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忙中偷乐子

  • 作者:九霄鸿鹄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7-07-17 09:04:36
  • 字数:31497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刘海瑞从市财政局出来,刚坐上车,连车子还没动,就接到了市长张德旺的电话说有事儿找他,他答应着马上就到,但却坐在车上故意磨蹭了一会,才开车去了市政府,来到了张德旺的办公室门口。听见里面张德旺好像是在打电话,在好奇心驱使下,他站在办公室门外等了一会儿,竖起耳朵偷听着张德旺在里面打电话。

“朱省长,你说天宇同志病情加重了?”张德旺惊讶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惊喜,“嗯……朱省长,您放心,这次我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的……嗯嗯……那行……张市长……晚上见……”

听到张德旺的话,刘海瑞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担心,心想难道市委书记杨天宇病重的消息已经被朱省长知道了,现在打电话透露给市长张德旺,那张德旺这老家伙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一定会采取行动来对付柳雪梅的。想到这里,刘海瑞的心里不禁替柳雪梅开始担心起来。

“找我?呵呵,让他尽管来吧。”张德旺这老东西有的是借口,自然不怕刘海瑞来找自己。放下电话,张德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谲的冷笑。

原本想趁着市委书记杨天宇不在岗这段时间,将柳雪梅顺利拿下,但是谁知金书记给省纪委会施压,加上柳雪梅本身并没有多少问题,让她这次顺利脱险,这让市长张德旺不得不改变策略。一棵树的死亡,必然先是从根部坏掉,而柳雪梅作为这棵大树的树冠,要让她坏死,就必须先让这棵树的根须全部死掉,而刘海瑞作为区委书记,就好比是这棵大树的树根,铲除了柳雪梅在基层的根基,那么要拿下她这个市委副书记就指日可待了。眼下省里和市里这么重视防汛工作,这让张德旺看来无疑是一个好机会,现在把浐灞区的防汛工作推到风口浪尖上,但是不给刘海瑞这小子拨付防汛资金,等下次强降雨一来临,一旦浐灞区汛情加重,出现了经济损失和伤亡情况,那么市里就有足够的理由来问责刘海瑞了,到那个时候,就算是金书记,也未必能保住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刘海瑞了。

等张德旺挂了电话,刘海瑞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儿,这才上前去敲门进去,张德旺见来人是刘海瑞,很客气的招呼着他说道:“小刘来了啊,坐吧,小李,给刘书记上茶!”

刘海瑞毕恭毕敬的笑了笑,就在沙上坐了下来,但张德旺这个时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含蓄的动作,却不说话,这让刘海瑞忍不住怀疑这老东西是不是故意给自己耍市长的派头呢?

王局长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那小子刚才还给我塞信封呢,不过被我给推辞了,我说防汛资金的事情需要和咱们市里的领导协商一下统筹安排,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先回去了。”

“好,老王,就这么办,他要是再给你打电话的话,一个字,拖。”张德旺又向王局长传授了一下经验。

“嗯,张市长,我明白,我估摸着那小子要是等不急了,可能会去找您的。”

刘海瑞当然听得出王局长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说白了就是刘书记你没什么事儿了就先回去吧,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也就是这件事儿,那行,我就不耽误王局长工作了,回去等王局长的消息。”

“行,那刘书记你慢走啊,我这手头上还有点事儿,就不送了啊。”王局长看着刘海瑞走出去的背影,站在办公桌前打着招呼,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表情。

“刘书记啊,我知道咱们浐灞区现在继续这笔防汛资金去开展防汛工作,不过啊,这么大一笔钱,我这个财政局长也不敢擅作主张,这个嘛,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跟市里的领导们都协商一下,毕竟现在下面打上来的资金申请有点多,咱们财政局能动用的资金有限,必须要统筹安排、合理规划,照顾到各个方面,刘书记你说是不是?”王局长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又玩起了‘拖字诀’。

这老东西都这么说了,刘海瑞还能说什么呢,这件事上他是有求于人,也只能在迟疑了片刻后,尴尬的笑了笑,勉强的同意了王局长的想法。

“刘书记,这个绝对不行,我是咱们财政局局长,主管财政工作的,你这么做不是明摆着让我干违纪违法的事情吗,使不得,使不得,快点装起来,被人看见了也不好。”王局长的态度很坚决,因为一旦收下了这个信封,就意味着必须答应给区里解决防汛资金,在这个节骨眼上,王局长觉得自己绝不能犯糊涂,要不然张市长那边根本没法交代,到底是几万块钱的人情重要还是自己在财政系统的前途重要,王局长是个明白人。

互相退位了一番后,见王局长的态度实在太坚决了,刘海瑞这才无奈的笑了笑,将信封重新装进了公文包中,然后拍马屁说道:“我记得中央有个领导说了句话叫,打铁还需自身硬,我看王局长素养比钢还硬呢,呵呵……”

无心者,可以阅读书本,但却难觅书中的天地;有心者,可以获取知识,更能享受书中的天堂。,伴你阅读成长。

“那刘书记还有其他什么事儿吗?”王局长见已经搪塞过了这件事,便委婉的闭门谢客了。

等刘海瑞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之后,王局长立马坐下来,赶紧拿起桌上的电话给市长张德旺打去了电话,“喂,张市长。”

“你怎么给他说的?”张德旺饶有兴致的笑了笑问道。

“喂!老王啊,怎么了?”张德旺用一贯温和的语气问道。

“张市长,我刚把刘海瑞那小子打走了。”王局长带着胜利的喜悦回答道。

王局长被刘海瑞这句话恭维的心里一阵受用,笑呵呵地说道:“刘书记啊,我这个是管财政系统的,我总不能知法犯法吧,你说是不是?”

