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第163章 三八的新主人·二

  • 作者:墨书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03-17 12:21:15
  • 字数:33824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我不是走了,”花玉晚笑了笑:“我是在等你。”

杨轩没说话,这话让他几乎热泪盈眶。

在师友尽去,被所有过去的人围剿时,这个他真正最对不起的人,却能这么平淡从容说一句,我在等你。

花玉晚有些疑惑,抬眼看她:“嗯?”

“当年,和离之后……”杨轩说得格外艰难,却还是开口:“你不是……”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微不可闻:“走了吗?”

可是他怎么能让她等呢?

他如今什么情况,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他不清楚自己心里那个魔会不会突然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他控制不了自己,不敢靠近任何人。

花玉晚看他神色渐渐平静,温和笑开:“好些了吗?”

“你不是走了吗?”

杨轩哑声开口。

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言语, 无形中仿佛有一股力量操控他, 他无法反抗, 只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一开始他还是想过反抗的,在他当着花玉晚的面讨好紫菱的时候,在他面对花玉晚的时候,在他看见花玉晚和谢落越走越近的时候,他无数次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一个杀师杀友、谋害弟子、为一己之私将宗门置于险地的人。

想到这些年发生的事, 杨轩痛苦闭上眼睛。

火光映照在她面容之上, 她神色平淡,眼神清明。

杨轩骤然发现,这么多年过去,身边所有人都变了,却唯独这个人, 一如初见那样,平静从容。

11

他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可是一见到紫菱, 他就忍不住做出这些。

他深知花玉晚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杨轩越想越头疼,旁边花玉晚看见了,抬手点在他眉心,口中诵念佛经,一股凉意灌入杨轩眉心,让杨轩顿时冷静下来,心中恢复了清明。

这是他唯一认可的,与他经历过生死的妻子,绝不是紫菱这样肤浅的孩子能比拟的。

对的,紫菱在他心中,明明一直是如同一个孩子一样的晚辈,到底为什么……

她似乎是早已预见一切,从他们相遇开始, 她就是这样, 窥见天命,得知乾坤,有时候他会忍不住想, 这个人是不是早已知道一切, 然而却又觉得荒唐。

如果早已知道一切,为什么还要来到自己身边呢?

于是哪怕思念早已将他淹没,欢喜早已将他灌满,他还是咬牙开口:“你走吧。”

“嗯?”

花玉晚抬眼看他,杨轩艰难道:“我不需要你等我,我心里,我心里,没有你……我……”

他话没说完,花玉晚的帕子就落在他额头。

那帕子上沾了药,捂在他的伤口上,缓解了疼痛。

杨轩抬眼看她,花玉晚柔柔一笑:“你看你,”她仿佛了然一切:“都快哭出来了。都这样了,还赶我做什么呢?”

杨轩不再说话,他的表情出卖他自己。他怕连累她,可他也怕自己孤独一个人,孤零零死在这里。

他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怕死,他也希望自己能明明白白的死。

可是他怎么能把这个人也拖下水呢?

她这么好,如今她还是修真大世家花家的大小姐,她这样的才貌,这世上的男人排着队的想要娶她,她还有大好人生,真的没必要和他耗在一起。

杨轩用理智克制住自己,艰难道:“我不是赶你,只是不想亏欠你,我不喜欢你……”

“那就不喜欢吧。”

花玉晚声音很平静,她抬眼看他,神色淡然:“我知道你入魔之事另有蹊跷,我也知道你师父之死有其他原因,我知你心魔难消,难以自制,这些我都知道。”

她抬手,放在他的心上。

她的话为他劈亮了天光,杨轩颤抖了声音:“你怎么……你怎么……”

“杨轩,”她抱住他,每一句话,仿佛是说给他听,又仿佛是说给她自己听:“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陪伴你。你喜不喜欢我不要紧,最艰难这段时光,我得陪你走。走完了,你喜欢我,我留下,你不喜欢我,我走。”

杨轩没有说话,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好久后,他沙哑出声:“为什么……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天道为什么要对他这样不公?

她又为什么要对他这样好?

如果这天道对他公平一些,他何以走到今天?

如果她对他坏一些,他便会死在那山崖之下,也不用挣扎着活。

花玉晚听着杨轩哭喊之声,她心里仿佛是刀绞一般。

这个男人在她面前,从来是那样意气风发的模样。

君子杨轩,万剑宗的师叔,白首峰的峰主。

他侠肝义胆,他仁义无双,以他的心性,明明该道途坦顺,明明该有美好的前程,却因为她想要给紫菱一段凄美的爱情,刻意让这个人物扭曲至此。

这是她犯下的罪孽。

如果她真的知道,自己的笔下就是一个世界,她真的会让杨轩有这样的人生吗?

她不敢去想,她只是抱着杨轩,听着个人哭到声嘶力竭。

“玉晚,玉晚……”

他叫着她的名字:“那封和离书不是我写的……”

“我知道,”花玉晚咬着牙:“我知道。”

“师父也不是我杀的……”

“我明白。”花玉晚沙哑出声:“你不用说,我明白。”

“谁都不信,大家都不信我……我疯了,我是真的疯了,可他们怎么不明白呢?”

“我早已不是我了啊玉晚……我为什么会走到今天,我为什么会这样嗯?”

