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病情引发的权斗

  • 作者:九霄鸿鹄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7-07-17 09:04:35
  • 字数:31495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在回去的路上,刘海瑞做了最坏的打算,想着一旦市委书记杨天宇无法回到岗位工作,那么自己一定要在背后协助柳雪梅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因为只有柳雪梅当上了市委一把手,以后自己才有好日子过。

回到家里,洗过澡,吃了晚饭,看过河西省天气预报后,刘海瑞就早早上楼回到房间,在电脑前坐下来,在网上查询了一下中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病。搜索结果让他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

中风也叫脑卒中。分为两种类型:缺血性脑卒中和出血性脑卒中。中风是中医学对急性脑血管疾病的统称。它是以猝然昏倒,不省人事,伴发口角歪斜、语言不利而出现半身不遂为主要症状的一类疾病。由于本病发病率高、死亡率高、致残率高、复发率高以及并发症多的特点,所以医学界把它同冠心病、癌症并列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三大疾病之一。预防中风的重要性已经引起国内外医学界的重视,医学家们正从各个方面探索中风的预防措施。

“嗯,吴姐,我明白了。”刘海瑞点了点头。

这天下午和吴敏在咖啡厅里一直聊到了太阳落山,原本刘海瑞想请她吃个晚饭的,但是吴敏临时接了个电话,两人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了。

中风的危险因素:1)高血压,高血压是原因,中风是后果,血压与中风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成正比。高血压会使血管的张力增高,也就是将血管“紧绷”,时间长了,血管壁的弹力纤维就会断裂,引起血管壁的损伤,使血液中的脂质物质容易渗透到血管壁内膜中,这些都会使脑动脉失去弹性,动脉内膜受到损伤,形成动脉硬化、动脉变硬、变脆、管腔变窄。而脑动脉的外膜和中层本身就比身体其他部位动脉的外膜和中层要薄。在脑动脉发生病变的基础上,当病人的血压突然升高,就很容易引起中风。

2)糖尿病(糖尿病食品),糖尿病属于中风疾病的易患因素之一。据国内资料统计,约有20%的脑血管病患者同时患有糖尿病,并且糖尿病患者动脉硬化的发生率较正常人要高5倍,由于糖尿病患者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绝对或相对不足,引起糖、脂肪和蛋白质代谢紊乱,其中以糖代谢紊乱为主。胰岛素不足使葡萄糖转化为脂肪而使葡萄糖的贮存量减少,大量脂肪被分解成甘油三酯和游离脂肪酸,尤以胆固醇增加更为显著,以致造成高脂血症,加速糖尿病患者动脉硬化,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一般来说,糖尿病患者常伴有微血管病变和大动脉硬化两种病变。

刘海瑞被吴姐这么一番点拨,大概也明白了杨书记的良苦用心,心想他肯定也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了他的病情严重,有可能不能再继续担任市委书记,市委市政府那些有着狼子野心的家伙会把争权夺利的战火点燃,这样一来,整个西经市的工作就会乱套。

“杨书记在这个时候了还为市里的大局着想,真的很不容易啊。”刘海瑞不免有些感慨地说道。

“所以说你也不要添乱子,把区里的工作搞好就是对杨书记最大的安慰了。”吴敏劝说着说道。

“中风?”刘海瑞拧着眉头一想,追问道:“中风是不是很严重啊?”

“嗯,重则的话可能全身都会瘫痪的,轻的话会可能会面瘫。”吴敏神色凝重的说道。

“对外面的人说是胃病,其实并不是胃病……”吴敏神秘兮兮地说道。

刘海瑞随即一脸纳闷地问道:“那是什么病啊?”

吴敏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有点神秘兮兮地朝四下看了看,然后小声对刘海瑞说道:“对了,姐听到了一个消息……”

看到吴敏那神秘的样子,还不等她接着往下说,刘海瑞就忙问道:“什么消息?”

病情引发的权斗

“中风,我是听市医院的一个医生说的。”吴敏说道。

“啊?”听到中风可能引起的后果,刘海瑞不由得大吃一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杨天宇的政治生命是不是要宣告结束了?即便是轻微中风也会引起面瘫,试想一下,组织上会让一个整天歪着脸、嘴角挂着哈喇子的人当市委一把手吗?就算是杨天宇的工作能力还在,可是形象上出现了大问题,组织上也会重新考虑市委书记人选的。

吴敏说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杨书记病情加重我也是听说的,现在没有几个人知道,杨书记那边肯定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医院那边也做了保密工作,你肯定也明白杨书记对自己的病情保密有什么用意吧。你这样贸然的去看望杨书记,万一暴露了杨书记的病情,不但张市长会更加反感你,而且市委市政府的人一旦都知道了杨书记病情严重,肯定会乱套的,这个事情姐只是给你说一声,你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暂时干好自己手头的工作就行了,别关心这些事了,说不定杨书记还会康复呢。”