“那倒也是,不过王局长您可别误会了,我也没其他意思,就觉得这事儿有点麻烦王局长,所以才……”刘海瑞尴尬的笑了笑,接着将话转移到正题上,“王局长,那您看防汛资金的事情?”

刘海瑞也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人,自个儿摸出烟来,也不问张德旺抽不抽,自顾自的点了一只,独自在那里吞云吐雾,等着张德旺开口说话。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张德旺这才慢条斯理地呵呵说道:“海瑞同志啊,你你在区里干的时间也不短了,经常也和市政府打交道,肯定对咱们市政府的工作应该也有一定的了解吧,咱们市里的领导都还是很器重你的,觉得你是个有想法有闯劲儿的年轻人,以后肯定也是要来市里工作的,我想听你谈谈对咱们政府工作的看法。”

刘海瑞没想到张德旺找他来竟然是问这个,这让刘海瑞一下子觉得有些不适应了,刘海瑞平时最喜欢接触的人就是那种说话办事雷厉风行的,很反感张德旺这种明明有事儿还非要绕一个大弯子,但人家毕竟是市政府一把手,问起了这个,他当然也得回答了。

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带着一丝不解的表情说道:“张市长怎么突然问我这个,我一直在浐灞区里呆着,对咱们市政府的工作也不是太了解的……”

“没事儿,你就站在你的角度来谈谈你对咱们市政府工作的想法和看法吧,这市里面那些人的想法听多了,我觉得还是需要倾听一下基层领导干部对市政府工作的看法,这才能让咱们市政府清楚的认识到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嘛。”张德旺‘呵呵’的笑了笑,坚持让刘海瑞谈谈对市政府工作的看法。

刘海瑞没办法,也就只能谈了谈自己的看法,当然,当着这老东西的面,无非就是一些歌功颂德的话,肯定了市政府在市长张德旺的带领下,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一番客套话说完,连刘海瑞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其实都是废话,没有依据是有内容的,但在这种环境下,这种话还是最有用的,你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总不能当着人家市长的对市政府的工作指指点点吧。

张德旺好像并没有在意刘海瑞说什么,让刘海瑞谈谈也不过就是一个程序而已,听刘海瑞说完话后,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小刘啊,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西经市的工作氛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本来经济工作应该是由政府来主导的,市委那边只要抓好干部队伍的建设就好了,根本不用对政府的工作进行过多的干预,这样政出多门不乱套才怪呢,咱们西经市也存在这样的情况啊,市政府的工作有时候会受到市委的干扰,没有一个明确的主导部门,工作很难开展啊,就拿我这个市长和咱们的杨书记和柳副书记来说,我们之间在一些工作上也是持有不同意见的,政务工作就应该由市委来抓,而关于经济社会展这方面的工作,其实就应该由咱们市政府一手来主导,现在杨书记身体不好,市委的工作暂时由柳副书记来主持,不过柳副书记毕竟是个女同志,工作沟通上会有诸多不便,你们下面那些关乎经济展上的事情啊,还是要和市府多沟通,听取市府的意见啊。”

刘海瑞虽然知道张德旺这老家伙和市委书记杨天宇以及常务副书记柳雪梅之间不和,但是张德旺这个时候这么无所忌惮的当着他的面流露出了对杨天宇和柳雪梅插手市府工作的不满,还是感到有些吃惊,在杨天宇没住院之前,这些话他是绝对不敢当别人的面说出来的,而现在不仅毫无顾忌的说出来了,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这其中的意味不得不让刘海瑞深思:难道他这是知道杨书记病情加重极有可能不会再担任市委书记这个消息后,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有点得意过头了?还是想通过这件事向自己传达一个讯号?

听着张德旺这番意味深长的话,刘海瑞表面上不动声色,‘呵呵’的笑了笑,不痛不痒地说道:“张市长您说的是,不过政府还是要在市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嘛,市委也要对全是的展进行宏观调控和管理,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

张德旺在刘海瑞的身上碰了一个软钉子,神色微微有些尴尬,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哈哈一笑,说道:“我忘了,小刘是咱们浐灞去区委书记,当然也是这么认为了。”

刘海瑞‘呵呵’一笑,委婉地说道:“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政府要充分挥出政府的职能,不能因为权力上的争夺,使得工作上受到了影响。”

“呵呵,小刘对这个事情的认识还是很深刻的嘛。”张德旺笑了笑,接着话锋一转,问道:“咱们区里的防汛工作现在开展的怎么样了?”