“对不起……”

花玉晚的声音淹没在他的哭声里,然而对方却全然没有听见。

十年了。

她离开十年后,再回到他身边,他才知道,这天下这么大,却只有这个花玉晚的女子的怀抱,才是独属于他的宁静和港湾。

12

杨轩哭了一夜,然后沉沉睡去。

花玉晚抱着他,也觉得有些累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杨轩换了衣服,端端正正跪坐在她前方,替她遮挡住了阳光。

他正在调息,用的还是万剑宗正统的道法。

花玉晚侧身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他察觉花玉晚醒了,转过身来看她:“你醒了?”

“嗯。”

花玉晚直起身来,抬手用了一个净身术,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日干净整洁的模样。杨轩静静看着她的样子,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里。

那时候他还是白首峰的峰主,他刚刚娶了自己最心爱的姑娘。

他想伸手去触碰她,却又不敢动弹,好久后,他艰难笑开:“你真的下定决心要跟我走了?”

“我都不怕,”花玉晚忍不住笑了,她明白这个男人的顾虑,也因此心怀温暖,她抬手将发挽到耳后,温和了声道:“你怕什么?”

“我怕你以后后悔。”

听到这话,花玉晚面色平静:“杨轩,未来会遇到什么,我比你清楚太多了。”

说着,她走上前去,握住了杨轩的手,平静道:“你信我吗?”

“我信。”

杨轩说得毫不犹豫,花玉晚仰头看他:“你不会死,命运会在某一个点改变,天道不会永远禁锢你,杨轩,走过这个坎儿,你会得到你所有想要的。”

听着这些话,杨璇愣了愣。

他脑海中浮现出无数过去的画面,他突然意识到,花玉晚是不一样的。

花玉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不是随意的,而是她刻意的,一步一步走向他。他骤然认识到什么,猛地回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知道,可是杨轩,我不能告诉你。”

系统在这里,她无法说什么。杨轩知道,凡事这些能窥探天命的人,都不能随便将结果说出口来。

然而花玉晚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含着眼泪,艰难出声:“命运可以改变吗?”

“可以。”

“我有一天,会知道为什么吗?”

“会。”

“我还能回万剑宗吗?”

“我不知道。”

“师父会活过来吗?”

“我不知道。”

“你……”他张了张口:“你会活着吗?”

“我会。”花玉晚温柔出声:“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杨轩伸出手,猛地抱紧了她:“我信你,我真的,信你。”

13

花玉晚不是骗他。

那本小说,她只写到花玉晚的死,那时候杨轩刚刚带人攻打万剑宗,杨轩被谢落和紫菱合力击败,花玉晚拼了自己的命为杨轩续命,她以为这样就能保住杨轩的命,却不想,杨轩无法得到紫菱的爱,心灰意冷下,自杀了。

对于原书里的花玉晚来说,爱上杨轩,大概是她这一辈子最痛苦、也是最悲哀的事。

所以杨轩如今命运的转折点,就在那一刻,她没写过的东西,一切会根据这个世界原有安排。

然而她写过的东西,那都不能逆转。

她不可能告诉杨轩未来到底会经历什么,此时此刻,她之鞥呢过告诉杨轩那些号的结局,让他以为,从此之后,人生能够一路顺坦。

花玉晚的出现让杨轩再次有了信心,他和花玉晚躲着养了一会儿伤后,便重新出来。

如今杨轩身体里有两套功法,平日里他一直练习万剑宗的功法,但是每到月圆之夜,他身体中那套魔修的功法就会开始折磨他,逼迫他去练习。

他是天生的修魔之体,哪怕每个月只有一天的练习,他的魔功也飞快增长着。

花玉晚知道这件事不可避免。如今谢落和紫菱正在飞快增进感情,而她在如今的杨轩上着笔不多,唯一着笔的几件事,都是有关杨轩的成长。

第一件就是杨轩的功力会快速增长,三十年后,杨轩就会成为魔修中的至尊存在,无人可以匹敌。

杨轩的魔功她最初设置是设置成了吸食他人功法的魔功,因着如此,他才能快速精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魔修的地盘上闯出一片天下,猎杀了大量正道人士,以至于后来罪无可赦。

第二件事则是杨轩会成为魔修中的尊圣,一统魔界,然后开启正邪之争,以攻打万剑宗作为正邪之争的高氵朝。

因为只是寥寥几笔写了杨轩这几件事,所以杨轩如今有很多活动空间,他只要完成这两件事,三十年成为魔修中最顶尖的存在,最后拿下魔修中尊圣之位,就可以游离于规则之外。

花玉晚带着杨轩来到一个山庄。

山庄很小,里面没什么人,他们两定居在这里,每月十五,杨轩心烦意乱的时候,花玉晚就给他念经。

杨轩不知道花玉晚要做什么,但他对花玉晚是无条件的信任。

村里有个孩子,母亲是个寡妇,经常被村民欺负,花玉晚来了之后,就颇为照顾这户人家,那女人感激花玉晚,便同花玉晚道:“我家孩子啊,没有大名,小名叫狗子,太俗气了。您是个读书人,不如他认您做干娘,给他取个名字吧。”

杨轩本想拒绝,给孩子取名,就是同他有了因果,可他还没开口,花玉晚便道:“给他取个名字吧。”

杨轩愣了愣,对方睁着眼,静静看着他,满是期望。

杨轩顿时明白,这个人,必然与他的命数有关。本来就是要有牵扯的人,又何来设下因果一说?

