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第162章 三八的新主人·一

  • 作者:墨书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03-17 12:21:14
  • 字数:20793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然后,一觉醒来,她成了文中与杨轩生死相依的花玉晚。

更可怕的是,当她同三八说:“快,解除我和杨轩的契约”时,三八的回答是:“不好意思,积分不够啊……”

“而且,”三八提醒:“你的任务,本来就是帮助杨轩洗白啊。”

这是一片修仙小说,在她的笔下,杨轩是一个天赋极高、长得风光齐月、心怀大爱的完美男人,和路人甲花玉晚定有婚约,从花玉晚出生起,两家人就给他们下了同生共死的血咒。谁知杨轩却爱上了紫菱,为了得到紫菱,杨轩几次陷害男主谢落,最后堕落成魔,协助魔族灭门万剑宗,被紫菱和合力击杀,然后男女主飞升上界,而花玉晚在这个过程里一直帮助杨轩,还被他作为鼎炉送给了谢落挑拨男女主的关系,最后她在万剑宗灭门一战中随杨轩赴死。

她本来觉得,拥有系统,她其实就是拥有了一个金手指,不管做什么任务,她都无所畏惧。

花玉晚:“……”

这是什么破系统!

对此,花玉晚表示,她不相信。

她毕竟是一个小说作者,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不过也因为花玉晚是一个小说作者,因此第一个世界,三八选择了一个她自己写的小说。

今天她是特意算着日子来的,出门前还特意让侍女给自己修整一番,在杨轩落下山崖时就先把自己的出场练习了无数遍,然而却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这初次见面,是不是足够完美。

这个见面本该是另一个女孩子紫菱的。杨轩今日落难,本该被他的师侄紫菱相助,也就是这次相救,让杨轩对她生情。

“在下万剑宗杨轩,敢问道友是?”杨轩打量着眼前女子,有些不敢确定。看女子所用的功法,应是一位禅修,修禅修的人少,修禅修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一时之间,他也不敢确定。

女子闭着眼睛,面色不变,淡然开口:“禅修,花玉晚。”

他艰难的抬了抬手指, 发现他全身的筋脉果然都断了。不过这件事他并不是很担心, 他是天一品的水灵根, 自愈功能极强, 只要一晚上就足够他恢复原状,但问题就是, 他掉下来的山崖里多妖兽魔灵,怕是等不到他自愈, 就要葬身于此处。

他叹息一声,忽然边上传来了一声兽鸣,杨轩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他运气不好, 此时居然遇到好食人的火睛虎。那火睛虎朝他奔袭而来, 他绝望闭上眼睛。

(提示:本篇与前文任何人物都没有关系)

花玉晚闭着眼睛,心里有些紧张。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这种事情,原因很简单。

三八说,它很牛逼,它曾经拥有过完成s级任务的主人。

花玉晚是一个任务执行者。

她的系统叫三八,是一个“反派逆袭系统”,他说他以前其实是站在主角那一面保护世界和平的,但是后来喜欢上一个转门辅佐反派的系统,为了不和媳妇儿对着干,他重新找了份工作。而她,是他换工作后第一个宿主。

——就是此时,空气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灵力震荡, 随后便听有佛偈伴随着木鱼敲打之声由远至近。

那火睛虎痛苦哀嚎起来,佛语吟诵之声始终不停,杨轩睁看眼睛,看见一女子身着浅青色长衫, 玉簪挽髻, 脚踏莲花, 朝他从容而来。她口中诵经不听,经文化作金色字符, 一圈圈缠绕上火睛虎, 许久后, 火睛虎于经文之中化作一只幼虎,那女子走到幼虎边上,弯腰将它捞起来放入衣袖中,然后便坐到他身边来。以她所坐之处为圆心,一朵巨大的莲花光纹盛开在两人身下。女子双手拢于袖中,闭上眼睛。

为了不让杨轩死从而连累到自己死,也是为了任务。花玉晚和三八商量了一下,决定改变剧情。

首先第一步,就是让杨轩不要爱上女主。于是她在女主本该救他的地方守着,然后有了这出完美的相遇。

听着这个花玉晚的名字,杨轩恍惚想起一个人,不由得起了玩闹的心思,叹息道:“花玉晚这名字很像我未婚妻的,还好她没出家,不然我媳妇儿要泡汤了。”

听到这话,女子面色清冷,慢慢道:“道友,禅修是可以成亲的。”

“哦,”杨轩点点头,一脸认真:“花道友,你特意和我解释这个,是不是因为你见我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美貌无双所以对我一见钟情,想要嫁给我?”

