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扣上滥用职权帽子

  • 作者:九霄鸿鹄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7-07-17 09:04:32
  • 字数:31138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金书记,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打扰你休息了,有点事情我想给你汇报一下。”赵书记带着抱歉的语气说道。

“老赵,什么事,你说吧。”金书记温和的笑了笑,已经能感觉到赵书记有事向他汇报。

赵书记说道:“金书记,是这样的,这两天咱们省纪委接到了一封举报信,是举报市委常务副书记柳雪梅同志的。”

金书记的手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也只有省里和市里几个主要的领导以及家里人知道,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金书记自然能猜到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要不然这么晚了也不会有人打电话过来。

“喂,赵书记,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儿吗?”金书记打开床头灯,靠在床头问道。

“柳雪梅同志被举报了?”金书记有些纳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具体情况现在还不太清楚,举报信上说是柳雪梅同志这两年滥用职权,大肆提拔市举办一些领导干部,违反了党规党纪,列举出了一些例子。”赵书记说道。

从酒店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赵书记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到了省纪委的办公室里,坐下来泡了杯茶,点了一支烟琢磨着在酒店里省长朱永胜说的那些话,这让他感觉自己的处境很为难,朱省长虽然没有直接表明真实态度,但是赵书记是个明白人,能领悟到他说了那么多话的意思,可是柳雪梅身为市委常委,省纪委要动真格的话,必然会引起西经市官场大地震,这对于以稳定为主调的政府工作来说,极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柳雪梅作为市委常务副书记,并不是一般的虾兵蟹将,能够爬到市委常务副书记这个位置上,在整个市里乃至省里的人脉关系也是相当复杂的,即便是查出了什么违规违纪的事情,也不能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左右为难的赵书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手机给金书记打去了电话。

金书记的作息规律一直以来都很正常,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吃过晚饭,看过新闻联播,在书房里看上一个小时左右的书,九点钟左右就会回到房间上床休息。赵书记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金书记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熄灭了房间灯,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朱永胜假装认真地听着张德旺的讲述,然后神色凝重的说道:“没想到我们党员干部中还有这种事情,虽然德旺同志你这些话都是听说来的,但我想这些不可能全都是空穴来风,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人把雪梅同志举报到咱们省纪委了,赵书记,我看这个事情你们省纪委必须得重视起来,好好的调查一下,看看雪梅同志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今年咱们省委省政府一直在抓廉政,抓党员干部违规违纪问题,如果有这方面的问题,一定要严肃查处,坚决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

赵书记看着省长朱永胜和市长张德旺那一唱一和的样子,心里很是反感,但还是点着头说道:“朱省长,我知道了,我们纪委会重视这件事,一定给金书记和朱省长一个交代。”

张德旺立即回过神来,点着头说道:“据我这几年和雪梅同志的接触来看,她的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倒是没得说,不过说到滥用职权这方面……”说到这,张德旺故意停顿了下来,刻意地看了一眼赵书记。

张德旺说道:“德旺同志,赵书记是咱们省纪委一把手,不用回避,有什么就当着赵书记的面说,赵书记也好对雪梅同志有个大概的了解嘛。”

作为省里的高层领导,纪委赵书记对省委金书记和省长朱永胜之间那种貌合神离的关系是掌握的一清二楚,作为第三方的组织机构领导,赵书记一直是站在两个人中间,很好的保持着和金书记与朱省长的个人关系,没有走近任何一方,也没有疏远任何一方。但是今天朱永胜突然叫他过来吃饭,又提到了市委常务副书记柳雪梅被举报的事情,言外之意自然是不言而喻。赵书记意识到自己在处理这件事上开始有了压力,但他心里有一个底线,那就是在还没有请示金书记之前,不会轻易向朱永胜表态。虽然朱永胜是省长,而且还兼任省委副书记的职务,虽然从级别上来说省长和省委书记是评级,同为部级干部,但是省长是由省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而省委书记则是由中央直接任命,而省长又兼任省委副书记,这表示党大于政府,政府需要听党的指挥,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金书记还是要比朱省长高了一级。赵书记可不想成为这两个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朱永胜见赵书记点了点头,接着装出一副很好奇地样子看着赵书记问道:“老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雪梅同志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举报的?”