刘海瑞正想找张德旺说这件事儿了,见他主动谈到了防汛工作上,就面露难色地说道:“张市长,我正想给您汇报这个事儿呢,区里的防汛工作现在面临的困难比较大,主要是防汛资金短缺,我也去找王局长谈防汛资金的事情了,王局长说还要跟市里商量一下,张市长,现在我们浐灞区的防汛任务很艰巨,一刻都不能再等了。”

张德旺看着刘海瑞提到防汛资金的事情,神色变得极为焦急不安,就点了点头,不痛不痒地说道:“这个我能理解,但是这个防汛资金的拨付啊,市里的确是要和财政局那边协商一下,统筹安排解决,你们区里那边也先好好想想办法,咱们市里和你们区里共同来解决这个困难。”

刘海瑞貌似已经看出来张德旺这老东西在防汛资金这件事上估计刁难自己,‘呵呵’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谈到这里,两人一时间像是陷入了僵局,又沉默了一会儿,刘海瑞就不冷不热的笑了笑,说道:“张市长,那防汛资金的事情还希望您从大局出,一定要重视一下,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说着话,就起身和张德旺告辞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刘海瑞一路上都在琢磨着张德旺今天找他过去谈的那些话,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找自己询问对市政府工作的看法?又要故意流露出对市委插手市府工作那种不满的情绪呢?回到区委自己的办公室里,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刘海瑞点了一支烟,就靠在椅子上分析起了张德旺那些话里要传达的信息,心想看样子这老东西和杨天宇之间的矛盾不是一般的深,怪不得市委书记杨天宇在离岗住院之前会把市委的工作全面交给柳雪梅接手来主持,看样子柳雪梅是杨天宇用来制约张德旺的一枚棋子,而在这个时候,张德旺敢当着自己的面对市委的工作提出看法,那么说明张德旺在得知了杨天宇病情加重后,已经要下定决心从柳雪梅手中夺权了。

刘海瑞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一边吸烟,一边在脑子里不断的分析着张德旺的话,一般来讲,市长和市委书记不和是官场上比较常见的现象,但是这种不和都是在暗地里的,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安定团结的局面,即使互相不满,也要憋在心里,如果矛盾一旦爆,肯定会有一个人要被调走,甚至是两败俱伤,所以一般情况下谁也不敢冒这个风险,况且张德旺当初还是杨天宇推到市长位置上的,自然在杨天宇在位时,肯定不敢闹翻脸,现在是见杨天宇已经气数已尽,张德旺才敢明目张胆的对市委插手市政府工作表示不满。

不过在刘海瑞看来,矛盾归归矛盾,那是市里领导之间的事情,自己这个小人物在其中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张德旺今天找他说那些话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给自己提个醒,让自己站在他的队伍中去。眼下防汛工作不止是浐灞区的工作重心,也是西经市乃至河西省当前的工作重心,浐灞区现在防汛工作面临这么大的困难,张德旺那老家伙也不敢太过造次,万一出了大事儿,他这个市长也脱不了干系的,所以也就没往心里去,可防汛资金的事情自己不去问,市里那边就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刘海瑞的心里开始着急了起来,不仅这样,而且张德旺还开始插手区里的工作,有时候刘海瑞刚刚做了一个批示,可等到区里送到了张德旺那里,就被被彻底推翻了,搞得市里和区里一些领导都知道市长张德旺对刘海瑞存在不满,市里一些部门也就开始对刘海瑞前来办事儿不那么买账了,所以刘海瑞做的指示也就成了空头支票了。

在浐灞区的防汛资金问题上,刘海瑞在等了一天后依旧不见市里有任何反应,实在耐不住性子,又去市里找了一次张德旺,但这次张德旺的态度却比上次更加模糊了,对他打起了太极拳说道:“小刘啊,这个防汛资金的放不止给你们浐灞区一家,咱们全市有六个区,都给市财政局打了资金申请,市里的财政资金毕竟有限,这就需要一个统筹协调嘛,我知道咱们浐灞区的防汛工作面临的困难比较大,这个我都能理解,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优先给你们浐灞去放,这让别的区怎么想,这里面的东西有谁不明白,小刘啊,这对你的影响可不好啊,咱们市市里一直很器重你,不能因为这个事对你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我要对你的政治生命负责啊!”

老东西的一席话说得刘海瑞哑口无言,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过,心想:反正防汛工作不是说白了也不只是区里的事情,省里的防汛文件上也说了,防汛工作上的困难,政府要尽最大的努力解决,现在区里的防汛资金缺口这么大,报告也打上去了,你张德旺也没有胆子扣着不放,不过就是拖一段时间罢了,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回去给孟建波交代了一下,继续让施工队伍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河堤和黑河水库进行大坝加固维修,钱肯定是少不了的。

回到区委办公室里坐下来,刘海瑞想着张德旺那一席话,心想:你个老小子不想让老子好过,老子也绝不会让你轻易得逞。想到这里,刘海瑞就拿起手机给市委副书记柳雪梅拨去了电话,“喂,柳副书记,没打扰你工作吧?”

“小刘啊,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柳雪梅在工作时间突然接到了刘海瑞的电话,就觉得有些奇怪。

刘海瑞一边起身去关上办公室门,一边说道:“雪梅姐,有点事情我觉得应该向你汇报一下。”

“什么事儿,你说吧?”柳雪梅轻轻笑了笑,隐约能感觉到刘海瑞要说的事情肯定是与自己相关的。

刘海瑞犹豫了一下,说道:“雪梅姐,要不这样吧,我们还是见面说吧?电话里我怕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听到刘海瑞这么说,柳雪梅更加肯定的自己的猜疑,随即答应道:“那行,你要是方便的话来市里吧?”