“不”,花玉晚微微一笑,忍住用木鱼砸死他的冲动,温和开口:“只因我就是你那未婚妻,花玉晚。”

话刚说完,他们两身后又传来一声兽吼,在花玉晚出手之前,一柄飞剑猛地插入野兽的喉咙,然后传来了一个少女惊讶的声音:“师叔?”

花玉晚冷了脸。

果然,女主的剧情是必然出现的。

花玉晚和紫菱两个人守杨轩守了一夜,等第二天杨轩身体复原,紫菱便告辞了。然而就是那瞬间,杨轩却似乎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般,用无比温和的声音问:“姑娘,你是万剑宗哪一峰的弟子?”

紫菱红了脸,声音里都带了抖意:“我是流回峰十二代弟子紫菱,师叔即已无碍,那紫菱告退。”

杨轩心中诧异,却假作无事含笑点头,花玉晚表面上默不作声,但却忍不住问三八:“你说剧情真的可以改变吗?”

三八想了想:“一万字的番外可能不能。”

花玉晚:“……”

花玉晚的沉默让杨轩有些压抑,紫菱一走,杨轩同花玉晚告辞,便遇见回了万剑宗的白首峰,等他一落地,就听到弟子们的惊呼声。

“师父,你后面那个女人是谁?!”

杨轩诧异回头,看见花玉晚在她身后,手执木鱼,一身佛光差点闪瞎了他的眼。不等杨轩开口,花玉晚先温和一笑:“我是你们师娘。”

杨轩跟着众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你跟着我来万剑宗做什么?!赶紧回去!”

花玉晚皱眉,她盘腿坐下,将木鱼放到身前,那木鱼瞬间变得巨大,她抬头看着杨轩,很认真道:“如果你不让我留下追求你,我就要开始念经了。”

“念经怎么了?”杨轩愣了愣,花玉晚闭上眼睛,敲着木鱼,开始念经。

她在白首峰念了三天经,那三天,白首峰弟子都从内心感受到了一种佛性的光辉,不断回想自己做过的恶事,痛哭流涕。最后,杨轩终于惨白着脸抓住她的手,虚弱道:“别念了,有话好好说,别念经……”

从那以后,她就成了白首峰的新主人。守在杨轩身边,寸步不离,一呆十年。

十年,足够一个人在一个人心里生根、发芽、成为一种习惯,刻在骨子里,抹不掉,挪不开。

三八对此表示,这个新主人如果有什么特别好,大概是,耐力。

十年后,三月,魔族突袭,杨轩带万剑宗前往前线迎战,花玉晚一言不发,就跟在他后面。

作为一名禅修,天生克魔,花玉晚一上战场,就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她哪儿都不去,从来就跟在杨轩身后。

每次上战场,花玉晚都端坐在杨轩身后,手持木鱼,口念佛偈,她身后是万丈佛主金象,华光从她身上散开去,迅速便可压制战场上因死亡源源不断滋生出的魔气。

没有魔气,魔族法术就难以施展,于是所有魔族前仆后继,一心想要诛杀她。杨轩手持凌霜剑护在她身边,面对如浪潮一般蜂拥而至的魔族,毫无惧意,剑诀法阵,杀伐难停,偶尔花玉晚睁眼望去,便看见那人白衣染血,神情肃然凌厉,哪怕手执杀戮之剑,却仍旧难掩那满身浩然正气。