扣上滥用职权帽子

张德旺点了点,接着说道:“说到有人举报雪梅同志滥用职权这方面呢,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这两年雪梅同志私底下在市局、办提拔了不少干部,但是这些干部的能力呢,都有些差强人意,市里面私底下有传言说是雪梅同志收了那些人的好处,才帮他们安排职务的,当然,这都是市里的人私底下的传言,不过这都是市委的事情,我也不便过问。”

赵书记一提到金书记,就见朱永胜的神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迟疑了片刻,接着委婉地敲打赵书记说道:“赵书记,这个事情也是咱们三个聊起来了,说的有点多,眼下先不要太大张声势惊扰到其他领导,你们纪委先暗中调查,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汇报,到时候我和金书记再商量看看怎么处理。”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赵书记一直充当着一个听客的角色,听着省长朱永胜和市长张德旺在一唱一和的演双簧,而赵书记自己则很少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他不想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妄下结论,在他的印象中柳雪梅比起张德旺来要清白的多,她一个女人,除了有些政治野心,对金钱也没什么过多的追求。

“行,我知道了。”赵书记点了点头。

朱省长随即渐渐转移了话题,又委婉的表达出一旦有机会想提拔赵书记的意思,赵书记的心里明白,朱永胜这是对自己恩威并施,让自己站在他的队列当中,他当然是没有当面表态,但也没有‘拒绝’朱永胜的好意,赵书记也是一个老江湖了,不想成为****的牺牲品,这件事不禁让他有些头疼,一方面是朱永胜的压力,一方面是柳雪梅身为市委常委,现在市委书记杨天宇又在休假式治疗,市委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柳雪梅来负责,如果动了柳雪梅,市里难免会发生官场大地震,到时候金书记怪罪下来,他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举报信上列出的罪名说是滥用职权,乱提拔干部,像这样的举报信省纪委每年都要接到很多,估计又是有人想打击报复雪梅同志吧。”赵书记这算是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的确如此,省纪委每年收到的举报信数不胜数,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有人想打击报复某个领导干部的作为,而柳雪梅一直以来在市委的口碑都很不错,也深得市委书记杨天宇和省委金书记的赏识,作为一个女性领导干部,工作细致认真,协助市委书记杨天宇将市委工作搞得有条不紊,很是难能可贵,对赵书记个人来说,他还是偏向于有人打击报复柳雪梅这个可能性。

朱永胜听得出赵书记的言外之意,像是在给他们表达省纪委的立场,朱永胜笑了笑,婉转地说道:“老赵啊,你是纪委一把手,这个事情可不能随便这么下结论啊,你们省纪委的主要职责就是对全省党员干部的进行监管,既然雪梅同志被人举报了,雪梅同志作为咱们市委常务副书记,这个事情咱们省纪委还是必须得重视起来调查一下,身子不怕影子斜嘛,如果雪梅同志自身素质过硬,肯定也是不怕被查,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咱们省纪委就按照纪委的有关规定来处理,不能因为雪梅同志是市委常务副书记就网开一面,今年中央就已经提出来,要严查党员干部滥用职权**贪污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说到这里,朱省长又将目光移向了正在沾沾自喜的市长张德旺说道:“我和赵书记都在省里面,市里的事情也不太熟悉,德旺通知应该对雪梅同志平时的工作和为人处世方面比较熟悉吧?”

金书记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老赵,你们纪委每年这样的举报信接到不少吧?会不会是有人打击报复雪梅同志呢?”在金书记的印象中,柳雪梅的工作一直干的不错,在她的协助下,杨天宇将市委的工作搞得有条不紊,一直没出过什么乱子的,所以在他看来,或许是有人想打击报复柳雪梅。

“这个具体现在还不太清楚,不过今天晚上朱省长叫我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朱省长也说到了这件事……”说到这里赵书记停顿了下来。

金书记听到赵书记说起了朱永胜,顿时眉头微微一皱,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件事儿我都不知道,朱省长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吗?”

“举报雪梅同志的这封举报信现在省纪委也就我和几个领导知道,我也不知道朱省长是通过什么途径听到的这个消息,今晚上吃饭的时候朱省长也把德旺同志叫来了,朱省长的意思是让我们纪委要认真调查这件事,如果查出雪梅同志有问题的话,要按照规定严肃处理,不过说过心里话,金书记,以我对雪梅同志的了解,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这些年雪梅同志的工作虽然谈不上多出色,但一直兢兢业业的,应该问题不大,再说咱们省纪委每年都要接到不少这样的举报信,所以我觉得雪梅同志被举报这件事有点奇怪,加上朱省长今天又专门找我说这件事,我觉得这件事好像不太简单,所以就给金书记你汇报一下,想听听你的看法。”赵书记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想法吐露了出来,现在要不要认真调查柳雪梅,朱省长的态度很明确,也给了他不少暗示性的东西,但是在金书记没有表态之前,他还是不能轻举妄动的,所以想看看金书记的想法。

金书记听完赵书记的讲述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朱省长对这件事倒是挺关注的,这是党委的事情,他好像关注的有点过头了。”

赵书记自然是能听明白金书记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朱省长对这件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关注,所以我才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跟金书记你沟通一下,想看看金书记的意思,雪梅同志查还是不查?其实下午那会儿我也给雪梅同志打个电话,打算让她明天来找我,我私下跟她谈谈话的。”