“我方便,就怕雪梅姐你不方便。”刘海瑞说道,因为他觉得柳雪梅前两天刚被省纪委找去问话了,这个时候会有点不方便。

“呵呵,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儿,那这样吧,我们老地方见吧?”柳雪梅淡淡笑了笑,提议道。

“那行,我这就过去。”刘海瑞答应着就挂了电话,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拿上公文包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下楼开车前往市里了。

半个多小时后,刘海瑞将车停在了一家商务会所门口,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会所门口,柳雪梅从车上走了下来。

刘海瑞先是一阵纳闷,柳雪梅没开车而是坐出租车过来,让他觉得有些好奇,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原有,因为柳雪梅刚被省纪委谈了,现在又是工作时间,柳雪梅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打车过来的。

“雪梅姐。”刘海瑞上前去和柳雪梅打了声招呼。

柳雪梅温柔的笑了笑,说道:“走吧,进去说。”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商务会所里,找了个隐秘的角落坐下来,点了一壶茶,一边喝茶,一边聊了起来。

“说吧,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呢?”柳雪梅端着茶杯抿了一口,抬起那双智慧的大眼睛盯着刘海瑞问道。

刘海瑞看着柳雪梅那兴致盎然的表情,说道:“张市长前天找我谈话了。”

“张市长找你谈话了?”柳雪梅先是一愣,接着笑盈盈地说道:“这个也要向我汇报吗?”

刘海瑞见柳雪梅对自己的话没当回事儿,神色就显得有些焦急,说道:“雪梅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柳雪梅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撩了一把鬓角的丝,依旧是笑盈盈的看着刘海瑞。

“你知道张市长找我谈什么了吗?”刘海瑞所答非所问,而是神秘兮兮地看着柳雪梅,来了一个反问句。

柳雪梅温柔的笑了笑,还是一副很从容的表情说道:“那你说说看,都找你谈什么了?”

“他这次找我谈话的内容让我觉得很奇怪,既不是问区里最近的工作情况,也不是问防汛工作上的事情,而是竟然让我谈谈对市政府工作上的看法……”说到这里刘海瑞停顿了下来,想看看柳雪梅的反应。

“呵呵,或许人家张市长是想听听基层干部对市政府工作上的看法吧。”柳雪梅虽然心里有点波动,但还是很平静的笑了笑。

“雪梅姐,你觉得这正常吗?”刘海瑞看着柳雪梅那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忍不住反问了一句,接着又自问自答地说道:“我觉得这不正常,在我谈了自己的看法后,张市长接下来的话让我觉得很好奇,他流露出的意思是好像对市委插手市政府的工作感到不满,现在市委的工作不是雪梅姐你主持嘛,我就觉得那老家伙的意思好像是对雪梅姐你不满一样。”

刘海瑞将话说得直白了一些,接着仔细的观察着柳雪梅的反应,就见柳雪梅在听完他这句话之后,神色生了微妙的变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深沉了起来,随即轻轻笑了笑,说道:“市政府的工作要在市委的领导下展开,张市长对我不满也是正常的。”说到这里,柳雪梅抬起头看了一眼刘海瑞,接着说道:“小刘,我也就不给拐弯抹角了,我想其实你也看出来了,张市长和不光是和咱们杨书记之间有矛盾,和我之间也是有矛盾的,矛盾积压时间长了,总有爆的时候,现在杨书记把市委的工作交给我来主持,这个矛盾也是该爆的时候了。”

其实柳雪梅说的这个秘密,刘海瑞早就看出来了,他今天来找柳雪梅,真正的目的并不在这里,而是想借助柳雪梅来和张德旺抗衡,让两人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最好是能够激化,一旦矛盾激化,战火引导了工作上,那么到时候肯定会有一个人要被调走,自己再找岳父金书记替柳雪梅说说好话,那么调走的人就极有可能是张德旺了。

这样想着,刘海瑞观察了一下柳雪梅的表情变化,见她脸上虽然挂着一丝微笑,但是眼神有些空洞,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刘海瑞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揣着明白装糊涂地说道:“雪梅姐,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这是张市长和杨书记和你之间的事情,他为什么找我说这些?”

看着刘海瑞那迷糊的样子,柳雪梅淡淡笑了笑,说道:“你还不明白吗?张德旺那是想拉拢你。”

“拉拢我?”刘海瑞傻乎乎的笑了笑,“我一个小人物,我干好我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拉拢干什么呢!”

“呵呵,你可不是小人物,你要是小人物,就没有大人物了。”柳雪梅神秘兮兮的笑了笑,看着刘海瑞一脸纳闷的样子,接着说道:“你后面有金书记,张德旺现在最怕谁?他是市长,现在杨书记住院了不能回来工作,市里他谁也不用怕,省里还有朱省长给他撑腰,他现在最怕的人就是金书记了,他最怕的就是你在金书记跟前说他的不好。”到底是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多年的老江湖,柳雪梅对这件事分析极为透彻。

刘海瑞听着柳雪梅的分析,怔了怔,接着抹了抹鼻子说道:“我跟着党走,又不是跟着他走。”

柳雪梅听到刘海瑞这么说,心里受到了一丝鼓舞,笑着问他:“那你跟姐走吗?”

