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来有恙

008

  • 作者:玄笺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2-20 06:25:38
  • 字数:7437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我……”她似乎还想说句什么,认真地看她一眼以后,脸上闪过一丝赧意,收在被子里的右手轻轻攥了一下拳,将眼睛用力闭上了。

肖瑾入睡很快,木枕溪没有再烧水,怕吵到她,简单的洗漱过后去了另一张床睡下。

她两手交叠垫在脑后,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发愣,很久以后才渐渐有了困意。

肖瑾想到什么,又睁了一次眼睛,雀跃地说:“明天见。”

“明天见。”木枕溪忍俊不禁。

***

翌日,木枕溪坐在病床前给肖瑾削苹果,肖瑾盯着她的手看,意味深长。木枕溪一看她她就笑弯了眼睛,木枕溪总感觉她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遂将手往下垂了垂,用膝盖挡住肖瑾的视线。

肖瑾把右手乖乖放进被子,语气轻快地说:“我睡啦,晚安。”然后迅速闭上了眼睛,像一个在大人面前扮演听话的孩子。

她以前其实不是这样的,在自己面前很强势,常常逗得她面红耳赤,毫无招架之力。现在可能是面对的这个自己太过成熟,让她表现出了孩子气的一面。

木枕溪目光不自知地软化,温柔道:“好,晚安。”

还有她的头,万一接吻缺氧了怎么办?

还是等好了以后吧。

肖瑾:“……”

亲一下和喝水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到时候口渴了没有水喝?缺乏实践的肖瑾将某些小说里的描写在脑中演练了一遍,喉咙滑动,往下咽了咽口水。

木枕溪视线落到她淡色的嘴唇上,呼吸声比方才重了一些。

肖瑾唇角上扬,自觉闭上了眼睛。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你可以亲我一下吗?”

她现在就口渴了。

来日方长。

木枕溪莫名其妙。

肖瑾自己把自己说服了。

木枕溪还在心里想着要是肖瑾要是再发脾气怎么办,却看到对方弯着眼睛笑。

病房里很静。

肖瑾迟迟没有等到预料中的吻,困惑睁眼,木枕溪已经不在床边了,她若无其事地扬了扬手里的电热水壶,说:“我去烧点水,口渴了。”

肖瑾撇嘴。

木枕溪偏头,唇角无声地翘了起来。

窗户透进来的晨晖自后头投射而来,照得她半边脸颊通透如玉。

王医生进来查房就见到眼前这幅场景,说不出的和谐美好。

他特意站在门口,抬手敲了敲门,木枕溪抬眼望去,连忙将削到一半的苹果放进盘子里,站了起来,不知怎么有些耳根发热,说:“王医生好。”

王医生笑眯眯:“你们好啊。”

木枕溪给他让开位置。

王医生照例进行询问,将笔插进胸前的口袋里,过后又弯腰仔细看了看肖瑾头上的伤口,说:“愈合得很好,明天可以拆线出院了。”

肖瑾问:“多久可以洗头啊?”她在医院躺这几天,头发油得都快有味儿了。

王医生说:“拆完线三天以后吧。”

王医生出去的时候木枕溪跟着他出去了,两人在离病房门口几米远的地方,木枕溪脸上表情凝重:“她的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

王医生神情跟着沉肃了些,推了推眼镜,道:“这个不好说,可能一天,可能一个月,也可能一年。”人的大脑何其精密复杂,医生也没办法打包票。

木枕溪看着王医生的眼睛,目光锐利:“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恢复吗?”

王医生保守地说:“有可能。”

肖瑾在病房等了很久木枕溪才回来,看到她手上提着一个精美的购物袋,忘记了久等不至的恼怒,眼神微亮:“你买了什么?”

木枕溪笑了笑,献宝一样从袋子里取出了一顶帽子,她本来想“当当当当”地配个乐,没好意思。

木枕溪说:“你头上缝针的时候剃了一块头发,光秃秃的,戴着帽子就看不出来了。”

肖瑾眉开眼笑,说想试试。

木枕溪买的是质地柔软的宽檐帽,不会压着伤口,便扶着她起来试戴,还给她拿了面镜子过来,肖瑾的表情看起来很满意,只是刚戴上没多久,立刻拿了下来。

木枕溪疑惑地看她。

肖瑾沮丧地说:“我的头发都要把帽子弄脏了。”

木枕溪失笑:“不会的,再说你出院的时候不也得戴吗?”早弄脏晚弄脏都得弄脏。

出院?肖瑾突然问:“我们的家在哪里啊?”

木枕溪的笑意淡了。

随着她昨晚做的那个决定,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摆在了她的面前。肖瑾出院以后住在哪里?

两种不同的思想又在头脑中角力,木枕溪把她充好电的手机拿过来,状似无意地问她:“你怎么醒来这么久都不想着看一眼手机。”

肖瑾眨眨眼,接过来:“为什么要看手机啊?手机有你好看吗?”又对着没有键盘的全触屏愣了下,“这个怎么打开?”