金书记说道:“既然朱省长对这件事这么关注,查,肯定是要查的,要是不查的话,你也不好给朱省长交代,不过我相信雪梅同志自身的素质还是过硬的,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要是问题不大的话,给雪梅同志提醒一下就算了,毕竟现在天宇同志有病在身,市委的工作是雪梅同志一个人在忙前忙后的,耽误时间太多,市委的工作必然会受到影响,咱们要从全局考虑,当前还是以稳定大局面为主。”

听到金书记这番话,赵书记心里有了底数,点了点头说道:“金书记,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时间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金书记说道:“老找你也一样,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调查雪梅同志的事情随时向我汇报,还有,朱省长那边有什么想法,你也可以和我沟通一下。”

“金书记,我知道了,那我就先挂了。”

“好的。”

挂了赵书记的电话,金书记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重新躺在床上,通过赵书记说的那些话,让他意识到了省长朱永胜是想逮着这个机会把柳雪梅拉下马,给自己来一招‘釜底抽薪’,金书记自然不会让朱永胜得逞,金书记本着为河西省三千多万老百姓负责的态度,自从被任命为河西省委书记后,一直想将省里的工作搞好,自从这个朱永胜来到河西省担任省长,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挺配合自己的工作,但是暗地里却把精力全都放在了争权夺势上,这些年大肆提拔领导干部,安插亲信占据重要岗位,这些倒也罢了,毕竟朱永胜是省长,金书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只要能搭班子搞好省里的工作,但没想到这朱永胜现在是野心越来越大,竟然想把他这个省委书记给赶下台,时时刻刻给自己玩弄权术。虽然金书记很看不惯朱永胜的作为,但是柳雪梅被举报的事情还是让他有些担心,如果柳雪梅真被查出了大问题,以他的作风,也绝不会姑息纵容,但是如果问题不大,也不想大动干戈,因为一点小问题撤了柳雪梅,势必就中了朱永胜的计。

想到这里,金书记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旁的妻子见金书记在叹气,转过身来说道:“老金,又怎么了?”

金书记叹气说道:“市委的柳雪梅副书记被人举报到省纪委了。”

“就是那个长的挺漂亮的柳副书记?”金书记的妻子眨着眼睛问道。

金书记点了点头,神色显得很是凝重。

看着金书记那忧心忡忡的样子,金书记的妻子心里不免产生了一丝醋意,不悦地说道:“她被举报了,你叹什么气啊!”

金书记意识到妻子有些胡思乱想了,扭过头来说道:“刚才纪委的赵书记给我打电话了,这个事儿朱省长敲打了老赵,暗示赵书记要严查雪梅同志,朱永胜的想法,呵呵……雪梅同志是市委副书记,现在天宇同志又离岗调养,如果雪梅同志被查了,那市委不就是没人了?朱永胜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夺权的……”

妻子这才明白了,表情缓和了下来说道:“你是怕朱永胜对付你?你是省委书记,你还管着他呢,好了,时间不早了,先睡觉吧,工作的上的事情等你明天上班了再说吧,你们官场上的事情我也不懂。”说着话,她起身爬过金书记的身子熄灭了床头灯,将金书记身上的毛毯拉了拉,然后就转过身躺了下来。

在城南的别墅里,刘海瑞刚刚陪着娇妻金露露看完电视回到房间里,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睡觉,但是因为柳雪梅被举报的事情,刘海瑞这天晚上也没有什么睡意,熄了灯就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琢磨这件事,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帮柳雪梅度过这个难关,因为柳雪梅能否顺利度过这个难关,也关系到自己将来能否顺利进入市里的权力层。

“老公,你抱着我睡。”金露露迷迷糊糊中对刘海瑞说了一句,平时睡觉,刘海瑞都是从后面抱着她的。

这个时候刘海瑞正在想着事情,没有听到娇妻的话,依旧是脑袋枕在胳膊上琢磨着这件事,金露露睁开眼睛转过身来,看到刘海瑞正瞪着天花板发呆,就趴在他的怀里,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啊。”刘海瑞回过神来,淡淡的笑了笑,翻身将娇妻揽进了怀里。

金露露看着他勉强的笑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板着脸努起小嘴说道:“是不是想哪个女人呢?”

看着娇妻那生气的样子,刘海瑞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在想我以后能不能顺利去市里。”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啊?”金露露不解的眨着大眼睛看着刘海瑞那心思沉沉的样子。

刘海瑞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柳副书记被人举报到省纪委了,如果省纪委查出了什么问题,柳副书记一下台,我在市里不就没什么靠山了吗?”