这样的杨轩,让人一看便忍不住热血沸腾,便忍不住肃然起敬。

他们二人杀敌太多,魔族干脆放弃了战场,只求致他们二人于死地,将数千魔族与他们二人一同封入玲珑塔中。

封塔之时,杨轩回望她,见她满脸淡然,仿若生死置之度外,便不由得笑了。

“玉晚,若你我今日死在这里,你会不会怪我?”他手执长剑,转头含笑问她。花玉晚瞬间呆了,内心中忽地有了万丈豪情,看着面前似去从容赴死的人,生死之事,一瞬之间似乎就不太重要了。

于是她闭上眼睛,敲着木鱼,颤抖着手,面上却仍旧淡定开口:“若有此归宿,倒也无妨。”

杨轩大笑起来,一时剑意也染了万丈豪情,大杀四方。

她不知道那一战打了多久,只记得魔族源源不断涌来,她不断的念诵经文,声嘶力竭,灵力几乎完全枯竭,口腔里全是血腥之气;而杨轩全身染血,一身白衣变成了红袍,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站起来。

直到最后,玲珑塔里满地尸体,她一口血呕出,他颤抖着来到她身旁,温柔的抱紧了她。不久后,玲珑塔终于打开,她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动弹不得,他踉跄着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看着塔外的光芒,他沙哑出声:“玉晚,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觉得很好。”

“真的,很好。”

那一瞬间,花玉晚突然发现,她似乎再也没有办法把他当成书里的人。

回来后,他们才知道,他们在玲珑塔里,过了十三年。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通知两家人成亲。

那是万剑宗百年难有的盛事,杨轩请了几乎所有的宾客,进入洞房时,喝的烂醉如泥。他醉酒之中握住了她的手,艰涩问她:“玉晚,我带着你上战场,你怨不怨我?”

“我是你的夫君……我该把你放在安全的地方,可是我还是带着你去了最危险的地方。因为你是禅修,你和我去,能最大的减少伤亡。我不能为了私欲至道义于不顾,这世上的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玲珑塔里,我以为我们要死的时候,我很难过,很痛苦,可是……我不后悔。我就是这样的杨轩,你……喜欢吗?”

花玉晚没说话,她静静看着他。

他是这样的杨轩,看似玩世不恭,却那么负责的男人。他将小辈带去了战场,便将不顾一切护住他们。这样一个人,那时候,她为什么会以为,他会为了一个女人,欺凌后辈,堕魔弃道的呢?

当时那么多读者和她说,这个人物不合理,她却强行还是让这样一个人去走过了那些情节,此时看着面前这个人,她忍不住微微颤抖。

她轻轻抱住他,一言不发。杨轩嘟囔了一声:“奇怪,为什么说不出口呢?”

两人成亲不久后,万剑宗新一轮弟子进门,当天,杨轩兴致勃勃带回来一个少年,笑道:“玉晚,这是我新收的徒弟谢落,此子天赋极佳,日后必成大器。”

花玉晚正在抄佛经,听到谢落的名字,她忍不住折断了一只狼毫。然后她抬起头来,看见一个风姿卓绝的少年,他淡然瞧着花玉晚,气质清冷出尘,花玉晚不由得愣了愣,片刻后,她听到一个欢快的少女声:“谢落!”

而后,便是紫菱冲了进来,少女欢快拉过少年,说了两句后,这才想起杨轩。她朝着杨轩行礼,杨轩凝视着她,片刻后,目光中闪过一种格外的温柔。

他也不知为何,一看见这个少女,便觉得莫名其妙的欢喜,连声音都柔了几分:“原来是你,紫菱师侄。”

花玉晚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切,她终于想起来,紫菱遇见杨轩后二十三年,剧情早已经开始了。她和杨轩成亲,谢落入门,紫菱便会时常接触到杨轩,杨轩堕魔,也不过就是这么十年内的事情。

思及此处,那真是针扎一般的疼。

当天晚上,花玉晚和杨轩商议,想将谢落送走,为着此事,他们第一次吵架。她执拗之下,杨轩终于答应,然而前去告知谢落之时,他却猛地呕出血来,昏迷不醒。

照顾昏迷不醒的杨轩时,花玉晚终于确定,凡是她写过的剧情,是不可能更改的。只有她没写过的地方,才有更改的机会。例如她很少着墨花玉晚这个角色,所以她才可以做这么多事情。