想到这里,刘海瑞不免就替杨天宇担心了起来,当然,他更担心的是一旦杨天宇的病情不能够完全恢复,落下了什么后遗症,那市委书记换人就是迟早的事情了,一旦市委书记换掉,肯定会在市委市政府内部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不单单柳雪梅和张德旺之前争斗会更加激烈,而且这两个人谁能够坐上市委一把手的交椅,都将会对自己的仕途产生影响。当然,如果柳雪梅能够当上市委书记,对他产生的是有利影响,但如果张德旺战胜了柳雪梅坐上市委一把手的交椅,那么对他的影响将会很不利。

“吴姐,那我们是不是要去看一下杨书记啊?”刘海瑞征求吴敏的意见,他觉得自己有今天,杨天宇虽然没有帮上太多的忙,但是一直很器重和赏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和杨美霞之间的感情纠纷而利用手里的权力来打击报复他,就凭这一点,刘海瑞觉得他也应该去探望一下杨天宇。

“姐听说杨书记的病情有点严重,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回到岗位上了。”吴敏说道。

听到吴姐说市委书记杨天宇的病情加重,刘海瑞不由得眉头一皱,接着追问道:“杨书记不是胃病吗?胃病能有多严重啊?”

3)高血脂,血脂是人体中一种重要的物质,有许多非常重要的功能,但是不能超过一定的范围。如果血脂过多,容易造成“血稠”,在血管壁上沉积,逐渐形成小斑块(就是我们常说的“动脉粥样硬化”)这些“斑块”增多、增大,逐渐堵塞血管,使血流变慢,严重时血流被中断。这种情况发生在脑,就会出现缺血性中风。

4)肥胖体态,临床观察发现,肥胖者与一般人比较,发生中风的机会要高40%。为什么胖人容易发生中风呢?国医康护院专家称,这与肥胖者内分泌和代谢功能的紊乱,血中胆固醇、甘油三酯增高,高密度脂蛋白降低等因素有关。此外,胖人还常伴有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疾病,这些都是中风的危险因素。

5)吸烟,烟草中含有大量的尼古丁,尼古丁可使人的体重下降、食欲减轻,但同时又有胰岛素抵抗和皮质醇增加,这些都是导致血糖和血压升高的因素,最终形成以上原因导致中风。

6)坐位生活方式

7)口服避孕药

8)tia,tia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

9)父母卒中史

后遗症:脑中风病临床最主要的表现,是神志障碍和运动、感觉以及语言障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除神志清醒外,其余症状依然会不同程度地存在。这些症状,称为后遗症。后遗症的轻重,因病人的体质和并发症而异。常见的后遗症如下:

1.麻木

患侧肢体,尤其是肢体的末端、如手指或脚趾、或偏瘫侧的面颊部皮肤有蚁爬感觉,或有针刺感,或表现为刺激反应迟钝。麻木常与天气变化有关,天气急剧转变、潮湿闷热,或下雨前后,天气寒冷等情况下,麻木感觉尤其明显。

2.嘴歪眼斜。一侧眼袋以下的面肌瘫痪。表现为鼻唇沟变浅,口角下垂,露齿。鼓颊和吹哨时,口角歪向健侧,流口水,说话时更为明显。

3.中枢性瘫痪。中枢性瘫痪又称上运动神经元性瘫痪,或称痉挛性瘫痪、硬瘫。是由于大脑皮层运动区椎体细胞及其发出的神经纤维——锥体束受损而产生。由于上运动神经元受损,失去了对下运动神经元的抑制调控作用,使脊髓的反射功能“释放”,产生随意运动减弱或消失,临床上主要表现为肌张力增高,腱反射亢进,出现病理反射,呈痉挛性瘫痪。

4.周围性瘫痪。周围性瘫痪又称下运动神经元性瘫痪,或称弛缓性瘫痪、软瘫。是因脊髓前角细胞及脑干运动神经核,及其发出的神经纤维——脊骸前根、脊神经、颅神经受损害产生的瘫痪。由于下运动神经元受损,使其所支配的肌肉得不到应有的冲动兴奋,临床上表现为肌张力降低,反射减弱或消失,伴肌肉萎缩,但无病理反射。

看着电脑上关于中风的相关搜索结果,尤其是看到有可能并发的四种类型的后遗症,让刘海瑞心里替杨天宇极为担心,因为这四种后遗症,除了第一种稍微轻微一些,其他三种都是可以终结他政治生涯的。

刘海瑞很想去医院里看望一下杨天宇,但是吴敏今天下午说了那么多,他也意识到在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去打破这个秘密,而是要帮杨天宇保守这个秘密,稳定住暂时还算处于平衡状态中的市级官场。就像吴姐说的,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好区里的工作,尤其是防汛工作,不能让张德旺那老东西抓到了自己的把柄能够名正言顺把自己做掉。

第二天一早到了单位,刘海瑞发现这天的天气有些阴沉,眼下区里的防汛加固工作不能再等了,在给防汛办主任孟建波打了个电话,得知河堤加固工程虽然在进行,但是由于区里的防汛资金不到位,施工队伍的进度很慢后,刘海瑞一方面要求冯建波先稳住施工队伍的情绪,让他们继续展开存在安全隐患的堤段加固工作,一方面立即给市财政局王局长打去了电话。

“喂,王局长你好,我是浐灞区的刘海瑞。”电话一拨通,刘海瑞就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将姿态摆到了最低。