“你是说雪梅姐被人举报了?”金露露眨着大眼睛有些惊讶地问道。

刘海瑞点了点,“她对我的工作一直挺支持的,她万一出了问题,市委换了领导,我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想到这个事儿就头大啊。”

“雪梅姐怎么会被人举报呢?”金露露不解地追问道。

刘海瑞轻描淡写地说道:“谁知道呢,可能是有人想打击报复她吧。”

金露露听到刘海瑞这么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道:“老公,你就别担心了,咱们先睡觉吧,雪梅姐肯定没事儿的,我还老听爸说雪梅姐的工作搞得好呢,肯定没什么事儿,要是有什么事,你也不会有事儿的,不还是有爸吗。”金露露温柔的笑着,帮刘海瑞将身上的毛毯拉了拉。

听着娇妻那天真的话,刘海瑞苦笑了一下,说道:“露露,你对官场的事情还不懂,如果雪梅姐出事了,爸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了。”刘海瑞对这个问题还是看得比较透彻的,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柳雪梅被举报,一定是上面领导争权夺势有关,为什么迟不举报早不举报,偏偏在市委书记杨天宇离岗休养期间会被举报,这个事情的目的性太强,刘海瑞已经透过现象看到了背后的本质。

金露露就不明白刘海瑞这句话的意思了,爬起来瞪着大眼睛说道:“跟爸有什么关系啊?”

“爸是省委书记,柳副书记是市委常务副书记,现在杨书记又接受休假式治疗,要是杨书记不能及时回到工作岗位上,省里肯定会重新任命市委书记的,按照正常程序来说,柳副书记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但是现在柳副书记一出事儿,肯定人选范围会扩大,如果是市府里的人掌权,你想想看,市府的人都是省长的派系,到时候爸的工作是不是就不好开展了?”刘海瑞耐着性子向金露**拨了一番这其中的秘密。

金露露听到刘海瑞的解释后,心里就不免替父亲有些担心,这个时候也没了什么睡意,就和刘海瑞聊了起来,两个人一直聊了大半夜,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然,刘海瑞给金露露把这件事的利弊说的这么清楚,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是想让金露露去金书记面前吹吹耳边风,希望金书记能够保住柳雪梅,保住柳雪梅就等于是保住了他这个女婿,也等于是保住了金书记自己。

河西省纪委是河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那是河西省西经市里最神秘的地方,但要找它却很容易,因为它是省级部门里面一个最为显眼的单位,省纪委四面白色的围墙环抱,比有些年头的省委省政府还要气派,处在市区最繁华的人民路中段,就连那牌子上的红色正楷大字,都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这是整个省级部门里面一个让官场的人听了就有些不寒而栗的地方。****河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是负责党的纪律检查工作的专门机关,受省委和中央纪委的双重领导;省监察厅是省政府负责行政监察工作的职能部门,在省政府和监察部的领导下进行工作。省纪委和省监察厅合署办公,履行纪检、监察两种职能,向中央纪委、监察部和省委、省政府负责。主要职责有这些方面:

一、主管全省党的纪律检查工作。负责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决定,认真抓好反**斗争,维护党的章程和其他党内法规,检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的执行情况。

二、主管全省行政监察工作。负责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有关行政监察工作的决定,监督检查省政府各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和各市地人民政府(行署)及其主要负责人执行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省政府颁发的决议和命令的情况。

三、负责检查并处理省委、省政府机关各部门,各市地党组织和省委管理的党员领导干部违反党的章程及其他党内法规的案件,决定或取消对这些案件中的党员的处分;受理党员的控告和申诉,必要时直接查处下级党的纪律检查机关管辖范围内的比较重要或复杂的案件。

四、负责调查处理省政府各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各市地政府(行署)及其主要负责人违反国家政策、法律、法规以及违反政纪的行为,并根据责任人所犯错误的情节轻重,作出撤职及撤职以下的行政处分(对涉及选举产生的领导干部按法定程序办理);受理监察对象不服政纪处分的申诉,受理个人或单位对监察对象违纪行为的检举、控告。

五、负责作出关于维护党纪的决定,制定全省党风党纪教育规划,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党的纪检工作方针、政策的宣传工作和党员遵守纪律的教育工作。

六、会同有关部门做好行政监察工作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宣传工作,教育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遵纪守法、为政清廉。

七、负责对党的纪检工作理论及有关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拟定党纪条规和政策规定,参与制定党内法规。

八、调查研究省政府各部门和市地政府(行署)制定有关政策、法规的情况,对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条款,提出修改、补充的建议;变更或撤销下级行政监察机关不适当的决定和规定。

九、会同省直机关各部门以及各市地党委、政府(行署),做好纪检、监察干部的管理工作;审核市地纪委领导班子和监察局领导干部人选;负责省纪委、监察厅派驻省直各部门除“省管干部”以外的纪检组、监察专员办公室的领导干部职务的任免;组织和指导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干部的培训工作。

