说一面哭,将这出人伦惨剧说得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连医仙都入了戏,忍不住道:“你们姐弟真的太可怜了……”

尤其是说到他们姐弟打算用梅花烙在自己身上烙梅花相认的时候,旁边的小仙娥都哭了。

叶尘和东陵听着外面嘤嘤嘤哭成一片,听不下去了,两人穿墙走了出来,一起坐在山崖边上,眺望云海。

“你说……”东陵忍不住开口:“这孩子是随了谁?”

戏精成这样,他不觉得自己有这种体质。

叶尘突然特别怀念三八抽烟的表情,她感觉如果这个时代有烟,此刻,她也想来两根,内心太萧瑟了。

她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儿子女儿是怎么脑补出这一场人伦大戏的。

“我觉得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当初彦儿,不是自愿跟着帝英走的。帝英答应好在咱们山下将彦儿养到成年再带走,当初彦儿主动开口,我以为彦儿一心求道,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

“得找回来。”东陵坚定开口:“我再也不能相信别人帮咱们带孩子了。”

他想过了,自己的孩子不可能有这种性子,这性子绝对不是他和叶尘导致的,只可能是少华了。

说到带孩子,叶尘就明白了东陵的意思,她补充了一句:“这件事的开端,是少华同他们说,他们不是你亲生的。”

“我明白。”东陵知道叶尘在提醒什么,他点头道:“先把彦儿找回来,找回来后,我亲自去少华山找他。”

少华在天庭花园里给天帝画着画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天帝悠悠睁眼:“少华,怎么了?”

“没什么,”少华赶紧道:“肯定有人要找我麻烦了。”

天帝轻笑:“找你麻烦的人还少吗?”

“能让我打喷嚏的只有一个,”少华低着头画画:“陛下,我的下半辈子,就靠你了。”

天帝:“……”

好想拒绝,怎么办。

东陵和叶尘等了一会儿,帝曦哭够了,由医仙抱着走了出来。

医仙面色有些难看,不知道该说啥,叶尘果断道:“您不必说,我懂,我们都懂。她的话您别放心上,都瞎说的,我们特别恩爱。”

帝曦听到这话,抬头悄悄打量叶尘,似乎在思索叶尘话中的水分。

叶尘将帝曦抱到怀中,感谢过医仙后,就带着她走了出去,然后她叹了口气,同帝曦道:“曦儿,我带你去找彦儿。”

“啊?”

帝曦慌忙抬头,叶尘想了想道:“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了。可是,这真的是误会。我不喜欢帝英,你们是我和东陵亲生孩子。”

“那我们为什么会姓帝?!”

帝曦激动起来:“我已经不是三岁孩子了,你别骗我了!”

是的,她七岁了。

叶尘面无表情看向东陵,这个问题得他来解释。

“我是觉得,姓帝比较威武霸气。”

说着,东陵看向叶尘:“你不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可是你们一个姓东,一个姓叶,为什么我要姓帝?!”

叶尘抓住重点了,她忙道:“神仙里本来也不一定跟着父亲姓啊。龙生九子,他们一个姓吗?”

这话让帝曦愣了愣,她骤然觉得,叶尘说得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她小心翼翼道:“所以,你们……并不是分孩子?”

“对啊。”叶尘有些无奈:“不是分孩子,你们想太多了。”

一听这话,帝曦抱住叶尘,当即哇哇大哭起来。

安抚了帝曦后,叶尘和东陵决定去找帝英。结果他们突然发现,帝英仿佛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了。

这件事在东陵预料之内,帝英做梦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道场几乎无人知晓,他们只能等帝英带着帝彦主动出现,为了泄气,东陵去找了少华。

少华躲在天庭里不出来,东陵也不说话。等少陵躲了一个月后,他战战兢兢跑去问天帝:“陛下,东陵来了吗?”

“他没来。”

天帝微微一笑:“不过,你的少华山……”

少华咽了咽口水:“怎么了?”

“没了。”

天帝淡然开口。少华颤抖着手:“什么叫……没了?我活生生一座山……怎么就没了?!”