“噢,是浐灞区的刘海瑞刘书记啊?”王局长听见是刘海瑞,也客气的笑了笑,“刘书记有什么事儿吗?”王局长这句话就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了,因为在防汛资金的问题上,市长张德旺已经提前给他打过招呼了,张德旺将这个问题推给了王局长,同时做了暗示。

“王局长,是这样的,上次我找张市长申请防汛资金,张市长让我和你联系,他应该给你打过招呼了吧?”刘海瑞低声下气地笑着说道。

“噢,张市长是说过这个事儿。”王局长呵呵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这个防汛资金啊,咱们市财政局这边也没有个具体的数目,至于怎么拨付,现在咱们财政局这边还没个眉目啊。”

刘海瑞低三下四的笑着说道:“王局长,昨天咱们不都开会了吗?市里对防汛工作很重视,眼下我们区里的防汛工作任务很重,面临很大的困难和压力,咱们市财政局无比要帮区里解决了防汛资金的缺口,度过这个难关啊,这件事还麻烦王局长了。”

“刘书记你客气了,危难之际,咱们都是一家人嘛,市财政局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不过具体的防汛资金拨付啊,还是要走一套程序的,我看这样吧,这两天等我哪天有空了,去你们区里看一看具体情况,咱们再详细的谈一谈这个事儿,你看怎么样?”王局长打了一个马虎眼,既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

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刘海瑞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讪讪的笑了笑,说道:“那行,等王局长有空来区里看看,我们再联系。”

“那好,刘书记,就先这样了啊,我这边还有个会议,就先不和你说了。”王局长显然是不想和刘海瑞继续谈这个事情了。

“那行,王局长,再见啊。”刘海瑞毕恭毕敬地说着话,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省。

妈了个巴子!牛逼什么呀!老子也就是现在用得着你才给你点头哈腰摧眉折腰的!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刘海瑞一边将手机放下来,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了一句。抬头看到窗外的天色很阴沉,这让刘海瑞心里不免又不安了起来,随即叫上美女秘书董洁,直接前往安全隐患最严重的黑河镇,想去现场看看黑河水库目前的具体情况,这几天一直都是听孟建波的话,对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还是有些不放心。

四十分钟后,刘海瑞将车开到了黑河镇,在黑河镇委万书记,亲镇长等人的陪同下,刘海瑞登上了黑河水库大堤,现场指导防洪工作。

刘海瑞的脚下就是防洪大堤,他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周围的设施,并且用脚跺了下脚下大堤混凝土路面,然后冲万书记说道:“万书记,今年的防洪形势非常严峻,昨天张市长专门还召集市里相关部门和各区的领导去市里开了个会,而且朱省长也出席了会议,着重讲的就是咱们市里今天的防汛工作,重要性我就不多讲了,我们研究点实际的,咱们这个黑河水库的防洪大堤,效果怎么啊?能够抵抗几级洪水?”

听到刘海瑞问起了这么敏感的问题,万书记当即是面露难色,他犹豫了下,说道:“刘书记,您是想听实话啊?还是假话啊?”

刘海瑞看着万书记那个为难的样子,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当然是真话了啊!难道万书记还想给我说假话不成?”

万书记连忙摇摇头,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的神色,接着神色凝重地说道:“那我就给刘书记讲真话,老实说,对于这个黑河水库大堤的坚固程度,我也没有多少把握,它已经修了很多年了,虽然说,在这个期间,区里也曾经对它进行几次大的翻修,但是,都没有触及到核心,何况十五年前,它还曾经决口过,淹没了上万顷的良田啊!上次暴雨过后,我们镇里还曾经因为这个大堤,召开过专门的论证会议,会议上,各位水利专家和学者都发表了意见,论证了大堤的坚固程度,我们镇里也是虚心的听取了专家们的建议,要马上对这个大堤再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整修和加固,对河道也要治理,防患于未然。”

刘海瑞听后,点头表示认可,防洪大堤的坚固程度,直接关乎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马虎不得,一定要保证大堤是坚固的,随即他说道:“那就马上对黑河水库堤坝进行加固维修。”

见刘海瑞拍板了,万书记就说出了一个实际问题,他一脸为难地说道:“如果把这个黑河水库大堤修建成可抵抗百年一遇的洪水的话,这个造价是不低的,单靠我们镇财政,是支撑不起的,区里必须要帮助我们,要多拨付抗洪资金给我们镇里才行啊,没有区里和市里的支持,单凭我们一个小小的黑河镇,真的是很难做到。为此,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会耽误了很多事。”

钱钱钱!他妈的又是钱!刘海瑞在心里暗暗的郁闷着,但还是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整修水利设施,尤其是防洪设施,这个资金是值得投的,你们黑河镇上报争取的资金是多少啊?”