十年前的人对手机还没有这么依赖,低头族更没有这么盛行,印象里肖瑾的手机除了偶尔接一下父母和朋友的电话以外,似乎没有别的用处?肖瑾那时候因为她没有手机,联系起来不方便,想给她买一个,被她拒绝了。

木枕溪把她手指按在HOME键上,自动解锁了屏幕。

肖瑾一脸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惊奇。

木枕溪看着有点好笑,很快又敛了笑意,正色问肖瑾:“你联系一下你的父母?还记得他们电话号码吗?这里面没有联系方式。”

肖瑾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要。”

木枕溪敏锐道:“为什么?”

肖瑾想了想,低着眉头,不悦地说:“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要。”她第一时间在通讯录里找木枕溪的名字,没找到,抬眼问,“我把你备注成什么了啊?”

木枕溪沉默两秒,撒了个谎,说:“没有存,你都是直接记在心里的。”

“可我现在不记得了呀,”肖瑾把手机递给她,“你把你号码输进来吧,我怕找不到你。”不忘控诉道,“你刚刚出去都不和我说一声。”

木枕溪在心里叹了口气,在拨号键盘上输入自己的号码,拨通,再将号码存下来。肖瑾看着她亮起屏幕的手机,眼睛里闪过一丝费解。

木枕溪也没存她号码吗?即便如此,也不用拨电话吧?

打备注的时候木枕溪犹豫了一下,写了全名,肖瑾拿过来一看,删了重新编辑:女朋友。

木枕溪:“……”

算了,由她去吧。

存完号码,木枕溪耐心地给她介绍现在手机常用的程序:“这个绿色的是微信,现在大部分人用的聊天软件,蓝色这个是支付宝,用来电子支付,哦,电子支付的意思就是……”

肖瑾的记忆脱节太久了,这些年发展日新月异,光是给她介绍就耗费了不少时间,肖瑾一开始还自己拿着手机,后来连手机都不愿意拿了,手机放到对方手上不说,人也想往她怀里钻。

木枕溪退得无路可退,霍然起身道:“我去喝口水。”

肖瑾笑起来,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可细一看却仿佛并不是这么回事。她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淡了,自己摆弄起对她来说陌生的手机来。

操作起来还是很简单的,肖瑾先点开了微信,看了看里面的好友,不是很多,名字也都很陌生。她习惯性先去找木枕溪,不用翻到通讯录,最近联系人置顶就是。

溪宝。

肖瑾把这个称呼含在舌尖,无声辗转着念了几遍,咂摸出了甜味。再看看背对着她喝水的木枕溪,眼里有了些许笑意,手指点开和对方的聊天记录。

最新一条是木枕溪发的。

【我到了】

往上翻了翻,两个人聊天的语气透着莫名的疏离感,像是陌生人。

最早的系统消息:【2017年7月2日,你已成功添加了唐三藏,现在可以聊天了】

谁寄锦书:【你好】

唐三藏:【你好】

肖瑾心头重重一跳,笼上了不详的预感。

这是怎么回事?

“木枕溪。”她声音带上了自己都没发觉的颤意。

木枕溪回头:“怎么了?”

肖瑾举起手机,指了指聊天界面:“这个是你吗?”

木枕溪眯着眼辨认了一下,方轻轻地点了下头:“是我。”

她背在身后的手指指尖微微掐住指腹,面孔笼进暗中,眉眼间的温情被另一种冰冷的情绪慢慢取代,如果肖瑾自己发现了的话,那自己就对她说实话。

肖瑾无端打了个寒战,张了张嘴,把没开口的疑问咽了下去,努力扬起一点笑容,不痛不痒地问道:“你为什么叫唐三藏啊?”

木枕溪指尖松开,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因为唐三藏是坐在木桶里从溪水上飘下去的,木、枕、溪,和我的名字很像。”

肖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哈哈哈。”

木枕溪很浅地弯了一下眼睛。

默契地没再提这件事情。

肖瑾的微信好友很少,她一改先前的随意,从头到尾地检查了一遍,在翻到一个名为XX房屋中介的好友时手指一顿,她和对方的聊天记录非常详备,她上个月从中介那里租了一套房子,并且有详细地址,应该是她现在的住处。

虽然她还不能完全推测出发生了什么,但……

肖瑾看一眼已经坐到沙发上玩手机的木枕溪,面沉如水地点开了中介的头像,右上角——删除联系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还没有恢复记忆的瑾宝已经开始耍心机惹﹁_﹁

明天就出院啦~

欢迎收看《戏精的诞生》

溪宝: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瑟瑟发抖.jpg]

ps:看有的宝宝没懂唐三藏的梗,唐三藏有个乳名叫江流儿,他妈妈把他放到了一个木桶里,让他随江漂流。

木枕溪给她掖着被角的动作一顿,手指收紧了一下,肖瑾就在离她不到一臂的距离,近得能看到自己在她漆黑瞳仁里的倒影,她眼珠很黑,望着她的目光很亮,充满了期待。

阅读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