杨轩想了想,低头看他,慢慢道:“那,你就叫星魁吧。”

“你收他当弟子吧。”

花玉晚又道:“教一教阵法啊,星相啊什么的。”

杨轩更加确定了花玉晚的意思,于是杨轩便让星魁拜了师。

拜师之后,杨轩在村里也没什么事干,就一心一意,好好教着星魁。

他们好像一对凡人夫妻,杨轩教星魁的时候,花玉晚就在院子里晒着药材。他们在乡野行医,到还有些名声。

有一日村里夕颜花开得正好,花玉晚背对着杨轩在晒药材,杨轩让星魁摘了夕颜,送到花玉晚面前。

“师娘,”星魁看着花玉晚,扬着笑容道:“师父说,这花给你。”

花玉晚弯腰从星魁手里拿了花,抬头看去,就见公子坐在树下,垂眸看书。

风吹着桃花打卷而下,他回头一笑,万千花开。

然而随着时间过去,杨轩身体里的魔功越来越强大,有一天晚上,花玉晚一睁眼,就发现杨轩不见了。

她四处找去,最后发现杨轩站在河边。

他在洗手,拼命洗手。

花玉晚急忙找过去,焦急道:“阿轩!”

杨轩没理会她,一直在洗手,手被他搓揉到破皮,有血浸染出来。

花玉晚去拉他,他推开她,慌张将手放进河水里,声音都在颤抖:“我杀人了……玉晚……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杀人了……”

花玉晚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都是笔下注定了的事。

她去拉扯他,杨轩一把将她推开,低头拼命洗手,花玉晚终于受不了了,她一把拉扯过他,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看向她,提高了声音:“杨轩!”

杨轩终于停下来,他呆呆看着花玉晚,好久,才分辨出来人,艰难道:“玉晚?”

“阿轩,”花玉晚声音放得温柔,她抱住他,尽量让自己声音平和下来:“不怕了,我来,我来了。”

被花玉晚抱着,杨轩终于觉得自己冷静下来。

他目光放空,缓慢出声:“玉晚,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里面我好像是万剑宗首席弟子,是白首峰的掌门,我好像很优秀,很厉害。我有好多朋友,好多师兄弟,这个梦好美,好长。”

花玉晚不说话,她静静抱着他,一言不发。

杨轩靠着她,他似乎是累了,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

他停下来,休息着,好久后,他慢慢出道:“玉晚,你杀了我吧。”

“别胡说。”

花玉晚低头亲了亲他:“我怎么会杀了你?”

“不杀了我,”杨轩平静道:“还会死更多人的。”

“不会的,你控制好你自己。”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杨轩闭上眼睛:“我尽力了,玉晚,我做不到。玉晚,有时候我觉得,也许有天……”

他顿了顿,然而最后,却还是说了出来:“会连你也杀了。”

“我会害死你的。”

他的话仿佛是某种预言,轻飘飘说出来,听进花玉晚耳里,让她遍体生寒。

她抱着他,艰难道:“你要想,你和我有生死相依的契约,你如果死了,我也会死的。我还不想死。”

听到这话,杨轩愣了愣,随后他点了点头,抬头看着花玉晚:“对,你不能死。”

从那天以后,杨轩就闭关不出,每天都在钻研书籍。

星魁问她,师娘,师父在做什么?

花玉晚笑了笑道:“师父在闭关。”

修士闭关从来都是很多年,杨轩一闭关就是六年,六年后,星魁都已经成了一个少年,他在阵法星相上极有天赋,不过十四岁,已经接近一流阵法师的水平。

也就是这一年,魔修袭击了星魁所在的村子,星魁和花玉晚刚好去了镇上,星魁的母亲焦急之下躲到了花玉晚家中,魔修一路烧杀,将人的魂魄吸入自己的鬼旗之中,而星魁的母亲因为躲在花玉晚的屋中幸免于难,可等花玉晚和星魁回来时,整个镇子除了星魁的母亲,无一幸免。

星魁和他的母亲还有花玉晚三人替村民收尸,这是华光从天而降,一男一女领着一行人来到村中,男子紫衣长剑,女子紫纱长裙,一看就知是一对。花玉晚见到这两人,立刻回了自己屋中,布下层层阵法,掩盖了杨轩的踪迹。

这两人正是谢落和紫菱,如今谢落已是万剑宗首席弟子,紫菱也已是第一丹师,地位颇高。紫菱带着人去寻找魔修的踪迹,谢落蹲在星魁旁边,他察觉星魁身上有着修习道术的气息,便道:“你是学过法术的?”

星魁正在给他二叔收拾,含泪点头。

谢落便道:“你师父呢?”

星魁抬头,指向整个镇中唯一安好的房子。那房子一看就是层层阵法,谢落从那阵法上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屋中女子端坐在堂上,还是他记忆力美好的模样。

他心思一动,不知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他觉得自己和杨轩都很奇怪。

他们一样爱慕着眼前的女子,却一样放不开紫菱。

他们对紫菱都有一种奇特的感情,说不上爱,却放不开手。

这个女子是他最落魄时唯一温暖的存在,每一次见到她,他就会有种打心底的温柔流出来。

这是他年少时少有的光,他落下悬崖时,是她毫不犹豫追了下来,将他从深渊中救上来。

他平静看着她,好久后,终于开口,慢慢叫了声:“玉晚。”

他叫出这一声时,声音微微颤抖。花玉晚低头摩挲着手中的玉箫,轻声道:“知道是谁了,便回去吧。”

“他呢?”