十、完成省委、省政府和中纪委、监察部授权和交办的其他任务。

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但凡是当官的,没有人愿意到那里去,但有时候你却不得不去。

一夜未眠的柳雪梅,这天早上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里,原本是打算整理一下手头的文件,等到八点多省纪委上班后,再去省纪委找赵书记的。但是还没等她要过去,省纪委就来人请她过去一趟。因为柳雪梅被举报这件事,整个省纪委并不只是赵书记一个人知道,其他几个领导也知道,这其中就有副书记张虎林,张虎林是省长朱永胜的人,在昨天晚上向赵书记委婉的阐明了自己的态度后,朱省长又给张书记去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就柳雪梅被举报的事情向张虎林做了暗示性的指导,张虎林是个聪明人,自然对于省长朱永胜的想法一清二楚,而且朱永胜也在电话里委婉的暗示他,如果通过这件事能将柳雪梅拉下马,一旦有机会,他会扶持张虎林来接替赵书记的纪委一把手位置,一直被赵书记在副书记位置上压了好些年的张虎林,终于等到了这个能‘出人头地’扬眉吐气的机会,必然是要为省长朱永胜效劳。一大早上班后,就自作主张派人去市委找市委常务副书记柳雪梅了。

柳雪梅是在办公室里被请走的,省纪委的同志说话倒是挺客气的,虽然都挂着严肃的表情,但显然行动是不容置疑的,那让人渗得慌的介绍信,以及停在门口的崭新小轿车,足以说明一切。

柳雪梅对于自己被省纪委直接来人带走的方式感到有些奇怪,因为昨天下午赵书记可不是在电话里这么说的,在车上,她问了这两个来‘请’他的纪委同志,才得知他们原来是奉纪委副书记张虎林的命令来带她过去的,这让柳雪梅的心里更加没底了。柳雪梅在西经市干了这么多年,印象中她应该是第一个被省纪委以这种方式叫去谈话的市委常委,柳雪梅不知道自己可以创造点什么纪录,反正坐在那张红色木椅上,就象坐在轮船上,有点晃有点晕。

柳雪梅被带到了省纪委的一间房子里,这间房间很小,四周的墙壁都是石灰刷成的白色,显得光亮和晃眼。对面的椅子前坐着三个人,一左一右两个就是请她过来的那两位,年轻的拿着笔,稚嫩的脸上挂着亢奋,年长一点的那位始终沉着脸。中间那位在吸烟,上了年纪,那张刻满皱纹的老脸笑眯眯的,让柳雪梅觉得温暧的春天还没过去,而中间这个年长一点面带笑容的男人,就是省纪委副书记张虎林了。

柳雪梅长长地做了一次深呼吸,她避开了对面三个人的目光,那目光有点冷,能让人心虚。

张虎林点上了柳雪梅进来后的第三支香烟,慢悠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一边翻着柳雪梅的个人履历,一边不紧不慢地笑呵呵地说道:“雪梅同志,不错不错,呵呵,大学本科,****党员,在大学的时候还当过班长和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哩。”

柳雪梅松了一口气,看着张书记轻笑着说道:“是副班长,体育部长是代理的,代理了两个礼拜,张书记请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呵呵,叫柳副书记过来谈谈话,这两位你认识了吧,老张,小郑。”张虎林的脸上仍然笑眯眯的。

柳雪梅努力调整一下坐姿,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认识,就是老张同志和小郑同志请我过来的。”

张虎林开口笑起来:“对头对头,是请雪梅同志过来随便聊聊的,所以雪梅同志你也用不着紧张嘛,随便谈谈,就象同志式的家常话。”

柳雪梅看着张虎林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竭力地挤出一丝笑意。

张虎林接着笑呵呵地说道:“大学是个好地方啊,进去不容易,出来就能出人头地。”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柳副书记怎么只当了二个礼拜的学生会部长呢?”

哪壶不开提那壶,臭老头,“因为……因为正部长从医院回来了。”

张虎林点着头长长的‘噢’了一声,接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雪梅同志,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你过来吗?”

