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涯仗剑行

立春 第二十二章 男儿岂曾休热血

  • 作者:赶车一族
  • 类型:武侠修真
  • 更新:2022-08-19 05:47:49
  • 字数:4062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先被救,后救人。

这般情义,重于千金!

林乘墉既惭且愧,长叹一声,问道:“是我们欠这孩子的,他现在尸首在哪?定要收殓回来好好安葬才是。”

和这孩子相识不过半日,只知道他乖巧懂事,又给几人提供了关键的线索。本以为此事了了之后,这命途多舛的孩子终于能在芮氏药行过上更好的日子,却不想今日之事竟把他也牵扯进来,以致丢了性命!

自己几人在布置之时将他忽略,但孩子仁义有加,自己追寻而至,还救了芮玉荣一命。

“被玉荣带走了,她说要送回药行,交给老掌柜安葬。”

“也好......老掌柜很是喜欢彭大有,这样安排,也是最好的......你们赶到的时候情况怎么样了?”

林乘墉点点头。

“唉!我们赶到时,那孩子也在!听玉荣说......那孩子救了她一命。可惜,被那妖人一掌打死了!”

“啊!”林乘墉心神震动,差点又呕出血来。

要是那人是宗师?

那自己等人早就没有幸理了,宗师行事还能那般谨慎?

安陆赶忙又把他按躺下,说道:“乘墉莫急,玉荣没事......二哥和阿泰已经赶到,一会就把人擒住带回来了,放心吧!”

安六爷也不确定芮玉荣现在情况如何,只能先宽慰两句,稳住他的心神。

在他们看来,总镖头带着镖局中所有高手去办事,这得是多大的阵仗?可回来的只有安六爷和重伤的林乘墉,其余人等不见踪影,这又是多大的难事?

安陆没去管众人的议论,叫了个帮手,径直将林乘墉放到卧室床上躺好,将上衣解开,处理肩膀和胸前的伤口,又取来治疗内伤的丹药喂他服下。

另一边,安陆背着林乘墉一路疾跑,赶到了元吉镖局。

林乘墉这才长出一口气,以二叔临近宗师的本事,纵使不敌也一定能把人击退。

“六叔......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这......乘墉你可记得今天下午跟你们一起来镖局的小哑巴么?”

“多亏了阿泰的神目啊!他在高处见到玉荣侄女儿一路往北出了广场,就知道情况不对,赶忙叫上我和二哥追过去,在那狍鸮手上把你和玉荣救下了。”

“玉荣何在?”

随后一阵推宫过血,好一会,林乘墉缓缓睁开了眼睛,又急又累的安陆这才瘫倒在一旁。

林乘墉方才恢复意识,便强撑着要起身,急道:“玉荣,当心!”

“二哥和阿泰已经把人堵在那处竹林,凭二哥的身手,应当不会出什么岔子。不过......晚上行动前二哥和我交代过,无论这次胜负如何,咱们镖局所有人都要连夜离开!”

林乘墉沉吟半晌,点点头道:“还是二叔考虑周全。今日咱们有些失算,仅一个护送镖货之人便如此棘手,更不知他背后之人又有多少好手。就按二叔说的办,先安排镖局其他人离开,盘缠多给一点。不过先不要告诉大家实情,就说要送我回蜀山养伤,镖局放假。记得给五叔和鹰哥留个信儿,让他们访亲回来也到蜀山避祸,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唉......要是五哥和小鹰都在,今天那妖人肯定手到擒来!也就没这么多事儿......嗐,乘墉你躺着,我去安排!”

林乘墉望着安陆往门口去的背影,忽的想到一事,喊住他道:“六叔!你......早些时候吃的那药,现在可有不适的地方?”

安陆一愣,摸摸肚子道:“没啥事儿啊!那什么九馗明明是和南诏结盟的,还会送人家假货不成?”

林乘墉点点头道:“没事儿就好,六叔你去忙吧。”

他转头躺好,眉心拧成一个重重的疙瘩。

尚冯河带着背上的一截断刃,整个人像只鹰一样扑入林中,抬起头望向高处的方泰,再度跳起,目放奇光口中高喝:“定!”

惊目劫除了能以辨真术辨真假谎言,还能以祸心术配合声音迷人心智,其中以乱字诀和定字诀最为犀利。

一个乱神,一个定身。

此前小巷中便是以乱字诀让众乞丐见到内心最为恐惧的东西,让他们自相残杀而死。

定字诀则是震慑心灵,使人动弹不能。

由于二诀发动之时,消耗内力心神极大,故平时不轻易动用,只是以杀意慑人,再辅以言语迷惑、暗示。

这一次突进本就是尚冯河孤注一掷之举,因此再不留手,打算一合之间制住方泰以威胁罗孚。

定字诀出口,尚冯河杀气涌至,双爪前探,直奔方泰!