“那肯定了,雪梅姐你是我的直接领导,要是你和张德旺真的生了矛盾,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刘海瑞趁机向柳雪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这个时候,只有和柳雪梅站在一起,才有可能抗衡张德旺的打击报复。

刘海瑞的表态让刘雪梅感到很欣慰,笑了笑说道:“看来姐没白白对你好啊。”

刘海瑞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皱了皱眉头说道:“雪梅姐,其实还有一件事让我比较头疼。”

“什么事?”柳雪梅好奇地看着他问道。

“就是防汛资金的事儿,现在区里的防汛工作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大坝加固、河堤维修,需要一笔防汛资金,区里已经给市财政局打了报告,王局长那边我找了好几次,但是张市长总是找借口不肯签字,这事儿搞得我头都大了。”刘海瑞说着话,揉着脑袋,一脸郁闷地看着柳雪梅。

柳雪梅很快就看出了这件事的本质,她抿了口茶水,那双睿智的大眼睛看着刘海瑞问道:“你现在该知道张市长为什么不签字了吧?防汛工作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么做是有点过分了。”

“所以我才想给雪梅姐说一下,看看市委能不能想办法给我们区里把防汛资金解决了?下次强降雨快来了,要是防汛资金还不到位,到时候要出大事儿的。”刘海瑞忧心忡忡地看着柳雪梅说道。

柳雪梅看着刘海瑞那神色凝重的样子,对张德旺在这件事上刁难刘海瑞的目的,她是看的很透彻,无非就是想让柳雪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到时候一出事儿,好有借口顺理成章的把刘海瑞给拿下。对柳雪梅自己来说,刘海瑞的政治生命如果被终结了,那么可以说她这个市委常务副书记的根基就不稳了,说白了,防汛资金的事情并不只是刘海瑞一个人的事情,还关系到自己能否继续在市委立足,能否坐稳常务副书记的位子。

想到这里,柳雪梅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说道:“小刘,防汛工作是整个河西省目前的工作重点,既然区里在防汛工作上面临这么大的困难,张市长那边又故意刁难你,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得向杨书记汇报一下。”

“杨书记不是在住院吗?”刘海瑞有些惊讶地看着柳雪梅,接着试探性地说道:“雪梅姐,我听说杨书记的病情好像不太乐观,有这回事儿吗?”

柳雪梅意识到刘海瑞已经听出了杨书记的情况,直直的盯着他看了看,避开了他的话题说道:“这个事情还是给杨书记汇报一下为好,虽然杨书记生病住院,但是一直都在关心着市里的工作,绝对不能因为防汛资金不到位而影响了区里的防汛工作,这样吧,我抽空给杨书记汇报一下这件事,看看他怎么说吧。”

见柳雪梅要替自己‘出头’,刘海瑞一脸感激地说道:“雪梅姐,那我先谢谢你了啊,这个事情要是能解决了,我心里的石头也就落地了。”

有柳雪梅帮助,这件事就好办多了,刘海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忍不住从桌上拿起一支烟,不小心将打火机碰到了地上,弯腰钻进桌子下面去捡的时候,冷不丁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了柳雪梅腿心处那抹雪白,心里不由得哇了一声,他现柳雪梅竟然穿着一条镶有蕾丝花边的镂空小内内,在那薄纱质地的布料下,一片黝黑若隐若现,肥嫩的大腿根部将窄窄的白色带子夹在中间,勾勒出了一个微微的圆润凸起……

盯着柳雪梅腿心处那片让人心神不宁的秘密花园看了好一阵子,刘海瑞才依依不舍的从桌子下钻出来,再次抬起头来看向柳雪梅的时候,表情就显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就连目光也变得有些灼热了起来。

“捡个打火机要这么长时间吗?”柳雪梅看着刘海瑞那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有些炽热,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掠过一丝妩媚的微笑,忍不住问了句。

再次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市委副书记,那完美的鹅蛋脸,深邃睿智而带着一丝风情的目光,知性与性感并存的气质,都让他忍不住心神荡漾了起来,嘿嘿的笑了笑,点了一支烟,笑眯眯地说道:“我看到了一个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柳雪梅眨着大眼睛不解地问道,“在哪儿?”

“在……你身上……”刘海瑞厚颜无耻的笑了笑,说着话,故意侧身歪着脑袋从桌子地下往刘海瑞那边看了看。

柳雪梅看到刘海瑞那奇怪的举动,顿时明白了,只见她美艳的脸蛋上瞬间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立即转移了话题,扯了张纸巾擦了擦脸上浸出的一层香汗,叹着气说道:“好热啊……”

刘海瑞因为内心深处的望欲已经别撩拨,再看眼前的柳雪梅时,就与之前一本正经和她谈正事儿时的感觉产生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眼前的柳雪梅虽然真实年龄已经是四十好几了,但是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岁的模样,皮肤细腻白嫩,脸蛋因为‘春心波动’而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显得白里透红,好不诱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丝质衬衫,最上面两颗纽扣自然的解开,领口开成v字型,里面衬着一件黑色文xiong,那对不安分的柔软被挤压成了一条白皙、深邃的沟壑,下面穿着一条短裙,裙子包的特别紧、特别短,修长的没腿上包裹着一双暗灰色的长袜,脚上套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

刘海瑞目不转睛的盯着柳雪梅看了一会儿,直到与她那锐利的目光撞在一起,才赶紧回过神来,抽了一口烟笑眯眯地说道:“雪梅姐,说实话,这两年还多亏有你帮我,要不然我在区里的工作也不会那么顺利的开展,这次防汛资金的事情还得麻烦你替我向杨书记说一声,让张市长尽快被批下来。”

“那你怎么感谢姐呢?”柳雪梅妖娆的一笑,冲刘海瑞反问道。

刘海瑞愣了一下,幽默地笑道:“那要是雪梅姐不介意的话,我就以身相许呗!”