柳雪梅怎么能不知道呢,但是她还是装糊涂的摇了摇头,轻蔑地笑了笑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张书记以这种方式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儿?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市委的事情还很多,我得回去忙了。”

那个老张看到柳雪梅一点也不严肃的样子,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狐假虎威地说道:“柳雪梅同志,你虽然是市委常委,但是纪委找你谈话,请你还是严肃点。”

副书记张虎林装着老好人摆摆手说道:“没关糸,没关糸,同志式的谈话嘛,怎么能用这种态度跟柳副书记说话呢。”说到这里,张虎林又盯着柳雪梅的脸笑呵呵地说道:“雪梅同志啊,今天找你过来呢,是因为咱们省纪委接到了一份关于你的举报信,有些事情想问问问。”

柳雪梅见这老家伙饶了这么一大圈子,终于回到了整体上,就不冷不热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个事儿我听说了,张书记有什么话就问吧。

果然,张虎林收起了一直挂着的笑脸,瞪着圆鼓鼓的双眼,笑眯眯地说道:“既然雪梅同志都知道了啊,柳雪梅同志,党组织相信你能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你这两年在工作中有没有犯了什么原则性错误?比如说违规违纪,滥用职权,贪污受贿什么的,你别介意啊,举报信上是这么说的,纪委也不了解情况,所以找你谈谈,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组织。”

听到张书记这么问,柳雪梅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说道:“张书记,咱们省纪委每年会收到不少这样的举报信吧?我并没有觉得我有违反什么规定,我不知道张书记你想知道什么呢?”

虽然柳雪梅是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但是在走进了省纪委,就必须低下头,老张作为张虎林的得力手下,看到柳雪梅那不屑一顾的样子,就敲着桌子:“柳雪梅同志,你不知道吗?”

柳雪梅看着这个老东西那狐假虎威的样子,不屑一顾的冷笑连连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老张同志想让我说什么?”

老张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坐在中间笑眯眯的副书记张虎林,一脸严肃地说道:“你知道滥用职权来提拔领导干部的错误是一种性质严重的错误吗?”

“这个我肯定知道。”柳雪梅点了点头。

张虎林见柳雪梅像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随即又点上一支烟,接着她的话茬笑眯眯地说道:“雪梅同志,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我们纪委接到的这个举报信上说,你在担任咱们西经市委常委市委常务副书记这两年来,滥用职权,在市里几个局办位置上提拔了不少的干部,被你提拔上来的那些人在工作上的表现都是差强人意,而且整个提拔过程都是雪梅同志一手操办的,并没有经过组织的正常提拔程序,这些省纪委可以从有据可查,我希望雪梅同志你能认真交代这个问题,如果……”说到这里,张书记故意停顿了下来,依旧是用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盯着柳雪梅的眼睛,等着她表态。

如果?什么意思?柳雪梅努力地捕捉着张书记话中的特殊字眼,柳雪梅第一次正面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小郑在埋头做着记录,老张始终绷着脸,倒是张虎林书记的脸上那捉摸不定的表情提醒了她。

于是柳雪梅暗暗咬了咬牙,望着张虎林说道:“张书记,我这两年是提拔了不少干部上来,不过你说的也并不是事实吧。”

张虎林‘哦’了一声:“那你说说,事实是什么?”

“作为市委副书记,经过我手里提拔的领导干部,都是我认为可以胜任这些岗位的同志,现在咱们市局办很多领导岗位上都是一些老同志,很多工作已经跟不上社会发展的节奏,我完全是从为了这些单位和部门将来的发展从长远考虑的,而且凡是我提拔上来的这些领导干部,这两年在综合考评中都很优异,也就是说工作干得很不错,并不是张书记说的差强人意。”

张虎林被柳雪梅的一番反驳弄得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抽了两口烟,强忍着怒气,笑呵呵地说道:“好,就算是这些干部工作都干得不错,但是这个提拔过程并不符合组织上的规定,也就是说雪梅同志你也有滥用职权的嫌疑嘛。”

柳雪梅见张虎林还在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扣上‘滥用职权’的帽子,而并没有将其他什么

‘罪名’强加给自己,这倒是让柳雪梅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今天在过来的时候,其实最怕的就是省纪委会调查她经济问题,虽然这些年她这些年并没有收取过什么大笔的贿赂,但是也曾因为人情关系而开过几回口子,要是真查下来的话,虽然钱不多,但也足够定性为贪污收回了。不过让柳雪梅感到庆幸的是,好在对方像是有些急功近利,一个劲儿给自己扣上‘滥用职权’的帽子,在这方面,她自认为还是能够经得住考验和调查的,就见她不屑一顾的笑了笑,反问他说道:“张书记,你一口一个滥用职权的,我想问一下你,在咱们省纪委的制度中,滥用职权这个词的意思具体是怎么解释的?我有点不太明白。”其实打击对手给自己扣上了‘滥用职权’这个罪名,倒是让柳雪梅突然有了信心,因为‘滥用职权’这个词语就看怎么解释了,而对于法律硕士毕业的她来说,对于这个词语的含义再了解不过了。

柳雪梅这个问题一下子就将纪委副书记张虎林给难住了,张虎林虽然贵为纪委副书记,‘滥用职权’这个词语在省纪委工作也很常见,但是真要让张虎林来解释这个词语的含义,一下子就将这老同志给难住了,因为张虎林并不是‘科班’出身,这些占据省级单位重要位置的老家伙,差不多都是在各个部门任职,经过大半辈子的摸爬滚打才混上来的,业务水平差强人意。

就在张虎林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词语的时候,柳雪梅的手机响了起来,坐在张虎林右边的老张一脸狐假虎威的冲柳雪梅严肃地说道:“柳雪梅同志,现在是省纪委找你谈话,请你把手机关掉。”

柳雪梅不屑一顾的瞥了一眼老张,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着说道:“赵书记的电话,张书记,你看我是接还是不接?”