谢落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两个人却都知道他说的是谁。

花玉晚平静道:“被我封印在了菩提树下。”

“可是我听说,前些时日有人说他在魔修的地盘上杀了修士。”

谢落皱着眉头:“师娘,我不能纵容他。”

花玉晚没有说话,谢落上前一步:“师娘,我知道你喜欢他,心疼他,可是人命没有高低贵贱,你不能这样放纵一只凶兽四处行凶。他已经是算不上人了。”

“谢落,”花玉晚轻笑开口:“他是你师父。”

“他不配。”

“他曾经对你好过。”

花玉晚说这话,谢落微微一愣,他骤然想起,在没有紫菱的时候,杨轩也曾经是那样一个君子。

是他将他从这世间最底层带上修行之路,他也曾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师长。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花玉晚继续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谢落,无论他做什么,都不是他自愿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谢落干脆利落开口:“师娘,我只知道,他破坏了修士的规则,杀了无辜的人,就该偿命。”

花玉晚再说不出话,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谢落说得对。

她的确圈养着一只凶兽。

可是这只凶兽是他想当的吗?是他的错吗?

这世上谁都可以骂他恨他,唯独她不能。

如果她都不救他,那就没有任何人,会对杨轩好了。

花玉晚捏紧了扶手,就是这时,星魁焦急冲了进来:“师娘!”

两人回过头来,谢落眼中猛地缩紧,他慢慢回头,看着花玉晚。

“师父又收徒弟了?”

谢落眼里带了嘲讽,花玉晚平静道:“你若觉得他是个苗子,可以带回去。他在阵法星相上很有天赋。”

谢落没有说话,片刻后,他叹息出声:“师娘,你对师父所有的弟子,大概都是这样好吧。”

花玉晚沉默不言,谢落嘲讽笑了笑,同星魁道:“走吧,跟我回万剑宗。”

星魁看了一眼花玉晚,花玉晚点了点头。

谢落带着花玉晚走出去,临到门口,他回过头,看着花玉晚道:“师娘,如果有一天你要杀他,你动不了手,叫我来。”

花玉晚静静看着他,片刻后,她吐出一个字。

“滚。”

谢落笑了笑,转头带着星魁离开。

走出门口,星魁道:“道长,我们这是去哪里?”

“万剑宗。以后你就是万剑宗弟子了。”

“哦,”星魁点点头,万剑宗是个好地方,他知道。他有些不舍看了一眼那茅屋,却也明白如今是非常时期,于是他只能讨好道:“那道长,以后我如何称呼您?我方才听你叫师娘,你莫非也是师父弟子?那我叫你师兄如何?”

“叫师父。”

星魁:“……”

这个辈分有点混乱。

然而谢落一眼看过来,星魁顿时就胆怯了。

他当即开口:“师父。”

等他们走远了,杨轩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穿着一袭红衣,眼中带着没有退散的红色。

“那些魔修是冲着我来的。”

听到这话,花玉晚猛地回头,死死盯住了杨轩。

杨轩平静看着她。

“谢落说得没错,”他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你养了一头凶兽,你该杀了他。”

“我和你……”

“解除契约的办法我找到了,”杨轩似乎有些疲惫,他闭上眼睛,慢慢道:“以后,你我没什么关系了,别再护着我,也别再想着我。”

“如果你愿意,你就动手杀了我。”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站出来,让天下人,杀了我。”

花玉晚没说话,她慢慢笑了。

“你以为你,你想死就能死得掉吗?”

天上乌云聚集,杨轩皱了皱眉头。

花玉晚笑出声来,她抬手指着苍天:“这天道看着呢!杨轩,你的命运早就写下了!”

雷声轰鸣,似乎是在警告什么,然而花玉晚却没有停下。

三八焦急出声:“宿主,你别乱来!你冷静一下啊!”

花玉晚完全没有理会三八,她狂笑出声:“杨轩,你做的一切都是既定的!你死不掉,你活不了,你的命运,我的命运,早就写下了!你会杀很多人,你也会成为魔界至尊,你还会把我当鼎炉送给谢落,我会为了救你而死!你……”

话没说完,雷霆轰然而下。

那是渡劫期的雷劫,以花玉晚如今的道行,根本不可能抗下这样一击。

然而杨轩猛地扑了过去,挡在她身前。

雷声轰鸣降下,电流在杨轩身体里流窜。

疼痛在他身体里满眼,一寸一寸劈开他的经脉。

他疼得眼里全是眼泪。

他感觉自己的内丹碎裂,感觉万剑宗的功法一点点散尽。

这是渡劫期的雷劫啊,他根本不该承受住的。

然而他却清楚知道,自己死不了,就是死不了。

花玉晚被他抱在怀里,闭上眼睛。

等雷霆过后,杨轩轰然倒地,他在她怀里喘息,艰难看着花玉晚。

“你不会死的,”花玉晚平静开口:“明白了吗?”

杨轩没说话,他抬起手来,看着花玉晚:“为……什……么……”

花玉晚笑了:“哪里来的什么为什么?”