万书记如实地说道:“为了修建成百年大堤,经过专家学者论证,我们黑河镇境内的河段最弯曲,也最长,危险地段也最经过预算,整修资金大约应该在一个亿左右,我们镇里能筹措到的资金也就两千万,剩余的八千万,还是仰仗着上级拨和财政支持,这么大的一个民心工程,没有上级的财力支持,我们黑河镇这么巴掌大一点小地方,凭借镇里一年那点财政收入,那是根本办不到的。”

八千万?这对区里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区里的财政资金大部分用在了民生工程和城区市政工程上,已经亏空很严重了,这么大一笔钱,区里肯定是拿不出来了,刘海瑞皱了皱眉头,接着问道:“那你们黑河镇把这个报告打上来了没有?”

万书记点了点头说道:“上次暴雨过后,镇里开完会后就把请拨报告报上去了,只是……区里迟迟没有批下来,资金也没有落实到位啊,导致我们的大堤只是修建了一段,全部整修的话资金不足,而且天气预报上说过段时间还会有一场大范围的强降雨,就算大坝不重新修建,但这个加固工程必须要做,要不然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啊,刘书记您看?”

虽然资金缺口很大,但是防汛工作迫在眉睫,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要出大事儿了,刘海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道:“这样吧,我给市财政局打个招呼,让他们把资金尽快的拨付下来,趁着我们河西省的真正汛期还没有来到,马上把这笔资金用以防洪大堤上。”

“那真是太好了。”见区委书记刘海瑞要亲自来解决防汛资金,万书记高兴地说道,“如果上面把这笔资金拨付下来,除去修建大堤以外,我们还是可以做很多工作的,比如这个深挖河道,拓宽面积,疏通支流河道,保证泄洪口畅通,加固城区防洪设施网,绝对能够有效的降低洪水对我们的伤害。”

在黑河镇视察了一上午,查看了黑河大坝的安全情况,刘海瑞就带着董洁赶回到了城区。在回去的路上,刘海瑞将车交给董洁来开,自己则是再一次给市财政局王局长打去了电话。

“刘书记,有事儿吗?”王局长接通了电话客气地问道。

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低声下气地说道:“王局长,还就是我早上给你打电话说的那事儿,我上午去黑河水库看了一下,和黑河镇的领导了解了一下情况,黑河水库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区里的防汛工作是迫在眉睫啊,防汛资金的问题必须及时解决啊,王局长,你看中午有空的话,来区里看看,我请你吃饭。”

刘海瑞一上午打了两个电话过来,王局长虽然受张德旺的指示,在这件事上采取了‘拖’字诀,但表面上还是不想得罪这个神通广大的年轻人,于是就勉为其难地说道:“那……那好吧,既然刘书记那边这么急,我一会过去吧,咱们见面了再详谈,我先挂了啊。”

“那行,王局长,我等你啊。”刘海瑞客气的笑了笑。

挂了电话后,刘海瑞就提前给市委招待所的地下情人钟颖打去了电话,让她提前准备一桌饭。

等刘海瑞和董洁来到区委招待所的时候,钟颖迎上来说饭已经准备好了,在区委招待所的贵宾厅里。刘海瑞和董洁到了包间里,就看到一桌丰盛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两人在包间里坐下来,就等着王局长大驾光临。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还不见王局长过来,刘海瑞就让董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之所以让董洁打电话过去,是因为他对这些当官的老男人实在太了解了,往往有时候女人办事儿要比男人更有优势。

董洁有些不乐意的接过刘海瑞已经拨出去号码的手机,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刘海瑞只听见董洁在和王局长打了声招呼后,就一个劲儿的“嗯……好的……嗯……王局长再见啊。”

等董洁一挂断电话,刘海瑞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王局长到哪儿了?”

董洁一边将手机递给他,一边皱着眉头摇摇头说道:“还没有到,王局长说他临时有点事去省财政厅了,现在不能马上过来,让咱们先吃吧。”

听到董洁这么说,刘海瑞的心里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这个王局长是不是故意找借口不来呢?大中午的去财政厅有什么事儿?人家省财政厅的领导中午难道不休息?这样想着,刘海瑞的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如果要是在王局长这边有了困难,防汛资金拨不下来,那可不是小事儿啊。

看着刘海瑞眉头紧锁,神色凝重的样子,董洁请示他说道:“要不要我再打个电话请一下他?”

刘海瑞沉吟了下,摆摆手说:“算了吧,咱们还是先吃吧,等我这两天去市里找他算了,吃吧吃吧。”说着话,刘海瑞抄起筷子就吃起了菜,这跑了一上午肚子也饿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董洁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也就抄起了快子给刘海瑞往碟子里夹了菜,然后自个儿吃了起来,董洁给刘海瑞夹菜的这个举动,偏偏被从门口经过的钟颖看在了眼里,心里顿时就产生了一股浓浓的醋意。

吃过饭后,刘海瑞又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区委,在办公室里坐下来,琢磨了一会儿防汛资金的问题,还是厚着脸皮给王局长打去了电话。

这个时候王局长正在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市长张德旺交代的事情,见刘海瑞又打来的电话,他也很为难,一面是市长,一面是省委书记的女婿、一个神通广大的年轻人,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接通了电话,笑呵呵地说道:“喂,刘书记啊。”

“喂!王局长,没打扰您午休吧?”电话这么长时间才接通,刘海瑞生怕打扰了王局长的午休,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必须放低姿态处处为人家着想才行。

“没有,没有,刘书记啊,哎呀,中午真是不好意思啊,本来说去区里的,刚一上车,省财政厅的马副厅长打电话找我过去谈点工作上的事情,这一耽搁两耽搁的,也没来得及给你说一声,一直就忙到了现在,这不,我刚回到办公室里来坐下来。”王局长主动向刘海瑞就中午放鸽子的事情道了个歉,毕竟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表面工作该做的时候还是要做一下的。

刘海瑞笑着说道:“王局长看你说的,你那不是有事儿嘛,那啥,下午王局长要是有空的话,我想亲自去财政局拜访一下王局长,王局长你看?”