张虎林一听说是省纪委一把手的电话,自然就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先接赵书记电话吧。”

柳雪梅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温和地说道:“喂,赵书记。”

“我不是昨天让你今天来纪委找我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过来?”电话里赵书记有些生气的质问道。

柳雪梅瞅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张虎林等人,说道:“赵书记,我现在就在省纪委呢。”

“你在纪委?你在哪儿?”赵书记听到柳雪梅的回答,就一头雾水的朝着门口瞅了一眼。

“一大早纪委的同志就从市委把我叫到省纪委来了,现在张副书记正带着两个同志和我谈话呢。”柳雪梅又瞅了一眼面露难色的张虎林,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虎林同志找你谈话?”赵书记听到柳雪梅的回答,心里顿时就不乐意了,这不是抢他这个一把手的风头吗?这让赵书记觉得张虎林这纯粹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都还没和你谈话呢,虎林同志倒是急得不行啊!”

柳雪梅听得出赵书记对张虎林找自己谈话显得很不满,她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语气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一大早张书记就让人把我带到省纪委来了,我还以为是赵书记的安排呢,原来不是啊?”说到这里,柳雪梅用异样的眼神瞥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张虎林。

赵书记转移了话题直接问道:“你现在在虎林同志的办公室还是?”

“好像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反正是在办公楼上,一个很小的房间里。”柳雪梅环顾了一圈,描述了一下自己被约谈的这间房间的环境。

赵书记便知道了,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下轮到张虎林尴尬了,原本狗仗人势的老张也是一脸难看,时不时的向张虎林投去求助的眼神,张虎林接着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顿时强挤出一丝笑容,缓和了语气,笑眯眯地说道:“雪梅同志,咱们纪委只是接到举报信,找你来谈一谈,了解一下情况,也没别的意思,雪梅同志要是自身过硬的话,也不怕咱们省纪委查嘛,你说是不是?”

柳雪梅看到张虎林的态度大变,不冷不热的笑了笑,说道:“张书记,咱们省纪委每年接到的举报信那么多,我就不太明白了,为什么这次非要针对我,找我来谈话呢?”

“雪梅同志啊,你想得太多了,正因为你是市委常委,市委常务副书记,和其他人不一样,省里对你的情况肯定比较重视一点,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张虎林一脸温和的笑着说道,已经提前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了,因为自己未与一把手赵书记沟通,就直接派人将柳雪梅从市委‘请’到了省纪委来,赵书记现在知道了,心里肯定会对他擅做主张有想法的。

“张书记,你刚才一直说有人在举报信上说我滥用职权,大肆提拔干部,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我不到张书记有没有掌握这方面的证据呢?”这下轮到柳雪梅向张虎林发难了。

纪委副书记张虎林略显尴尬的呵呵一笑,说道:“雪梅同志,要是咱们纪委有这方面的证据的话,也就不是以这种友好的方式约你谈话了,咱们今天请你过来,主要就是了解一下情况,具体的问题还要慢慢的调查,你说是不是?”说到这里,张虎林的嘴角掠过一丝阴沉的笑容,在心里暗暗的说道,奶奶滴!老子就不信你没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两声干咳,这间约谈室的门被推开了,赵书记出现在了门口,一脸严肃的朝里面看了看,然后就向副书记张虎林发难:“张书记,雪梅同志的事情比较特殊,我和朱省长与金书记已经沟通过了,雪梅同志的问题要特别对待,你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就直接把雪梅同志叫到这里来谈话了?”

张虎林见赵书记的脸色很难看,连忙解释着说道:“赵书记,就是因为雪梅同志的情况比较特殊,朱省长也给我打过招呼,让我们要抓紧时间调查雪梅同志被举报这件事,早上太急了,也没来得及跟赵书记沟通一下,现在赵书记你来得正好,正好和雪梅同志好好谈一谈,看看赵书记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张虎林说这些话的时候,连带着用省长朱永胜来给赵书记施压。

赵书记冲张虎林问道:“这么说张书记已经跟雪梅同志谈完了?有没有什么问题?”