她含着眼泪:“不过就是,命运罢了。”

杨轩绝望看着她,再说不出话。

他脑海里回荡着花玉晚的话,他终究是要入魔,终究是要杀人,最后还要将她送给谢落当鼎炉,而她还会为他而死……

杨轩大笑出声来。

花玉晚静静看着他:“所以,杨轩,答应我,活下去。熬过去,熬到那个点,命运再也管不了我们,就可以改变他了。”

“你会死。”杨轩静静看着她。

“你改变了它,我就不会死。”

花玉晚说得肯定。

杨轩闭上眼睛,好久后,他终于再睁开。

他握紧花玉晚的手。

“好。”他点头出声:“我信你。”

14

他们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村子里修养了一段时间。

杨修知道了,星魁其实本就注定是谢落的弟子。他已经从花玉晚透露出的零散信息里大概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全貌。如果说谢落注定杀死他,那么星魁作为他的首席弟子,必然出了不少力。

而花玉晚也知道了,其实所谓魔修来找他,不过是他为了让她下定决心杀她的气话。魔修只是单纯路过这里,想拿人的魂魄炼制自己的鬼旗而已。

杨轩的内丹已碎,无法再修炼万剑宗的宗法,但是他被天雷淬炼,体质更上一层,魔功反而节节攀升,一路突破。

杨轩也不再躲避自己入魔的事实,干脆跟着花玉晚去了魔修的地界,他们进入了魔修的深处,就算杨轩控制不住自己吸食别人的功力,也都是些魔修。

魔修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吸食别人功力再平常不过,你不找他麻烦,他也找你麻烦。

而花玉晚的存在则显得有些尴尬,一个在魔修的世界里常年呆着的禅修,怎么看都有些格格不入。

一开始那些魔修还打着花玉晚的主意,但随着杨轩实力越来越强,这些魔修也再不敢多说什么。

花玉晚一开始还动动手,后来就每天在家里念经,插花。

她很喜欢从集市买很多鲜花,在家里摆成各种模样。杨轩知道,便总是买许多花回来。

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年如玉公子了,人都称他血公子。

可是在花玉晚眼里,他却一直没变过,总觉得一回头,那个人还和当年一样,温柔平和。

她看着他成为了魔修十二城的城主,看着他南征北讨,看着他成为魔修中的尊圣。

他成为尊圣那天,他回到家里来,将她死死抱在怀里。

“玉晚,”他沙哑出声:“我们成亲吧,再成一次亲,好不好?”

“我们不是成过亲了吗?”花玉晚微笑,有些不解。杨轩抱着她蹭了蹭:“不是又和离了吗?”

“如今我们在一起,”花玉晚将头埋在他怀里:“就不用管这些了。”

杨轩没说话,好久后,他终于道:“玉晚,你不愿意嫁给我,是不是在害怕?”

花玉晚张了张口,想辩解,杨轩却先一步开口:“就算你不怕,我也害怕。我害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真的把你当……送给谢落。”

那两个字没有说出口,花玉晚却明白是什么。杨轩放开她,握住她的肩头,盯着她道:“所以我要娶你。”

“如果有一天我送走了你,那你是我的夫人,把自己的夫人送走,那会是整个修真界的笑柄。”

杨轩说的时候,一直在微笑。

花玉晚却知道他眼里的惶恐和担忧。

他太害怕。

当年给她和离书时,那份绝望死死刻在他的脑海里,他不敢再经历第二遍。

她静静看着他,其实他担忧的,的确是她所考虑的。

她一定会被送走,这是已经写下的故事。如果到时候她盯着尊圣夫人的名号被杨轩送走,那真是太大的羞辱。

然而杨轩正是想这样牵制他自己,这一份苦心,花玉晚明白。

她无法拒绝,因为杨轩看着她,认真道:“玉晚,所有你在受的苦,我都希望能有我的份。如果你注定被当鼎炉送走,至少让我成为这世上,所有人都在耻笑的笑话。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

15

于是他们举行了婚礼。

那一场婚礼,盛况空前。

如今杨轩已经是魔修中的尊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正道中,也只有万剑宗宗主,正道魁首谢落,能为之抗衡。

两个天之骄子为人津津乐道,花玉晚和杨轩的感情也让人所有人动容。

因为离主角远,着墨少,所以花玉晚和杨轩如今能做这样多的事。

那天,魔修的主城被改了名字,“玉晚城”的牌匾高挂上城楼,所有魔修匍匐在地,花玉晚坐在坐在四只仙鹤衔着的花轿上,平稳而来。

杨轩静静看着她走向自己,内心仿佛是第一次成亲一般,无数情绪翻涌。

甚至于比第一次成亲,还要复杂得多。

第一次成亲的时候,他想的是和这个人白头到老。

那时候他还是个不经世事的青年,他所有的愿望都美好简单。他从来没想过如果有一天有了波折会怎样。

然而这一次成亲,他想的却是,他不仅要和这个人白头到老,生死不离,他还想这一辈子,能尽他所能,让这个人过得好。

哪怕他们是被人用丝线操控的皮影戏,哪怕他们必须按照别人所写的故事所演绎,哪怕他在天道、在那后面人面前不堪一击,可他还是怀揣着那样美好的愿望,希望面前这个人,能在他拼尽全力后,过得好一点。

白头到老不是最重要的。

生死不离也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我爱的人,你能过得好。

你能自由的选择,爱自己想爱的人,走自己想走的路。

握着面前人的手,一步一步往前。

杨轩接过花玉晚的手,带着她走向高台。

这一次,他们再不面对天地,也没有高堂。

他们互相拜过对方,抬起头来时,杨轩抬手揭开了她的盖头。

女子笑意盈盈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你知道吗,”她慢慢开口:“在我的家乡,成亲的时候,会互相带上一个戒指。”