王局长听到刘海瑞说下午要过来,中午放了鸽子,下午要是再推辞的话,难免会让那小子反感的,这样想着,王局长有些勉为其难地说道:“哎呀,下午啊?下午……那行,刘书记你要是不忙的话那就过来吧。”

刘海瑞见王局长答应了下来,笑呵呵地说道:“那行,我一会儿就亲自去市财政局拜访王局长。”

和王局长打完电话,刘海瑞从区财政上拿了两万块钱现金装进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里,揣上这没信封,就又单枪匹马风风火火的开车朝着市里驶去了。

王局长在接完刘海瑞的电话后,就有点犯难了,这下答应了下午见刘海瑞,不用他多想,就知道刘海瑞找他是什么事儿,还不就是防汛资金的事情。在这件事上王局长还真有点犹豫不决,毕竟在他看来,刘海瑞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他的另一个身份可是省委书记的女婿,要是自己在防汛资金上有意刁难的话,让他去在金书记面前说两句自己的坏话,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的。可是市长张德旺那边又是那种态度,这让王局长感到很为难。

坐在办公室里绞尽脑汁琢磨了一会儿,王局长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来否决区里的防汛资金申请,干脆就趁着刘海瑞来区里之前,急匆匆起身去了市政府找市长张德旺,向他取经,看看张市长怎么说。他作为财政局局长,可不想掺合进张市长与别人的矛盾之中。在官场沉浮这么多年,王局长早就参透了‘明哲保身’这四字真理了。

王局长急急可可的来到了市政府一号办公楼上,这个时候还不到下午上班时间,七月的天气很热,办公楼上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动静,从一楼来到三楼市长张德旺的办公室时一个人也没见到。

见到这么安静的环境,王局长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去找张德旺,怕会打扰到他的午休。犹豫不决地顶着一头大汗来到张德旺的办公室门口,正当王局长刚要伸手敲门的时候,然后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张德旺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虽然这声音很轻微,但在空无一人的办公楼还是听起来很清晰,而且这声音是一个女人发出的,更为要命的是,那是种让人一听就能肾上腺激素飙升的悠长吟声,只有女人那个的时候才能发出这种低沉而又悠长的声音。

听到这让人忍不住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奇怪女声,王局长伸出去的手立即悬在了半空,旋即赶紧垂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句不得不让人胡思乱想的女人叫声:“噢……张市长……您轻点……好疼……”

张市长又在办公室里搞女人?听到女人那压抑着的叫声,站在门口的王局长不由得在脑袋里反问了自己一句,想到自己差点打扰了张市长的好事,就惊出了一声冷汗,随即就正准备转身离去,可是紧接着从办公室里传来了女人的一声娇吟,将王局长硬生生的拉了回来,让他一时间有点挪不开脚步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干脆就趁着这个时候走廊里没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外面偷偷听起了里面的动静,一边听,一边一张老脸上绽开了乐呵的笑容。

这个时候,张德旺正将秘书处的一个小秘书叫到办公室‘谈工作’,这老家伙,但凡是市政府里稍有姿色的女人,几乎都没能逃过他的魔掌,这个小秘书也不例外,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张德旺以谈工作的名义在大中午叫到办公室里来供自己享乐,而市府里这些女人,一旦被张德旺看上,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反倒都会觉得这是她们的荣幸,因为只有被张德旺看上,被他恩宠,她们的政治生命才能得到升华,才会在短时间内被提拔上去。

这个时候,在办公室里,张德旺正用自己那张肥厚的大嘴粗暴地亲一个年轻姑娘柔嫩的唇瓣,在她红润的樱桃小嘴和白皙的脖子上来回的啃着,与此同时两只大手隔着她单薄的职业套装在胸前那两只大白兔上揉搓着,由于手上的力道太大,弄得小姑娘一个劲儿的皱着眉头喊疼。

张德旺一边在她白嫩的脖子上啃着,一边猛地将她的t恤衫往上一撸,撸到了她的胸部以上脖子以下。

顿时,黑色的花边罩罩和半个雪白丰盈的软球就展现了出来,张德旺淫荡的笑了笑,又一把扯下了她那镶有蕾丝花边的黑色罩罩,随即两个又大又白的饱满便弹了出来,紧接着张德旺一口就朝着其中一个白面大馒头上的**小葡萄含了上去……

