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来有恙

016

  • 作者:玄笺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2-27 23:38:19
  • 字数:7278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便利店,木枕溪让肖瑾坐到靠窗的座位,问柜台的服务员道:“还有没有热牛奶?”

“有。”

“麻烦两杯,谢谢。”

肖瑾没动。

木枕溪略一思索,率先迈了一步,肖瑾跟着迈了一步。

木枕溪娴熟地从手里app调出付款二维码,服务员对着她手机滴了一下,在她面前放下两杯牛奶。木枕溪端着牛奶转身,刚好捕捉到肖瑾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

“喝点牛奶暖暖身子。”木枕溪在她身旁站定,放下一杯在她面前,落座。

木枕溪攥了攥她冰冷的指尖,松开,目光转向旁边的便利店,问:“你很冷吗?”

“有一点。”肖瑾实话实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还是盛夏,深夜了也有二十三四度,她穿的还是长裤,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却一层一层地冒出来。

“去里面。”木枕溪冲便利店入口抬了抬下巴。

“嗯。”肖瑾很轻地答应。

“你跟我住吧,我照顾你,直到你恢复记忆为止。”木枕溪平静地说出这番话。

这种直觉在她搬进木枕溪家里不久得到了应验,木枕溪计划搬离林城,要不是她现在横插一杠子,再过几天,她就无处寻她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肖瑾没回答。

手指僵着,在木枕溪掌心里,她比木枕溪更犹豫。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肖瑾,你跟我回家吧。”

“肖瑾。”木枕溪见她迟迟不应声,又唤了一声。

肖瑾在此时抬眸,望进木枕溪幽邃的清眸。

肖瑾轻呼吸了一下,把酸楚压了下去,反握住对方的手,轻轻点了下头:“好。”

她看不透对方眼睛里的情绪,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再也无法从里面找到熟悉的情意。木枕溪是……不再爱她了吗?

也是,都过去那么久了。

她大约猜测出了一些东西,现在还处于无法接受的状态。她不能想象木枕溪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更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她不想骗木枕溪,可是她有一种直觉,她若现在不去木枕溪那里,便什么可能都没有了。

“谢谢。”肖瑾两手捧着热牛奶,眼睛看着桌面。

木枕溪想了想,还是说:“不用这么客气。”

肖瑾是个聪明人,木枕溪拿不准这些天以来自己这样的态度,她是不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应该有的吧,面前的女人脸色苍白,原本就不深的唇色更是血色全无,偶尔望她一眼的目光都是怯怯的,透着谨慎小心。

肖瑾抬头,冲她感激地笑了笑。

笑容也是极淡,刚成了形便散去了,又低下头。

木枕溪心脏像是被一只手轻轻地攥了一下,又松开,留下一道浅浅的勒痕,倒不是很疼,就是有点不舒服。她捧着牛奶喝了一口,偏头远目看向窗外。

两个人静默地对坐,一口一口地把牛奶喝完了。

木枕溪是用余光注意着肖瑾的速度的,和她同时放下杯子,主动开腔道:“我们现在回宾馆?你的包是不是在宾馆?”

肖瑾点点头。

木枕溪从兜里摸出手机:“记得是哪个宾馆吗?”

肖瑾报了个名字。

木枕溪在地图里输入宾馆名字,这是家连锁酒店,但根据黄姣家附近这个条件,只剩下一个答案。木枕溪点开导航,显示开车需要十五分钟,心里不禁起了一丝疑惑。

“你怎么半夜跑这么远?”木枕溪问。

“我在宾馆待得心慌,本来是想出来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的,不小心越走越远,迷了路,我问了路人,结果那个人也指错了。”肖瑾神情自然地回答。

“唔。”这倒印证了木枕溪先前的猜测,肖瑾是因为害怕一个人所以才出来的,木枕溪好看的眉头轻拧,心里涌起自责。

肖瑾先站了起来,垂着眸子,听不出什么情绪地淡淡说道:“回宾馆吧。”

木枕溪偏了偏头,眉眼闪过一丝怔忡,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异样,但具体是哪里怪,说不上来。

她习惯性跟在肖瑾后面,一直走出便利店,才回过神来,怎么变成肖瑾带路了,肖瑾根本不知道她的车在哪里吧。她往前赶了几步,走到和对方并肩的位置,又指了指一个方向:“车停在那边,走路大概要五分钟。”

“嗯。”

已经凌晨三点了,再热闹的城市也寂静下来,一时空旷得只听得到彼此的脚步声。

昏黄路灯投下长长的影子。

肖瑾落后两步,往旁拉开了点距离,手在空中比划着,慢慢牵住了木枕溪影子的手,唇角漾开笑。

“肖瑾。”木枕溪突然回头。

肖瑾吓了一跳,慌忙将手揣回兜里,茫然对上她视线:“啊?”