说着花玉晚从自己袖中拿出戒指,她拉过杨轩的手,温柔而细致替他戴了上去。

然后她将戒指放在杨轩手心,将手交给他。

杨轩唇边是压不住的笑意,他拿着戒指,套在花玉晚的无名指上。

那天晚上,杨轩喝了很多酒。

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

幸福和开心不一样,第一次娶她的时候,他是觉得开心。

而如今,经历过磨难和起落,尝过苦才知道甜是什么,这样的苦尽甘来的幸福感,和开心决计不同。

喝下的酒是甜,闻到的花香也格外香甜。

他被灌醉之后,连走路都走不稳。

他被人扶着跌跌撞撞往洞房走,走了没一段路,就听见有人叫他:“师父。”

杨轩停住步子,回过头来,就看见月光下,一席紫衣坐在亭中。

他用了幻术,法力在他之下的人,是无法看清他的模样的。然而杨轩却一眼看到了他的真实长相。

是谢落。

杨轩的酒顿时清醒了许多,皱起眉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师父的喜酒,当徒弟的,自然该来。”

谢落说得平静,杨轩遣退了周边人,往前走去。

而后他坐了下来,平静道:“不止如此吧?”

“师父,”他抬起头来,看向月亮:“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有点怪?”

杨轩听出来他话里有话。

如果他被规则所限制,那谢落呢?

他未必不是规则所限制。

“师父,”他转过头来,平静看着杨轩:“我想,我对师娘是不一样的。”

杨轩没说话,他倒了酒,推给谢落。

谢落苦涩笑开,他抬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慢慢道:“你们成亲,我听到后,这里疼,特别疼。”

“可那四个字我说不出来。”他有些茫然:“这么多年了,我从来,说不出来……”

杨轩明白。

他太清楚谢落的感受,当年他也是一样。那四个字,他拼了命,都说不出口。

“我喜欢你。”

他出声,谢落豁然抬头,眼中全是震惊。

“谢落,”杨轩轻叹出声:“你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你师娘,如今,她还是你师娘。”

“这世界的不是规则,有时候我想,这或许就是咒吧。”

杨轩眼中有了茫然:“它在诅咒我们。”

“如果不是他,我和玉晚……怎么又会走到今天?”

谢落没说话,他静静喝酒。许久后,他抬头看着杨轩。

“我今天愿意信你,师父,”他平静开口:“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什么?”杨轩吹着夜风,眼里有了苦涩:“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吗?”

“至少让我知道,”谢落目光坚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轩没说话,好久后,杨轩慢慢开口。

“这事儿,或许要从很多年前,我第一次见你师娘说起吧。”

他开始慢慢回顾过去,回顾每一次见到紫菱时的异样。

谢落静静听着,他捏紧拳头,浑身颤抖。

等听到最后,他已是颓然无力。

他看着面前的人。

他作为听者,便已觉得绝望,而这个被命运捉弄的人呢?

他又多少次,崩溃到底?

谢罗不敢想象。

杨轩知道谢落在想什么,然而他不在意,他静静喝了口酒,平静道:“其实未来会发生什么,我早已经知道了,也明白。我只求你一件事。”

说着,他抬起头,看着谢落:“帮我找一个东西。”

“您说。”

“万剑宗藏书阁顶层,听闻有一卷可以回溯时空的秘卷,我想请你将它带过来,交给我。”

谢落有些为难,然而想了想,他最后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杨轩说得为难,谢落不明白,他这副模样,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

然而杨轩面上的神色,这件事的确比签意见重要得多。

“未来如果她被我送去你那里,”杨轩库笑出声:“不管什么名义,你别碰她。”

谢落没说话。

好久后,他苦笑开来:“你知道我对她的感情。如果不是这狗屁天命……”

他抬头看他,神色郑重:“我一定会想办法迎娶她。”

“那你就想吧。”

杨轩朗笑出声:“她是你师娘,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谢落许久没见杨轩这样笑过,仿佛还是当年少年时。

他拜杨轩做师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以为他是足以担任自己师长的正道天才,却没想过后来的杨轩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丧心病狂道到这种程度。

然而如今看见杨轩的笑容,他才骤然发现。

原来错了,都错了。

错的不是杨轩,也不是自己。

是这天道,是这命运。

他抿了抿唇,也忍不住扬起嘴角。

他没答应他。

然而那瞬间,他突然想,如果这就是他师父……

那也是很好。

16

时间过得很快,成亲过后,杨轩很快突破,于是剧情顺利展开,杨轩派人攻打正道。

正邪之战一触即发,谢落上门议和。按照原剧情,这就是杨轩将花玉晚送去当鼎炉的时候。

杨轩答应谢落可以议和,条件是让紫菱到魔修的世界来,成为他的夫人。

他知道谢落对花玉晚有别养的心思,于是将花玉晚送给了谢落讨好他,随后让谢落把紫菱送了过来。

谁知紫菱其实是过来做卧底的,她假意奉承杨轩,随后发现了杨轩攻打万剑宗的计划,告知了谢落。谢落早做准备,布置下了专门克制杨轩的阵法,随后在斗争中,紫菱背叛杨轩,将杨轩彻底击垮。