“没了,就是,铲平了。”

少华:“……”

是的,少华山,整座山被东陵铲平了,移到了东极宫边上。

少华要么不回来,只要一回来,一定会被东陵第一时间知晓。可是他不可能在天庭躲一辈子,而另起道场又太过耗费心力。

于是晚死不如早死,少华最后还是决定,去求得一死。

然后他就回了少华山。

成为新一位半残。

而帝英带着帝彦在海底修道,一年,又一年。

他们在梦里,帝英成为了一个老和尚,帝彦成为了一个小和尚。

帝英把帝彦养大,帝彦一直跟在他身后。

帝英算不上一个靠谱的师父,但为难来时,却也绝不会放弃弟子。

梦里所有的疼痛都是真的,而他们也不是仙人,只是凡人。

但在梦里,帝英也会把好吃的让给帝彦,会在冬天里将厚衣服递给帝彦。

帝彦期初很排斥他,毕竟这是要破坏他家庭的人。

后来久了,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有一年冬天,他看见帝英奄奄一息躺在自己身边,他终于决定将自己所有被子盖在他身上。

帝英悠悠醒来的时候,看见帝彦小小一只,趴在自己身边。

他温和笑开:“小彦。”

帝彦抬头,神色复杂看着他,帝英忍不住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帝彦艰难道:“我决定,或许,我可以接受你。”

“接受我什么?”帝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帝彦艰难出声:“父亲。”

帝英:“……”

“你知道吗,”帝英咬牙出声:“我活这么多年,连恋爱都没谈过,有不起你这么大的儿子。”

帝彦:“???”

多年后,帝彦长大了,终于知道了,自己当年和帝曦做的事儿多好笑,多幼稚。

而这时候,梦境里面,帝英已经是个很老很老的和尚了。他在梦里成为了得道高僧,而帝彦是他的弟子,会接替他的位置,成为下一个主持。

帝英面容苍老,皮肤仿佛是枯木一般,摸上去,划得人手心疼。

“师父陪你走了这段路,剩下的路,你知道怎么走了吗?”

“知道。”帝彦微微一笑:“我会好好走完。”

如他所说,帝彦走后,不出三年,他就走出了梦境。

睁开眼时,他不过十六岁。帝英在他身边,挑了挑眉:“醒得真快。”

帝彦笑了笑,他闭上眼,抬手,便召唤出一只鲲鹏来。

“我得回家一趟。”

“行。”

帝英点点头:“我在这里等你,第二个梦。”

帝彦应了声,起身踩在鲲鹏之上,驾驭海浪而去。

他出现在山门前时,叶尘正和东陵在对弈,叶尘一贯不耐烦这种东西,可东陵极其喜爱。

他们互相答应了对方,这漫长的岁月,他们要轮流着,逐渐学会喜欢上对方喜欢的事物。

感情都需要经营,再深厚也不例外。

而帝曦在他们旁边练剑。

帝曦已经是继东陵之后新一任剑术天才,如今少华见着她就跑。她练着剑的时候,剑突然开始疯狂震动,帝曦心有所感,抬起头来。

而后她就看到,一个蓝衣少年称作鲲鹏而来,那鲲鹏缩小了身形,看上去仿佛只是一只普通的仙鹤。少年盘腿而坐,手拢在袖中,仿佛是在打盹。他的衣衫上绘着日月星辰,头发用一根白色的束带系在身后,额间一点红痣,与帝曦一模一样。

帝曦看着帝彦,愣在那里,而东陵抬头看见那仿佛是睡着了一般的俊美少年,眼中全是温柔。

“彦儿回家了。”

他说。叶尘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微笑起来。

“嗯,”她眼中全是欣慰:“回家了。”

而这时,少年慢慢睁开眼睛。

他眼里仿佛落着山河岁月,落着星辰日月,仿佛这天道,这命运,都在他眼中轮转。

他含笑看向帝曦,扬声道:“云游巨无霸在此,敢问东极雷震天在否?”

帝曦面色僵了僵。

如今她已经知道,雷震天这种名字,对于一个女孩子,是多大的杀伤力。

然而当年答应好的,她也不想在弟弟回来的第一瞬间就反悔,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艰难道:“在……”

叶尘爆笑出声,帝彦扬起嘴角。

“父君,母后,姐姐,”他语气温柔:“我回来了。”

他回来了。

这一家人团聚,至此山河岁月,一派温柔。

如同所有美好的故事一样,从此以后,他们过得很好,很幸福。

这是帝曦和帝彦心头同时浮上的疑问。

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