“哎呀,张市长,你轻点,你咬痛我了……”小秘书皱着一双柳眉,一脸痛苦的叫了起来。

“哦”张市长嘿嘿的笑了笑,不再那么粗暴了,而是采取了温柔的‘报复’,动作变得温柔了一些,随着他的手口并用,小秘书经不住那种绵绵的刺激,开始呻吟了起来,两只小手也情不自禁的抱着抱住了张德旺埋在她胸前的脑袋,在他的头上和脖子上来往揉摸着,随着老东西的脑袋在她胸前两座**上的来回扭动,不由自主的扭动着那软绵绵的娇躯,很快被张德旺剥落的凌乱不堪的上身就变得滚烫,呼吸也又浅浅的急促变得粗重起来,一双柳眉紧蹙,漂亮的小脸蛋上罩上了一层如火的红晕,那表情看上去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享受。

张德旺的嘴巴含着这深谙潜规则之道的小妞儿胸前的一只大白兔,另一只用手把玩着,腾出了一只手悄无声息的伸进了小妞儿的裤子里,粗鲁的直接伸到了女孩的腿心处,用力一摸,就摸出了一手**的液体。

感觉到手上全是黏糊糊的液体,张德旺掏出手一看,不由得一阵愕然,在心里暗暗的骂了句!妈的!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

原来张德旺的手上此时沾上的并不是女人的爱液,竟然是一手黏糊糊血迹,张德旺最怕的就是见到女人的这个,看着满手浓稠的血液,不由得心里一阵恶心。明明美色当前,他却不能享用,这让他觉得郁闷极了。

正来了感觉的小秘书突然感觉不到了张德旺的动静,睁开大眼睛一看,就见张德旺正皱着眉头闷闷不乐的发呆,接着她好奇的往他的手上一看,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呀!我那个来了。”

张德旺顿时一脸郁闷地看着她,用责备的语气说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是明天的,没想到今天就来了,又提前了。”小秘书见张德旺那郁闷的样子,小声解释了一句。

看来,有句话说的对,女人的例假就像火车,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提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晚点。

“哎!真是的,这下好了,没戏唱了!”张德旺极为郁闷地皱了皱眉头,转身冲进了休息室里的卫生间里去洗手,看到这满手的血,还散发着那种血腥的气息,这让他觉得真是恶心,甚至觉得有些倒霉,因为民间有一种说法,女人的例假是一种很晦气的东西,谁沾上谁倒霉。按理说女人例假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小心沾上了也没什么,但是这些官职越大的领导,反而越相信这些迷信之类的说法,这是官场中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往往那些开会时把‘科学发展观’一直挂在嘴上的领导,暗地里其实是最相信迷人的一类人。

让张市长倒了胃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小秘书在外面整理好被张德旺剥落的凌乱的衣衫,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里面去,看到张德旺正在拼命的在手上打肥皂洗手,红着小脸,娇声娇气地说道:“张市长,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张德旺扭头一看,见小姑娘的脸上写满了歉意,随即皱着眉头心灰意冷的摇摇头说道:“算了,这事也不能怪你,你不用自责。”

小妞儿见张德旺没有生气,随即用那种很暧昧的眼神朝着他的裆部看去,张德旺见状,也低头朝那里看去,不争气的东西,竟然把裤子都顶得老高,奶奶的,这家伙天生就是个造反派,明知不可以,可它偏偏还要坚持自己的主义,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小秘书善解人意地眨着那双大眼睛看着张德旺,娇声娇气地问道:“张市长,您是不是很难受呀?”

张德旺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没事,让他去,他就这德性。”

小秘书吞了一口口水,红着脸提议道:“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家伙听到这小妞儿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好奇地问道:“你帮我,怎么帮?”

小秘书一双大眼睛柔情百媚地看着张德旺,然后害羞地朝着他面前走了过来,紧接着就将身子蹲了下来,小手试探性触摸张德旺裤裆里那个昂头挺胸的家伙,仰起头来冲张德旺羞羞答答的笑了笑。

张德旺见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小妞儿的举动,心里顿时恍然大悟,紧接着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干脆就双手叉腰站在那里,将主动权交给了这个善解人意的小秘书。

见张市长像是明白了她的想法,并且默许了她的想法,于是小秘书试探性的抚摸变成了果断,她果断地将手放在那硬邦邦的家伙上面,小手儿轻轻地滑动,动作慢慢提速……

“噢嘶……”触手之间那种奇妙的感觉令张德旺忍不住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沙哑的闷哼。

随即,小秘书解开了张德旺的皮带,慢慢的将他的裤子落下来,用手弄了点水将张德旺那黑乎乎的家伙洗了一下,然后那张红润无比的小嘴儿就缓缓凑了过去……随之休息室里想起了一阵阵‘吧唧吧唧’的奇妙声响。

还别说,看着小秘书跪在地上用嘴巴为自己服务时那种表情和神态,张德旺感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成就感,不一会儿,就来了感觉,小秘书能感觉到张德旺快要坚持不住了,随即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并且还从鼻孔和唇角发出了‘嗯……哼……嗯嗯……’那种呜呜咽咽但却很**心弦的声音。

“啊……”不一会儿,张德旺突然感到头皮一麻,浑身肌肉紧绷,宝贝难以控制的在小秘书的嘴巴里突突的猛烈跳动了十几下,他忍不住咬紧牙关闷哼一声,一股滚烫的液体就直接喷进了小秘书小巧的嘴巴里。

一直等张德旺的宝贝跳动停止后,小秘书才缓缓的将嘴巴从他男人的原野上挪开她的嘴里和嘴角都沾上了浓浓的白色,明知很腥,还是用手指沾了点放在鼻子底下闻,然后娇声娇气地说道:“好腥啊!”