她再没强逼谢落离开,只是同杨轩道:“莫要离女弟子太近了。”

杨轩笑她醋坛子,然而一日一日,却是回来得越发少了。

有一日清晨,弟子来报,谢落和紫菱触怒了镇山灵兽,杨轩为救紫菱受了伤。她匆忙赶去,杨轩早已带着紫菱去疗伤不见了踪影,而谢落却失去了踪迹。

这个剧情是杨轩第一次加害谢落,他将谢落从灵兽台上踢下悬崖,谢落在悬崖下获得秘籍,回来后就恨上了杨轩。

她不能让谢落就这样恨杨轩,于是也来不及去找杨轩,她就跳下灵兽台,四处寻觅谢落。而后她在草堆里找到了那个神情冷漠的少年。

他果然已经找到秘籍,哪怕满身是伤,却也警惕看着她。她没说话,假作未曾看见,替他疗伤后,在他身边守了一夜,等他伤势痊愈,他带着他回了白首峰。

送他回房时,少年回头问她:“师父想杀我,你为什么救我?”

花玉晚微微一愣,随后道:“你师父,并未想杀你。他只是想让你下去捡那本秘籍。”

少年冷笑,没有回头。

等花玉晚回房时,她看见杨轩站在靠在大门前,双手拢于袖中,闭着眼睛,似在假眠。

如玉君子,兰华之芳。

而后他睁开眼睛,眼里全是疲惫。

“玉晚,”他沙哑出声:“我有了心魔。”

花玉晚没说话,她闭上眼睛。

为了克制心魔,杨轩闭关。

他一闭关便是七年,谢落和紫菱感情日深,而谢落这个人,自从花玉晚闭关之后,便每日来拜见。花玉晚也不避讳,久而久之,也发现男主果然是讨人喜欢的,时不时也会教授一些禅修的法术给他。

杨轩闭关那些年,花玉晚常常去找他,他都紧闭着门。她不善言辞,也就不说话,经常是坐在他房门前,一坐一夜。她有很多次都幻想着,杨轩打开了门,为她出关,站在她身后。

她知道他的心魔是什么,那不是他闭关闭得了的,那都是注定的剧情。

可是他一直没有出来,直到七年后,弟子来报,紫菱在外面出了事。几乎只是提到紫菱的瞬间,他便打开了房门,只听那弟子说了几句大概,便化作一阵华光御剑而去。

紫菱这次是和男主一齐被魔修大能抓住,男主会将紫菱救出来,而杨轩则会身受重伤,被魔修抓住,并被迫接受对方的功法。

这么多年,花玉晚就没有离开过他身边,他刚走,她便急急忙忙跟了过去,然而杨轩速度比她快太多,等她赶到时,杨轩已经和对方打起来了。

曾经在战场上护着她的人,如当年一样和谢落一起护着那个小姑娘。剑意出鞘,那魔修愣了愣,随后大笑出声:“天生魔体,真是修魔的好材料!”

话音刚落,一道红光便朝着同谢落一齐往外跑的紫菱身上射去,杨轩下意识便朝着紫菱扑了过去。花玉晚手执禅杖,随即挡在了杨轩身前。

那魔修比他们强太多,只是一击,便逼得花玉晚吐出血来,还来不及反应,两道红绸便从魔修手中飞出,将她和紫菱一齐拉了过去,就是那片刻,杨轩伸出手来。

时间一瞬间慢了下来,花玉晚清楚看到他面上震惊而痛苦的神情,她朝他伸手,拼命的,想要拉住他。然而杨轩却还是看着她,把手伸向了紫菱。

一剑斩开红绸,而她则被卷入魔修怀中。魔气沾染了她的身体,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因为疼痛颤抖起来。

“杨轩……”

她沙哑出声。那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示弱,然而她也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次。杨轩看着她,神色里全是痛苦,但他还是抱着紫菱跑了出去。