“举报信上主要举报的是关于雪梅同志滥用职权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暂时还不好定性,得咱们纪委慢慢调查才能得出结论的。”张虎林解释着说道。

说到这里,柳雪梅便冲张虎林问道:“对了,张书记,说到滥用职权了,我想请张书记给我解释一下咱们省纪委是怎么定性滥用职权这个词语的?”

“这……”张书记被柳雪梅这个专业的问题直接给问的有些哑口无言,结结巴巴了起来。

柳雪梅看到张书记半天放不出一个屁那尴尬的样子,‘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看来张书记的业务知识还是有待商榷嘛,我来替张书记解释一下法律上关于‘滥用职权’这个词语的解释:首先第一个,滥用职权有一个犯罪构成一。这个犯罪构成又包括两个方面: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由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致使国家机关的某项具体工作遭到破坏,给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造成严重损害,从而危害了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本罪侵犯的对象可以是公共财产或者公民的人身及其财产。

(二)客观要件

本罪客观方面表现为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滥用职权,是指不法行使职务上的权限的行为,即就形式上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一般职务权限的事项,以不当目的或者以不法方法,实施违反职务行为宗旨的活动。

滥用职权的行为,必须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结果时,才构成犯罪。所谓重大损失,是指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重大物质性损失和非物质性损失。

物质性损失一般是指人身伤亡和公私财物的重大损失,是确认滥用职权犯罪行为的重要依据。

非物质性损失是指严重损害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和声誉等。认定是否重大损失,应根据司法实践和有关规定,对所造成的物质性和非物质性损失的实际情况,并按直接责任人员的职权范围全面分析,以确定应承担责任的大小。

根据l999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施行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的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以上,或者轻伤5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的;

(3)造成有关公司、企业等单位停产、严重亏损、破产的;

(4)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5)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6)徇私舞弊,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

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重大损失结果之间,必须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严重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错综复杂,有直接原因,也有间接原因;有主要原因,也有次要原因;有领导者的责任,也有直接责任人员的过失行为。构成本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则是指滥用职权行为与造成的严重危害结果之间有必然因果联系的行为。否则,一般不构成滥用职权罪,而是属于一般工作上的错误问题的,应由行政主管部门处理。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行为人明知自己滥用职权的行为会发生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从司法实践来看,对危害结果持间接故意的情况比较多见。至于行为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滥用职权,还是为了他人利益滥用职权,则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二、认定

(一)根据本条规定,成立滥用职权罪,首先必须有滥用职权的行为,其次要求行为造成重大损失,对于没有造成重大损失的滥用职权行为,不能认定为滥用职权罪。但另一方面,对作为本罪构成要件的“重大损失”,不能单纯理解为有形的损失,而应包括无形的损失。

(二)本条关于滥用职权罪的规定属于普通法条,此外,本法还规定了其他一些特殊的滥用职权的犯罪即特别法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的行为触犯特别法条时,也可能同时触犯本条的普通法条。在这种情况下,应按照特别法条优于普通法条的原则认定犯罪,即认定为特别法条规定的犯罪,而不认定为本罪。

(三)行为人接受他人的贿赂后又滥用职权给他人谋取利益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则同时触犯本罪与受贿罪。这时,滥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只不过是受贿得以实现的条件,因此,只要能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的行为不再具有独立的意义,对之应以受贿罪从重论处。如果收受的贿烙不大不能构成受贿罪的,则应依本罪治罪,而不能不以犯罪论处,从而轻纵犯罪。

(四)行为人利用职权侵吞、骗取公共财物,从本质上讲亦具有滥用职权的性质,如果因其贪污行为又致使其他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则同时触犯本罪与贪污罪,属想象竞合,对之宜择一重罪以后者等处罚。

听到朱省长和赵书记谈起了这件事儿,市长张德旺的心里不禁有些暗自窃喜,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就不动声色的在一旁听了起来。朱省长作为省府一把手,而自己又是市府一把手,两个人面临同样要与省委和市委一把手政权的局面,同为人民政府的人,一直以来张德旺都是把朱省长看做自己的靠山,两个人表面上是上下级关系,实际上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可以说两个人在权力的争取上,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柳雪梅被举报到省纪委,一旦柳雪梅能被拿下,那么朱永胜和张德旺可以合力将同一派系的人安插在市委主要领导岗位上,这样一来,就能实现各自对权力追求的目标。有句话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样一来,不但张德旺可以对西经市市委市政府形成绝对的权力控制,而对省委金书记就起到了一个釜底抽薪的作用,明白一点说,就是被架空了。试想一下,市委的人一旦成为省长和市长的‘走狗’,那么省委书记这个直接领导的位置就岌岌可危了,在省长和市长的指示下,市委的人故意搞出一些乱子,直接影响到的就是省委书记了。

阅读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