看着小秘书嘴角沾满了自己的万子千孙,那种淫dang的样子简直能让张德旺能疯掉,只见他忍不住直接就抱着她的脑袋再次按在了自己的宝贝上,用宝贝在她那俏丽的脸蛋上用力的蹭了蹭。

小秘书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个大花脸,翻了个白眼撒娇说道:“张市长,人家刚刚才洗过脸的,你又给弄脏了。”

张德旺看着她一副大花脸,嘿嘿的笑道:“没事,洗面奶免费送给您,滋补美容还能抗衰老。”

小秘书娇叱道,“去你的,过几天,我让你尝尝我的甘露。”

……

一直躲在外面偷听着市长办公室里动静的王局长,听着张德旺与小秘书越来越露骨的对话,不由得将右手摁向了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撑起帐篷的胯下。

“王局长啊,你来找张市长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给王局长打招呼。

王局长连忙惊慌失措的回过神去,就见是张市长的秘书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王局长,你怎么不进去啊?”

“张市长在……在吗?”王局长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问道。

“在啊。”秘书笑着点了点头,就替他敲了敲张德旺的办公室门。

“谁呀!”正在和小秘书在办公室里**的张德旺,突然听到敲门声,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喊了一嗓子。

“张市长,财政局王局长找您。”外面传来了秘书的回答。

张德旺皱了皱眉头,说道:“让王局长进来吧。”说着话,给小秘书使了个眼色,就见小秘书赶紧心领神会的点点头,鬼鬼祟祟的钻进了休息室里去,轻手轻脚的比上门。

张德旺刚回到老板椅前坐下来,办公室的门轻轻被推开,王局长满脸堆笑的走了进来,“张市长,没打扰您午休吧?”王局长一边笑眯眯的冲张市长打招呼,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朝办公室里扫荡着,很快看到虚掩的休息室门里面一个人影微微动了动。

“老王,这一上班就来找我,有什么呢?”张德旺将身子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指了指沙发,示意王局长坐下来说。

王局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毕恭毕敬的在沙发上坐下,接过秘书送来的水杯,然后直入正题地说道:“张市长,是这样的,就是那个防汛资金的事情,我想咨询一下您的意见。”

“怎么了?刘海瑞找你了?”听到王局长的话,张德旺挑了挑眉头,直接替王局长说完了后面要说的话。

王局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说道:“张市长您说猜对了,他今天给我打了三个电话,中午还非要请我去浐灞区请我吃饭呢,不过我给找借口推辞了。”说到这里,王局长的表情就显得为难了起来,接着说道:“不过在我来张市长您这里之前,他又给我打了个电话,非要下午来财政局找我谈这个事儿,张市长您看我该怎么办啊?”

“我说老王啊,你是个聪明人,你不会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张德旺看到王局长竟然因为这个事儿来找他寻求看法,就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自己昨天已经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王局长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王局长有些勉为其难地‘呵呵’笑了笑,说道:“张市长,您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刘海瑞那年轻人不简单啊,再说现在市里和省里都把防汛工作当成了当前的首要工作来抓,这万一要是因为防汛自己不到位,浐灞区出现了灾情,咱们财政局不是要承担责任吗?我是有点担心这个。”

张德旺这才算是明白了王局长的想法,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神色尴尬的王局长,不冷不热的笑了笑,将话说得更加直白了一些:“我看老王你是怕你要承担责任吧?”

“呵呵,张市长您看我这一辈子了,干到财政局长的位置上也不容易,我这夹在中间有点左右为难啊……”王局长见市长张德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赶紧陪着笑脸解释了起来。

张德旺看到王局长那哈巴狗的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了,忍不住伸手敲了敲办公桌,提高了嗓门问道:“老王,你能有几天,能坐上财政局局长的椅子,你也不想想是谁举荐的你?要不是我,要不是朱省长在上面给你说好话,你能有今天吗?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要用上你了,你反倒是给我大气马虎眼来了?”

王局长见张德旺动怒了,赶紧一脸焦急地解释着说道:“张市长,您……您别生气,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有点怕……”

还没等王局长将自己的顾虑说出口,张德旺就打断了话,瞪着他质问道:“怕?怕什么呢?就怕刘海瑞那小子?怕他报复你?”