未曾回头。

杨轩离开后,她便再没有了意识。

等花玉晚再次醒来,她已经在白首峰。杨轩坐在床边,见她醒来,他慢慢转头看了过来。

他没有穿白衣,一身黑色长袍绣着红色卷云纹路,面容消瘦,带着一股阴郁之气。

“你睡了三年了。”

他说:“我守着你,守了三年。”

花玉晚没有说话,她静静看着他,等他走到身前,她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身体里全是魔气。

“你入魔了。”她肯定。他痛苦闭上眼睛,猛地将她拉入了怀里。他挣扎着,似乎不断的想说什么,然而却始终无法开口。许久后,花玉晚沙哑着声音开口:“你喜欢紫菱……我知道的。不要觉得对不起我,更不要产生心魔。”

听到这话杨轩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呜咽起来,无声的哭出声来。

隔日,紫菱同谢落一起来探望她,紫菱一来,杨轩整个人都有了光彩。杨轩和紫菱不断的说话,杨轩博学,紫菱问的问题,他都能引经据典,一一解答。花玉晚和谢落两人是闷葫芦,都只能是坐在一旁听着,一个添茶,一个喝茶。聊到午后,紫菱突然道:“今日是人界乞巧节,我们不若去看看吧。”

话音刚落,杨轩便接道:“玉晚身体不佳,谢落你照看玉晚,我带紫菱去看看。”

这话一出,全场都冷了下来,便就是杨轩,似乎都愣住了。花玉晚没有说话,她端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好久,她抬头看他,微笑道:“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杨轩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然而他却还是道:“紫菱,随我下山吧。”

等他们走后,花玉晚整个人都崩溃下来,甚至顾不了谢落在身边,整个人颤抖着,咬紧牙关,流出泪来。

谢落默不作声,好久后,少年低哑着声道:“师娘,我带你去看花灯,别难过。”

说到做到,谢落推着轮椅,带她下山看花灯,花前月下,杨柳河畔,刚好就遇见了那对下山的人。男子低声哄着少女,诉说着自己的心意。少女面色绯红,却是道:“可是……可是你已经有花前辈了啊。”

听着这话,花玉晚闭上眼睛,谢落体贴为她盖上自己的外套,花玉晚抬起头来,灿然笑开。她很感激,此时此刻,还有谢落陪着他。

那样温柔的笑容,一回头便落入杨轩眼里。他看着不远处站立的少年和他妻子身上盖着的衣衫,猛地缩紧了瞳孔。

当天晚上回来,花玉晚看见杨轩在卧室里等她。他的眼里血红一片。

“你是不是喜欢谢落?”他沙哑出声,她不由得噗嗤一笑,挑了眉到:“你是不是喜欢紫菱呢?”

杨轩痛苦闭上眼睛,似乎在忍受莫大的痛楚,他踉跄着上前,艰难握住她的手。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他像一个孩子,握着她的手,仿若她是他的唯一。

哭完了一夜,等第二日,杨轩突然就失踪了。

花玉晚不由得到处找他。最后却发现他在书房里,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似乎是在挣扎什么。看到他过来,他惊恐出声:“别过来!”

花玉晚愣了愣,慌忙往前走了几步,然而他却猛地一个法术砸了过来,仿佛她是什么可怕至极的人,拼命喊着:“你别过来!别过来!”

他一面喊,眼中一面落出泪来。她站在原地,定定不动,仓皇无措。他拼命按着自己的手,手里似乎抓着什么东西,他一会儿想要朝她走来,一会儿又踉跄退开,整个人仿佛经受着巨大的痛苦。

过了好久,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眼中血红一片。

“玉晚……”他一字一句,仿佛是挤出来一般,慢慢道:“我……们……和……离……”

“不!”刚说完,他又惊呼出声,却还是僵硬着,将一封休书递到了她手里。

他手上全是血印子,似乎是自己掐出来的。花玉晚当场就哭了,她不是难过他给自己休书,她只是难过着,他把自己逼到了这样的地步。

她知道的,杨轩是不会背叛的人,爱上紫菱对他来说,是难以容忍的背叛。可紫菱是他注定的人,他注定爱她,注定为她去死。

她想她错了,她不该去写出这样一个杨轩,更不该在明知杨轩是这样的命运,还要去试图扭转。如果杨轩不曾爱她,就不会在此时此刻这么痛苦。

看着她的眼泪,杨轩猛地跪在了地上。他哭着抱紧了她,却是什么都开不了口。

“你别难过……”到头来,她却是沙哑着去安慰他:“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了,没什么要紧的。你不要太执着,喜欢紫菱,就放手去喜欢。只是若能不要去作恶,还是克制住自己吧。”