柳雪梅看到刘海瑞那幽默的样子,嘴角泛起一丝妖媚的笑容,一双睿智的目光中夹杂着迷离的光辉,打趣地说道:“别说以身相许了,你要是真的想感谢姐的话,就把你借给姐用用就行了。”

“呃?”刘海瑞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柳雪梅说出这么一句话,不由得吓了一跳,这种话她竟然都说得出来,随即厚颜无耻的坏笑着说道:“用一用就用一用,雪梅姐又不是没用过。”

“姐跟你开玩笑呢,看你说的,你又不是东西,怎么用呀!”柳雪梅先是一愣,接着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她火热的眸子深处,隐藏着一股女人的贪欲。

“我也开玩笑。”刘海瑞嘿嘿的笑了笑。

柳雪梅冲刘海瑞妖媚一笑,接着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了,就提议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在随便吃点西餐算了?你不急着回家吧?”

“我不急。”刘海瑞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即叫来服务员,两人商量着点了两份牛排,其他几样吃的,柳雪梅又说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喝过酒了,难得在这种地方吃饭,又兴致盎然的点了一瓶洋酒。

不一会儿饭菜就端上了,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瓶洋酒和两只造型漂亮的高脚杯,刘海瑞笑了笑,打开酒瓶,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酒,接着端起酒杯巨向柳雪梅,温和地笑道:“雪梅姐,我们两好像还没单独在一起喝过酒呢,今天算是第一次,我先敬你一杯,祝你越来越漂亮,工作上也是越来越顺心。”

“小刘,跟姐还这么客气干嘛?咱们又不是外人,还敬什么酒呢……”柳雪梅说着话,轻轻抓住了刘海瑞的手腕,还没喝酒面色就已经很红润了,略有一丝‘醉意’的看着刘海瑞,笑眯眯地说道:“我们现在不谈工作,你也别敬我了,咱们两个坐着慢慢喝,时间还早,你也不急着回去……”

刘海瑞感到柳雪梅的玉手软软的,摸在自己手腕处,像是一块软玉,勾得自己的心脏疯狂跳动着,看着她迷离的眼神,那酒精引起的红晕,在她脸颊上蔓延开来,那雪白的天鹅颈涂上娇艳的红潮,一直蔓延到她xiong前沟壑的深处。

“雪梅姐,咱们这是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喝酒,你这两年又帮了我这么多,我敬你一杯也是应该的嘛……”刘海瑞咽了咽口水,笑眯眯的说着,目光一直扫视着她xiong前。

“呃?”柳雪梅秀眉微皱,目光有些迷离的的看着刘海瑞,故作不满的表情,嘟囔道:“小刘,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你大,又是你领导,这坐在一起喝酒,与你之间有代沟啊?”

刘海瑞见柳雪梅像是有些不满的样子,急忙陪着笑脸解释道:“雪梅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起来比我都要年轻,这么年轻漂亮,想必应该是很多男人……人们,心目中的女神……嘿嘿……”

“啧啧……”柳雪梅听着刘海瑞的甜言蜜语,忍不住妩媚的笑了起来,“你这张嘴,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子呢!”

“雪梅姐!我可是实话实说。”刘海瑞见柳雪梅不信,就显得极为认真地说道。说着,刘海瑞端起自己的酒杯,就脖子一扬,一杯酒一饮而尽,顺势再斟满了一杯,笑眯眯的说道:“为为了表示我刚才的话是千真万确,我再自罚一杯。”

“我看你是酒瘾了吧!”柳雪梅见自己一直抓着刘海瑞手腕,这个时候刚好一个服务员经过,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对着他竖起大拇指,醉意浓浓的说道:“小刘,就凭你刚才那句话,以后若是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姐开口,只要姐能解决的,一定会鼎力帮助你。”

“雪梅姐,那我谢谢你啊,防汛资金的事情你还得替我向杨书记汇报一下啊。”刘海瑞趁机又笑眯眯地提了一遍防汛资金的事情。

“嗯,明天吧,明天我抽空去医院看望杨书记的时候给他汇报一下。”柳雪梅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

“雪梅姐,要不明天……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杨书记吧?我也很长时间没见杨书记了……”刘海瑞也表示出了想去看杨书记的想法,自从昨天听吴敏说杨书记的病情加重后,他就想知道杨书记的病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柳雪梅摇摇头轻描淡写地说道:“现在杨书记病情有点不稳,还不方便见其他人,去的人多了反而吵吵闹闹的会影响到杨书记休息,而且现在这个时候你也不方便去,要是被张市长知道你私下去看望杨书记,他那边也会有想法的。”说到这里,柳雪梅向刘海瑞投去了一个深邃的眼神。

刘海瑞是个聪明人,明白柳雪梅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其实也不想让自己扯进上层领导之间的矛盾纠纷中去,他是柳雪梅的根基,张德旺现在动不了柳雪梅,只有从自己这里下手了,要是自己被张德旺除掉了,那么下一个就该轮到柳雪梅了。想到这些,刘海瑞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说道:“雪梅姐,那你替我向杨书记问好。”