王局长勉强的点了点头,结结巴巴地说道:“张市长,主要是现在这防汛工作上面太重视,我就是有点担心万一因为咱们市里财政对防汛资金拨付不到位,万一区里出了事儿,咱们都……都得承担责任,刘海瑞那小子我听说可不好惹……”

张德旺有些无语的皱了皱眉头,叹着气说道:“老王啊,你这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区里出了事儿,那是他们区里防汛工作不到位,昨天开会说什么了?会上已经明确提出了各个区里防汛工作要包干到位,责任到人,区里出了事儿,那就是区里的责任,是他刘海瑞要承担责任的,跟你没直接关系,退一步说,他刘海瑞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为难不了你,你后面还有我这个市长呢,就算是他刘海瑞敢和我叫板,他敢和朱省长叫板吗?朱省长和我一直都很器重你,很赏识你,你以后是奔着省财政厅厅长去的,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张德旺说完话,气呼呼的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王局长也是个明白人,要不是有朱省长和市长张德旺在上面给他说好话,他恐怕一辈子都得压在财政局副职上了,哪还有他的今天。有了市长张德旺的态度,王局长也就有了底气,脊梁就挺的更直了。

“张市长,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深思熟虑了一会儿,王局长主动向张德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张德旺眯着眼睛看着他问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把浐灞区打上来的防汛资金申请给打回去。”王局长一脸谄媚地回答了张德旺的问题。

张德旺见王局长明白了该怎么去做,凝重的神色变得缓和了下来,接着深沉的‘呵呵’一笑,点了点头说道:“老王啊,我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下午刘海瑞过来找你,就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张市长,我明白了。”王局长讪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先过去了,我估计那小子也快到了。”

张德旺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将王局长打发走了,看着王局长离开的背影,想着刘海瑞在防汛资金的问题上将要栽跟头,老脸上洋溢起了一阵阴沉的冷笑。

等王局长从市府回到财政厅,一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就见刘海瑞已经坐在办公室里面了。

“刘书记来了啊。”王局长先是皱了皱眉头,紧接着客气的笑着打了声招呼。

“王局长你好你好。”刘海瑞连忙起身走上前去极为热情的和王局长握了握手。

王局长指了指椅子,客气地说道:“刘书记坐吧。”

等刘海瑞一坐下来,王局长就岔开了话题,就中午没能过去吃饭的事情一个劲儿的向刘海瑞道歉。

“王局长没事儿,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呢。”刘海瑞笑呵呵的坐下来,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一杯茶水。

王局长脸上堆满温和的笑容,明知故问地问道:“刘书记,这么热的天大老远来财政局找我有什么事儿?”

刘海瑞听到老家伙这么问,先是一怔,接着讪笑着说道:“王局长,不瞒你说啊,还是电话里给你说的事儿,防汛资金的问题,区里说已经给咱们市财政局把防汛资金的申请打上来了,现在市里这么重视防汛工作,我们浐灞区的情况比较严峻,这防汛资金短缺,严重影响到防汛工作的正常开展,王局长啊,这个事儿还得多麻烦你啊。”

听到刘海瑞说到了正事儿上,王局长便从桌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也没给刘海瑞发,就自个儿点燃,狠狠的咂了一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了半天,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刘书记啊,防汛资金这个事儿啊,按理说咱们市财政局应该全力支持咱们区里的工作,但是区里打上来的申请数目有点大,八千万啊,可不是小数目,咱们是财政上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这么钱来给你们浐灞区啊,这林碑区、新城区几个区也打了资金申请上来,眼下咱们市财政上的资金压力也很大啊……”

奶奶的,不就是想提高点难度捞点好处吗!对于这些说事儿时总喜欢虽然但是的习惯,在刘海瑞看来已经是官场中求人办事而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看到王局长那张老脸上故意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刘海瑞迟疑了一下,先是走上前去将办公室门关上,接着从皮包里抽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毕恭毕敬的走上前去放在了王局长的办公桌上,做出一副谄媚的样子笑呵呵说道:“王局长,我知道市里的财政资金也很紧张,但区里防汛资金这个事儿王局长您可得帮我们区里尽快解决啊,这是我代表区委区政府给王局长您的一点心意,还请您笑纳。”

王局长看到刘海瑞放在自己面前的牛皮纸信封,虽然他也有些心动,但是在此之前已经去找市长张德旺取经了,这个时候自然是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两袖清风的样子说道:“刘书记,咱们说事儿归说事儿,你这是干什么呢?快收起来吧!”

“王局长,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刘海瑞舔着脸笑眯眯地说道。

见刘海瑞来这一套,王局长接着就假装有些生气地说道:“刘书记,你这可是让我违反规定呢,咱们说事儿归说事儿,违反规定的事情绝对不能做,你还是快点收起来吧。”王局长说着话将牛皮纸信封从桌上拿起来递给了刘海瑞。

“我知道了,吴姐,谢谢你啊!”吴姐专门找自己提醒这些,让刘海瑞的心里很是感动,突然觉得在他所接触的那些女人中,好像还没有给自己使过坏心眼的女人呢,不但没有使过坏心眼,反而在自己遇上什么困难的时候,她们还能出手帮助,这一点让刘海瑞感到很庆幸,不像其他男人,在外面和这么多女人搞在一起,一旦被自己的女人给发现了,不吵破天才怪呢,那还能这么和谐友好的相处呢。不过这可能就是官场中的女人和其他一般女人的不同吧。官场中的女人,毕竟见多识广,身经百战,在这种到处充满了明争暗斗的复杂环境中一路走来,看待任何问题和事情都会非常理性,生活中那些琐碎的事情就不值一提了。

阅读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