“你要是心里恶念难消……你就来找我,”说着,她竟是笑了起来:“我念经给你听,你就不头疼了。”

说到这里,她再说不下去,拂开杨轩,便转头离开。杨轩坐在地上,看着她的背影,好久,却是大笑出声来。

花玉晚当天就离开了白首峰。她改不了剧情,也面对不下去。

三八有些无奈:“你离改变剧情已经很近了。”

“我没有。”花玉晚平静开口:“如果改变剧情要让他痛苦成这样子,我宁愿他没有改变。”

“可是你会死的。”

三八有些无奈:“他也会死。”

花玉晚没说话,她以前觉得生死很重要,可是来到这里,她骤然又发现,痛苦又无法改变的活着,比起死,或者更艰难。

谢落来送她,恭敬地垂着眉眼,站在她身边。

“日后若有难处,花前辈可来找我,”他没叫她师娘,淡然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若你真的要报答我救命之恩,”花玉晚笑了笑:“不要记恨你师父,无论何时,留他条生路。”

说完,她觉得似乎有人在看她,回头去,却只见白首峰上,红衣如血,在风中猎猎招摇。

后来她回了自己的道场,一直探听着万剑宗的消息。

也不过就是几年的时间,就听说谢落成了万剑宗首席弟子,又不过几年时间,就听说了杨轩入魔的消息。她算着日子,到断情崖下等着。断情崖边是熔浆汇聚的长河,热得人心头发慌,她等了数十日,终于听到上方喧闹之声,然后一席红衣就直直砸了下来。她纵身一跃,将那人揽入怀中。他经脉尽断,浑身是血,看着她的时候,眼里有了温柔的光芒。

“你放我死吧……”

他沙哑出声:“活成这样,我不想活了……”

她没说话,抱着他落到地上,开始给他塞药。他咬紧了牙关,她忍不住怒喝出声:“你忘了你和我之间的血咒吗?你活不了,我难道就能独活?!”

杨轩微微一愣,终于松了口。

她给他用了药,就背着他开始跑。山崖上了人一会儿就跟了下来,一路追杀着他们。她边跑边战,浑身是血。等跑到封魔谷边上,她已经再没了一点力气。谢落独身仗剑拦在她面前,恭恭敬敬,却喊了声:“师娘。”

杨轩睁开眼睛,冷冷看着谢落,谢落不卑不亢,淡然道:“师父入魔了。”

“我知道。”花玉晚坦然而笑。谢落继续道:“我如今,已经比师父强了。”

“我知道。”花玉晚猜不透他想说什么,只能道:“你若感激我当年救命之恩,今日就放过我们吧。”

“我比师父强,比师父对你好,”他声音淡淡的,看着花玉晚,眼中波澜不惊:“师娘为什么还是要站在师父那边?”

这话说得太明显,花玉晚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杨轩在她身后,握紧了她的衣衫,大口喘息。谢落终于皱了眉头,将手放在胸口,忍不住道:“我爱慕紫菱师妹,可师娘成了我的心魔。”

“我将师娘放在心上,从师娘救我开始,我忍不住亲近,靠近。师娘和我在一起的乞巧节,我常常在梦里又回忆起来,所以……”

“闭嘴!”杨轩猛地开口,一道微弱的华光从他指尖朝着谢落砸了过去。

谢落抬手,便斩断了那华光。

杨轩冷冷看着他,谢落嘲讽笑开。

“师父是什么意思呢?”

他朝着花玉晚和杨轩走过来:“一面爱着师妹,一面不肯放开师娘,师父,”谢落看着他,眼中全是冷意:“您是不是,太贪心了?”