花玉晚看到了失败的杨轩,拼了自己命给杨轩续命,却还是没有保他一条生路。

因为杨轩的一辈子都给了紫菱,可紫菱还是选择了谢落,背叛了他。

杨轩万念俱灰,什么都做不了了。

当然,以上都是原剧情。

然而如今一切都变了。

哪怕主线还在继续,可是所有的细节都在酝酿改变。

离开的前一晚,杨轩和花玉晚睡在床上,他们手拉着手,杨轩看着她,平静道:“和离的那一次,我心里特别害怕,也特别难受。”

花玉晚没说话,静静听着,杨轩继续道:“当时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失去你了。”

“不会的。”花玉晚微笑。

杨轩闭上眼睛,将她抱在怀中,低头将头埋进她的脖颈:“可是这一次我不怕了。”

“你会回来,”杨轩平静开口:“对吗?”

“对。”花玉晚抱着他:“我会回来,所以你别害怕。”

“我会了逆光术。”他声音有些颤抖:“我们会成功的。”

“嗯。”

花玉晚应答,然而两人都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成功。

等杨轩睡了,花玉晚躺在床上,终于呼唤了三八。

“三八,”她声音轻柔:“你能不能告诉我,杨轩使用逆光术,成功几率有多大?”

“他修为不够,逆光术本来不该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东西,如果让我以前的主人来施展,这还有可能。”

“也就是说,”花玉晚闭上眼睛:“所谓实施逆光术,也不过是我和杨轩美好的愿望而已,是吗?”

这话太过残忍,三b1时居然开不了口。

然而再残忍也得说,三八叹了口气:“是。”

花玉晚没说话,她神色安详平静,她伸出手,抱住了杨轩,一言不发。

等第二日,谢落如约而来,她和紫菱被交换。

说话的时候,花玉晚明显注意到杨轩的挣扎。

他仿佛在和另一个人强身体,所有人都看着他的狼狈不堪,他却浑然不觉一般。花玉晚走的时候,他拼命想要去抓住她,却又被死活控制住,于是他死命挣扎,花玉晚看不下去,转身离开,然后那个人就猛地一下,狠狠砸到了她的面前。

他伸出手,喘息着,握住了她的裙摆。

花玉晚看着他,闭上眼睛。

然而他没撑住多长时间,就放开了她。花玉晚被谢落揽进怀里,扶着走了出去。

到了谢落的地盘后,她就成为了一个侍女。

文章对鼎炉的描写并不细密,于是她在外界被宣称是鼎炉,但实际上谢落却从来没近过他的身。他和杨轩似乎达成了某种无需言说的协议,互相拉扯帮助着对方。

谢落喜欢和她聊天,发乎情止乎礼,就说一说过往的琐事。

有一日谢落醉了,他趴在桌子上,艰难出声:“师娘,师父说,你是知道未来的。”

花玉晚微微一愣,看见谢落抬起头,看着她,眼里满是渴求:“那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

“你不怕,会死吗?”

花玉晚没说话,许久后,她摇了摇头。

“我不怕死,我怕我死的没价值。”

像原来的花玉晚一样,哪怕死了,也没保住自己爱的人的性命。

谢落低声笑开:“师娘果然知道未来是什么样……所以当年救我,也只是为了改变未来吗?”

花玉晚沉默,许久之后,她慢慢开口:“对不起。”

“没事。”谢落吸了口气,仿佛是冷了一般,错了错手臂,站起来道:“我先回去了,师娘,有事叫我。”

花玉晚点点呕吐,谢落走出去,走到一半,他突然顿住步子。

“师娘,”他回过头:“有一天,我可以摆脱这天命吗?”

“可以。”

花玉晚打得肯定,谢落笑了笑,点头道:“我明白了。”

在谢落那里没呆多久,战争如约打了起来,得到紫菱的杨轩直接开战,带了一股要杀光正道所有人士的气势冲了过来。

万剑宗被攻打时,花玉晚就知道,距离结局不远了。

她坐在白首峰里,整理了屋子,穿上了最好看的衣服,规规矩矩等待着。

等过了白天,等过了黑夜,黎明第一缕阳光照过来时,终于有人叫她。

“杨夫人,”来的是万剑宗的大长老:“劳烦您走一趟。”

花玉晚点点头,她并不意外,她跟着大长老一同来到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围在殿上,杨轩一席红衣,悬空坐在金座之上,俯瞰着众人。紫菱在他身边,面色平静,全然一副忠诚的样子。

花玉晚出现后,杨轩目光紧了紧,然而他仍旧面无表情,平静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杨轩,你就算不管万剑宗其他人,你的妻子,这也不管了吗?!”

万剑宗一个大长老叫唤出声,杨轩不免笑了:“你说的好笑了,这是我的妻子吗?这是你们掌门的鼎炉,堂堂一个大派掌门,居然垂涎自己的师母,还将其蓄养为鼎炉,啧,”杨轩突然开了扇子,遮住了脸:“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然而说完这句话之后,杨轩脸色骤变,猛地站起身来,嘶吼出声:“玉晚!”

这样的变故让众人惊住,谢落眼中露出怜悯之色。他闭上眼睛,轻叹出声:“罢了……”

“掌门?”

大长老有些不能理解,谢落睁开眼睛,猛地提高了声音:“布阵!”