两人一边举杯对饮,一边聊着工作,聊着生活,不知不觉,一瓶洋酒就已经见底了。在酒桌上,男人之间可以借酒联络感情,男女之间一样是可以联络感情,而这个时候,在这种私密的环境中,在洋酒那种‘后制人’的作用下,刘海瑞与柳雪梅的关系急剧的变化着。

众所周知,刘海瑞的酒量很大,但是洋酒和白酒不一样,加之刘海瑞很少喝这个玩意儿,两人喝了一瓶洋酒后,也逐渐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而坐在刘海瑞对面沙上的柳雪梅,情况肯定是要比刘海瑞更为严重一些,只见她这个时候已经是满脸红潮、俏脸上挂着浓浓的醉意,一双睿智的眼眸也有些飘忽不定起来,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喝大了的醉态。

看着坐在对面的柳雪梅这个时候醉意朦胧的模样,刘海瑞怕再喝下去又要让自己扛着她出去了,他一个刚刚年方三十的帅小伙,到时候要是扛着一个看上去明显比自己要大一些的熟女从会所里走出去,别人看见肯定会指指点点乱说的,他倒不是怕被会所里那些服务员看见,怕就怕会被官场中的人看见,毕竟柳雪梅是市委常务副书记,多少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因为这样的担心,刘海瑞也不敢再继续叫酒了,就对有些醉意朦胧的柳雪梅说道:“雪梅姐,我们就喝道这里吧?”

柳雪梅冲刘海瑞带着一丝醉意妩媚的笑着点了点头,刘海瑞就赶紧起身去外面结了帐。

再次回到包厢里来,刘海瑞看见柳雪梅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他就走上前去关心地问道:“雪梅姐,你没事吧?需不需要……”话没说完,柳雪梅的身子一倾,整个人倒在一旁刘海瑞的怀里。

刘海瑞顿时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柳雪梅就像是一团软面一样瘫在了自己的怀里,顿时,刘海瑞嗅到一股酒香与醉人的体香,小腹处也情不自禁的升腾起了一团炽热的火热,强忍着那种难耐的冲动,撑着她软软的腰肢与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可……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柳雪梅抬起光滑的手臂搂住了刘海瑞的身子,红润唇瓣就亲吻了上去。

妈呀!这也太主动了吧!刘海瑞在心里暗自窃喜着,被柳雪梅霸道的亲吻着,看着她那漂亮的脸庞,右手不由自主的搭在了她纤细的侧腰上,他觉自己的呼吸有些沉重,一直蠢蠢欲动的心思,此刻在洋酒‘后制人’的催化作用下,已经成了一团一点就着的火种。

“小刘,你是个真正男人……”柳雪梅一边咬着刘海瑞的唇瓣,一边喷着若兰齿香的柔柔地说道。

“呃?”刘海瑞一时间有点不明白柳雪梅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这柳雪梅好歹也是市委常务副书记,就算是两人私底下有过几次亲密接触,关系非同一般,但他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会这么主动,此时,她身上哪里还有一点女领导的气场,完全就是个寂寞、难耐的小妇人。

“小刘……”柳雪梅媚眼如丝的看着刘海瑞,嘴角浮现出勾人的笑容,紧紧搂抱着刘海瑞的身子,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一般,突然,柳雪梅扬起自己的脖子,性感的唇瓣卷住刘海瑞的舌头,热火澎湃的感觉顿时在两人紧紧的拥抱中疯狂燃烧了起来。

“唔……”刘海瑞的嘴巴再次被柳雪梅柔软的唇瓣给堵住了,身子被她紧紧的抱着,只剩下了用鼻子喘气的份儿。

柳雪梅那红润的脸颊上挂着让人心神荡漾的媚态,在她眼中,这个时候刘海瑞就是自己最美味的猎物,自从第一次感受到了刘海瑞的‘强大’后,她的心已经彻底的沦陷了,不可自拔迷上了刘海瑞这个能让她在工作之余享受做女人快乐的小男人。

此刻,柳雪梅轻轻嚼着刘海瑞的舌头,技巧娴熟的让刘海瑞热血直往脑门上冲。

刘海瑞强忍着心里那团烧的他浑身燥热的火焰,看着怀中醉意浓浓的柳雪梅,心想看来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人家女人都这么主动了,他要是不满足一下柳雪梅,那就真是禽兽不如了。

刘海瑞强忍着那躁动的感觉,轻轻将柳雪梅推开一些,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说道:“雪梅姐,我看你是喝多了,要不……我给你找个房间,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柳雪梅虽然是喝的有点多,但心里还是很清醒的,只见她迷离的媚笑着点了点头,对刘海瑞的提议表示了认可。

于是刘海瑞轻轻的扶起柳雪梅面条一样绵软的身子,其实他也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太醉,就是脑袋不做主,脚底下有些打漂,浑身没什么力气……

“姐喝的有点多了,那就麻烦小刘了……”柳雪梅笑眯眯的看着刘海瑞,整个人身子完全贴在了刘海瑞的怀里,那种结实的依靠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渴望的港湾,让她觉得充满了安全感。

“看你说的,你是领导,我是下属,伺候领导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嘛。”刘海瑞笑眯眯地说着,只感觉到xiong前一阵火热,小腹处早已是热血沸腾,看着怀中娇媚惑人的柳雪梅,他还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要保持冷静,其实这个时候刘海瑞的心态很矛盾,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的混小子了,自从婚后每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的内心总是要做一番纠结的挣扎。

“呵呵,照你这么说的话,这可都是保姆的活。”柳雪梅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刘海瑞,那的神态甚是勾人,说着话,的小手在刘海瑞xiong前隔着衣衫轻轻的划着圈,嬉笑的说道:“难道你还想做姐的保姆不成?”