杨轩被这话说得呆了呆,他目光放空,抓着花玉晚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然而也就是这瞬间,花玉晚却突然抓住了杨轩的手。

她的手指和他的交缠在一起,她看向谢落,面容平静。

“他的心意,我明白。”

“师娘!”谢落焦急出声,花玉晚看着他,继续道:“你的心意,我也知晓。只是谢落,喜欢一个人,不是谁更好就能决定的。别把你师父想那么坏,他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今日你若还当我是你师娘,”她冷下眼来:“让开!”

谢落没说话,他提着剑的手捏了又紧。

外面传来追兵,谢落一咬牙,让过身子,扭过头去:“你们走吧。”

“多谢。”

花玉晚点了点头,背着杨轩就跑了出去。

“你打算背着杨轩去干嘛?”三八忧愁得点了根烟。

“逃命。” 花玉晚回答得十分坚定。

10

说是逃命,就真的是逃命。

花玉晚带着杨轩一路躲躲藏藏,如今他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大魔头,四处围剿着他。

他伤势太重,几乎都在昏睡,花玉晚每日都在处理他的伤势,然后趁着他睡着,给他诵念经文。

对此三八表示很支持,之所以让花玉晚选禅修也是因为这个。

“宿主你听我说,现在杨轩其实是在进化的一个过程,他现在已经几乎要入魔了。等他彻底入魔后,只要他是清醒的,他就天下无敌了!现在他对你已经产生感情,你要让他爱上你,然后你保证他清醒,接着带着他杀回去,先吓唬那些正道人士,然后再给他们点甜枣,拿下这个修真界指日可待……”

没有一点回应,三八说着说着就心虚了。

他发现自己这个新的主人特别难搞,他突然有点怀念叶尘。

实话讲,叶尘不如花玉晚聪明,也不如花玉晚努力。

他记得叶尘做第一个任务的时候,那一个叫费劲。自己找打指望顾嘉楠救她这种蠢事儿都做的出来。

而花玉晚不一样,她很冷静,有目标,她就一点一点去做,完全不受系统的阻挠。

花玉晚的世界限制设置得比叶尘严格得多,如果说三八是叶尘的金手指,那三八在花玉晚这里,几乎等于……聊天工具。

而且,花玉晚,还不怎么爱聊天,几乎都是三八自言自语,比如此刻。

三八心虚了,不再说话,花玉晚看着陷在睡梦中的杨轩,少有主动开口。

“其实我以前一直觉得,大纲比人物重要。”

“嗯?”三八有些不能理解花玉晚在说什么,但是宿主头一次和它说话,它觉得自己必须积极主动一点,于是赶紧道:“您说得对。”

“可如今我却明白了,其实不对,”花玉晚眼中有些茫然:“其实我写文时候就知道,杨轩的性格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是为爱闹得生生死死。可是那时候我总想将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安排给女主。一个男人,他既要完美,又要深情。那时候,杨轩是挣扎过的吧。”

如果说作者所描写的剧情就是这些人物不能违抗的天命,为了爱情背叛师门,为了爱情杀害自己的徒弟,为了爱情丧失自己的杨轩,一定很痛苦吧。

说到这里,三八终于明白花玉晚到底在纠结什么。

“你是觉得,你害了他?”

“难道不是吗?”

花玉晚抬头,眼中一片清明:“你说过那个叫叶尘的事,她的世界里,限制比我少得多。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唤醒反派对抗这个世界的意志。这个世界的意志为什么这么强大,难道不是因为我吗?”

三八说不出话来。

它本来就是学渣,如果666在这里,可能还能搭几句腔。

花玉晚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因为这是我创造的世界。三八,我的任务不是执行一个又一个快穿任务,我的任务,是反抗我自己。”

“杨轩喜欢我。”她的眼泪从手掌心中浸出来。

“可是,我毁了他。”

他一直以为那是心魔,一直以为自己入魔,所以连喜欢她这几个字都无法说出口。

可花玉晚却清楚知道。

那不是心魔,那是她曾经制定下的,世界规则。

杨轩躺在地上, 周边全身是血。

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