她的慌张和窃喜都来不及掩饰,被木枕溪撞了个正着。木枕溪怔了怔,忘记一开始想问什么,路灯下的女人白肤明眸,长发柔顺,被温暖灯光晕染着,因为透着笑意,眼睛更加如水温柔。

木枕溪用了一秒钟将自己的视线从对方脸上移开,神态自若道:“明天我们得去趟超市,给你买点生活用品。”她又看看对方穿着,细颈纤白,双腿又长又直,喉咙微动,说,“再……买点新衣服。”

“好的。”肖瑾回答。

木枕溪镇定地转回了脸,轻轻吐出口气,露出懊恼神情。

她要问的明明不是这个,是什么来着?

肖瑾等了十秒钟,木枕溪没有再回头,也没有注意到地面,她开始再次蠢蠢欲动。

牵了一路的“手”,上车的时候木枕溪明显感觉到肖瑾心情愉悦,眼角眉梢都像是被春风吹开了似的,心里万分奇怪,却又不好问出口。

“系好安全带。”木枕溪淡淡开口。

“知道了。”副驾驶传来一声轻答。

木枕溪偏头,肖瑾很乖巧地坐着,她睫毛又长又密,鸦羽般低垂。木枕溪视线移到她发丝遮掩下的耳垂,白白软软的,晶莹温润,瞧着很想上手摸一摸。

木枕溪握了握手里的方向盘,目视前方,打了左转向灯驶上马路。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再次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冲动了。

肖瑾心跳快了几拍,木枕溪那么明显的打量目光,肖瑾当然不会没有发觉,可木枕溪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又要丢掉自己了?

肖瑾两只手捏在一起,提心吊胆地到了酒店门口。

木枕溪和她站在酒店大厅,问她:“几楼?”

肖瑾从兜里摸出一张房卡给她。

木枕溪低头看房卡上的房号,随口咕哝了一句:“记得带房卡,怎么就不记得带钱包呢?”

肖瑾脸色微变。

木枕溪没注意,跨步上前按电梯。

到了房间门口,肖瑾主动说:“我进去拿东西,你在这等着就好。”

木枕溪微微颔首。

不到一分钟,肖瑾出来了,左手是她和木枕溪相亲见面时背的那个挎包,右手提着一兜今天下午木枕溪给她买的止疼药。

木枕溪神情流露出一丝错愕:“没了?”

肖瑾说:“没有了。”

木枕溪往里走了两步,房间布置都是没有动过的样子,一目了然,确实什么都没有。她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什么东西也没人替她添置。心脏再次被不轻不重地抓了一下,木枕溪回身凝视她,眸中情绪晦涩难言。

肖瑾歪了歪头,露出浅淡笑意:“怎么这么看着我?”

木枕溪看着她,喉咙上下滑动,最终只是吐出一口浊气,说:“没什么,我们去前台退房。”

肖瑾弯了弯眉眼:“好。”

木枕溪走出两步,突然侧身向她伸过来一只手,肖瑾一怔。

木枕溪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不自在,也没有再故作冷淡,走廊的灯光倒映在她眼睛里,像一簇簇星辰,明亮又温柔,说:“牵好我,别走丢了。”

肖瑾仰头定定望着她,眼底有热气不争气地上涌。

可她不知道怎么走丢过一次了。

一秒,两秒,三秒。

正当木枕溪要收回手时,肖瑾动了,她牵上来的力度大得超过了木枕溪的想象,甚至弄得她有点疼。木枕溪微微蹙眉,握着她手的力道立刻如潮水退去。

肖瑾的手还是很凉,哪怕车里和宾馆里比外面暖和得多,都没有任何好转。木枕溪联想到她头疼的毛病,开始暗暗在心里计划要不要下次去医院复查的时候,顺便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心不在焉地到前台退了房,把人载回了家。

木枕溪去厨房煮姜茶,抱着胳膊,倚着身后的大理石台面,看着锅里沸腾冒出的白气发怔。

过去的几个小时,做梦一样。

她居然又把肖瑾接回来了,而且真的打算照顾到她痊愈为止,这要是被殷笑梨知道,估计要说她脑子被驴踢了。木枕溪抬手,要弹自己的脑门,肖瑾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怀里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探进来一个脑袋,问:“木枕溪,你在干吗?”

“没干什么,外面呆了一晚上,给你煮点姜茶暖暖身子,不然明天要感冒。”

“噢。”

木枕溪看她不动,疑惑地挑了下眉:“怎么了?”

肖瑾站直了,像是不好意思,轻轻地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直视着她:“我今晚……睡哪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溪宝:什么睡哪儿,直接睡我:)

一年一度压攻受的时间又来临了,站木攻请留言石榴宇宙无敌大总攻,站肖攻请留言石榴银河无敌大总攻

(总觉得肖攻党会比较多是肿么肥四?)

这话自然而然地出了口,木枕溪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不是沉重,也不是放松,而是另一种介乎二者之间的,近似于认命的心情。

阅读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