说话间,阵法骤然从地面升起,花玉晚睁大了眼睛,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然而杨轩明显是陷入了一种极度狂躁混乱的状态之中,他一面反抗,一面又抑制着自己。

他一面抬头叫她:“走!别过来!”

一面又朝着她招手:“过来!你过来!”

花玉晚知道如今的杨轩想做什么。

这个阵法在吞噬他的生命力,他需要灵力来补充。

如今他已经是在苦苦支撑,紫菱就在他旁边,可是他没丝毫想过要紫菱去给他补充灵力。

他拼命朝着花玉晚招手,一面诓哄,一面摇头。

花玉晚知道一切,杨轩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可他还是冲了上去,义无反顾。

她冲到杨轩面前时,一把抓住了他。

也就是那瞬间,她身上的灵力朝着杨轩疯狂冲了过去。

杨轩嘶吼出声:“不要!”

他想缩手,想回头,然而花玉晚死死抓住了她。

她的头发迅速白了下去,皮肤开始苍老,以着人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一个青年迅速变成了一个老太太。

灵力被抽取的疼痛蔓延在她全身,面前这个男人眼中蓄满了眼泪,他想要退后,却被她死死拽着。

“别怕。”

她艰难出声:“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别怕。”

杨轩没有说话,他拼命摇头,大颗大颗眼泪落了下来。

后面紫菱见时机到了,拔出剑来,以谁都没有看到的速度,将剑刺入了杨轩的身体。

一剑又一剑,花玉晚终于放开杨轩,她朝着紫菱扑了过去,紫菱一掌将她击打开去!

也就是那一瞬间,世界某种禁锢仿佛骤然解除。

到了。

花玉晚闭上眼睛,她就写到这里,紫菱拔剑这一刻开始,这个世界,终于解脱了。

花玉晚重重撞在地上,开始小口小口呕出鲜血。

这种天道威压突然消失的感觉,所有人都有了感知。谢落站在原地,他闭着眼睛,颤抖着身子,终于哭出来。

他想哭很久了,可是天道法则下,他连哭都做不到。

杨轩朝着花玉晚跌跌撞撞冲去,她将花玉晚抱在怀里。

阵法还在继续,花玉晚推着他:“走啊……”

“我不走……”

杨轩艰难出声:“我陪你一起死,我不走了。”

“你不是……”花玉晚抬头看他:“你不是……还要施展……逆光术吗……”

杨轩摇头,他的眼泪坠落在她脸上。

“骗你的……”

无数绝望从他心里涌了上来:“骗你的,我是骗你的。”

他施展不了逆光术,他根本做不到。

谢落停下而来阵法,但阵法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杨轩的血流了一地,他抱着怀中的老太太,沙哑着声道:“可是没事了,我们可以死了。你看,结束了,都结束了。”

“我喜欢你。”

这句那么多年,他挣扎着都无法说出的话,终于说出口。

他酣畅淋漓,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可以说了,我终于可以说了。”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

花玉晚微笑。她抬起手,想去触碰杨轩,然而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其实我也骗你了。”

她虚弱开口:“这个结局,我知道。”

“可是……我心甘情愿。因为杨轩……你的命运……是我写的……”

她哭出来,然而这一次,她终于觉得解脱了:“对不起……”

她看着呆愣的人,沙哑道:“对不起……”

也就是这个时候,花玉晚脑海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世界线终于破了!!宿主,我给你搬救兵来了!!!”

花玉晚还没反应过来,所有人就看到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关门,随后一个蓝衣女子带着一个白衣男子走了进来,女子看了看周边,低头瞧着花玉晚:“是花玉晚对吧?”

花玉晚睁眼看着对方,蓝衣女子笑了笑:“在下叶尘。”

花玉晚猛地睁大了眼睛,叶尘旁边的男人朝着花玉晚点了点头,平淡道:“东陵。”

逆光术不是他们这一界的东西,可叶尘也不是这一界的人!

花玉晚抬手,想要去拉扯叶尘,叶尘走过去,握住花玉晚的手,安抚道:“别担心,世界规则已经打破了,我们马上送你们回去。”

说完,叶尘看了一眼东陵。东陵笑了笑,有些无奈,将逆光术从杨轩的怀里拿了出来,展卷看过后,平缓道:“我们在此,有天道法则拘束,不能由我来施法,但我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谢落:“你乃此界气运之子,你来吧。”

谢落抿了抿唇,他走上前,半蹲下身子,看着花玉晚。

“师娘,”他平静开口:‘我喜欢你。”

这句话,他也已经被压了很多年。

以前他以为,说这句话时,大概是激动的,将自己一生所有情绪都耗尽在这句话里。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久,太长,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突然觉得,其实,也就是这样。

自己这份喜欢,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他握住花玉晚的手,仿佛是在送别一位友人。

“回去了,就别对我好了。”

他眼里全是苦涩。

逆光术他看过,也明白,他闭上眼睛,念出咒语。

东陵将手搭在他的身上,周边天雷轰响,光芒笼罩了拥抱的两人。

花玉晚视线渐渐暗去,等她再次睁眼时,却是在初见时的树林。

杨轩躺在她脚边,她手持木鱼,平静看着脚下的人。

“回来了?”

她开口出声。

杨轩笑了,只是眼里带着泪花。

“回来了。”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两人异口同声出声。

于是他们知道,这一次,终于不会再有什么阻拦了。

杨轩慢慢从昏迷中醒来, 他扭过头去, 看见花玉晚坐在他身边。

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