“保姆?男保姆?”刘海瑞听到柳雪梅这番话,身子一震,笑嘿嘿地说道,随着这句话,眼前浮现出一副诱人的场景在脑海里闪烁出。

“那你想不想做姐的男保姆呢?”柳雪梅水嫩的樱唇凑到他耳边,笑嘻嘻的诱惑道:“那你知不知道男保姆除了这些,还会干什么?暖床解渴,你会不?”

“暖床?解渴?”刘海瑞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他没想到柳雪梅竟然会与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这女人有时候疯狂起来,真是比男人有过之而不及啊。

“咯咯咯……”柳雪梅咯咯的笑声像是百灵鸟一般悦耳,一**摧毁着刘海瑞体内的防线,笑眯眯的说道:“想做我的男保姆,那可是要会暖床解渴的……”

“雪梅姐,看来你是醉得不轻啊……”刘海瑞愣了一下,呵呵的笑了笑。看着柳雪梅那诱人的媚态,听着那诱惑的语调,完全像是一只小手,在揉捏着自己的心,不经意间一低头,目光正好瞥见她xiong前那一抹耀眼的白嫩,忍不禁向肚子里咽着口水。

“是我醉了,还是你不好意思?”柳雪梅看见刘海瑞避开自己的,,眼角一抹狡猾的笑意一闪而逝,用纤细的玉指在他刀刻般俊朗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嬉笑着说道:“以前可不见你脸皮像今天这么薄哟……”

“呵呵,雪梅姐,我现在扶你去房间休息一下。”刘海瑞被柳雪梅说的是面红耳赤臊得慌,不过刚喝完酒,一脸红光,根本是看不出来,强行压制着身子欲罢不能的感觉,咽了咽口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柳雪梅微笑的点点头,身子依靠在刘海瑞的肩膀上,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被刘海瑞搀扶着小心翼翼的离开了会所,朝着楼上的商务酒店摇摇晃晃的走去了。

七月正直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由于身上的衣服单薄,柳雪梅的身子就那么软乎乎的紧贴在刘海瑞的身上,让他深深的感觉到了柳雪梅身上那滚烫的温度,准确的说,是她xiong前那两团柔软的热度,柳雪梅的柔软很大很圆,就这么紧紧的贴在自己的手臂上,搞得刘海瑞早已经是心猿意马了,时不时的低头看看怀里这个浑身散着成熟气息的女市委书记,年龄到了这儿,尽管身材曲线玲珑,但还是要比一般小姑娘的身材胖了点,但这种胖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胖,确切的来说应该称为丰满,因为这种体型呈现给男人的完全是一种肥而不腻的感觉。

或许是洋酒的后劲上来了,柳雪梅没有再说话,刘海瑞扶着她走出了会所,可是她身子没什么力气,结果一出会所门,柳雪梅那的身子就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刘海瑞的xiong前,而刘海瑞的手还来不及抽开,就结结实实的与柳雪梅xiong前的两团柔软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那种柔软而富有弹性,同时还带着一点韧性的触感,令刘海瑞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火热,按耐不住的抓了一下,还是挺有弹性的,如果没有戴罩罩的话,会是什么样呢?刘海瑞简直不敢继续往下想了,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来到酒店前台开房。

“先生请问是开房吗?”女服务员一脸温和的笑容,显然对一对男女一起过来开房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嗯,标准间。”刘海瑞微笑的看着女服务员,一手扶着醉意浓浓的柳雪梅,一手从口袋中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很显然,他这轻车熟路的样子,视开房为家常便饭了。

女服务员接过身份证做了登记,微笑着把身份证递过去,顺便把房卡递过来,微笑的说道:“808房间。”

刘海瑞强忍着心里狂热的躁动,微笑着从服务员手里拿过房卡和票,然后扶着柳雪梅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电梯,按了八楼。这个时候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柳雪梅趁其不备,温润的唇瓣再次占有刘海瑞的嘴唇,在电梯摄像头的拍摄下,毫无顾忌的亲吻着。

刘海瑞为了保持平衡,自己的大手只好放在她的腰xiong之间,自然而然的一直抓住她的xiong部,在这个时候,像刘海瑞这样年轻气盛的男人,怎么能经得住一个成熟漂亮又主动的女人的诱惑呢,感受着她那温润而火热的亲吻,刘海瑞现在最想的,就是找个女人好好的泄火。

漫长的电梯,“叮”的一下抵达八楼,刘海瑞这才强忍着将柳雪梅扶正,小心翼翼的扶着她来到了房间门口,从口袋里掏出房卡,抱着柳雪梅进入808号房间,打开了房间的灯,把她身子放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

刘海瑞迟疑了一下,笑眯眯的推辞着说道:“王局长,没事儿的,这个事儿还麻烦你了,这是应该的,您就别推辞了,就算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嘛。”

阅读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