却不想竹子上的少年只是稍稍愣神,随即把手中长弓一扔,从背后拿过一根短枪,迎面刺来。

尚冯河瞠目结舌。

自从练成惊目劫以来,这是第一次建功无果!

又或许,是第二次?

他早上见到这少年的时候就曾以辨真术试探言语真假,当时就对方泰的反应有些奇怪,故此才一路找来。

现在看来并不是当时自己戴着鱼鳞易容的原因,而是这少年的的确确有不受惊目劫影响的本事!

本来想着等抓住这少年,再废了罗孚,不愁从他们口中逼问不出泰逢的下落。到时候,就算送镖的差事搞砸了,也总归是功大于过。

但这少年能抵抗惊目劫,那么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就不可信,要是由他再把这法子教给别人......

此子断不能留!

短短一瞬间,尚冯河脑中转过无数念头,他狠下心,右手去抓枪尖,左手铁爪一偏。

一旦抓中,就是开膛破肚,一击必杀!

方泰人在高处,那双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那感觉仿佛就像当年在山上遇到大虫一样。

杀气四溢!

但这种杀气又与百兽之王不同。

一个是自然而然,将你视作口中之肉的天然的压制力。

一个是主动激发,以技巧和精神作为工具的有的放矢。

再形容简单点,就是一个纯粹,一个刻意。

见到老虎时,你就知道它要吃你,见到这人时,他还大喊一句你才知道他要你别动。

这便是先天后天的不同。

方泰天生心思单纯、率真,更兼在山中生活多年,不通世上俗事纠葛,因此遇事知变通,又不与人争。

方游曾说方泰心境超然,无欲则刚,有一颗赤子之心。

这也正是他不受惊目劫这等精神秘术影响的原因,但他自己并不明白。

如果要他自己形容,那就是:“山里的大虫可比这厉害多了!怎么罗总镖头他们说起惊目劫那般慎重?也不怎么样么......”

方泰见敌人快速逼近,明白自己最多再发一箭,对面就能来到三尺之内,如此弃弓用枪是最好的选择。

当下他便将早上练成的一式无相用出。

枪尖嗡嗡急转,和尚冯河抓来的铁爪碰在一起。

只听“叮当”乱响,火光四溅!

尚冯河只觉抓住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鲜鱼,亦或是满身鳞片的大蟒,滑不留手又强劲有力,一抓之下竟然拿不住这杆枪,反倒被枪势带偏了身形。

他心叫不好!

方泰则是一喜。

无相此招果然神异,这副铁爪竟然也抓不住!

双臂运力,挑开敌人来势,再压在他的肩膀向下狠狠一砸,口中叫道:“下去!”

言出法随一般,尚冯河只觉大力袭来,和方泰的距离一下拉远,重重的落在地上。

这一下耽搁了时间,身后的罗孚已然赶到!

刃风再临,风天连斩!

罗孚恼恨自己放走了强敌,险些陷方泰于死地,此时使出了十二成的功力,内力狂涌,绝技风天斩仿佛不要钱一般用出。

顿时漫天气刃飞舞,竹叶飒飒,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成片的竹林纷纷倒下,宗师之威可见一斑!

尚冯河刚刚落地,身形不稳,面对气刃再无躲闪之机,只得将身体趴在地上,强运内力,双臂交叉硬抗。

哧,哧,哧!

血光迸现,三道伤口深可见骨,尚冯河一身灰衣都被湿透贴在身上,头一歪,气息微弱。

罗孚长出一口气,平复经脉中翻涌的内力。

正当他回气的时候,倒在地的灰衣儒生猛地再度睁开双眼,狠厉卓绝!

“乱!”

罗孚猝不及防,与那双眼睛对上,只觉无边幻境随着那片血色瞬间铺开。

自己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兵荒马乱的年节,遍地都是尸首,父母双亲死不瞑目,田边沟壑血流成河。

他幼时直面父母被流离的暴民所杀,家乡又被作乱的叛军占据,怨恨充斥内心多年,这才主动入折冲府。虽然已经多年,但内心仍然有隙。

此时被乱字诀引动,面前再度出现当年的惨状。

而罗孚毕竟身经百战,内心被战火磨炼多年,此后又在红尘俗世中摸爬滚打,心境修为将臻明镜心,恍惚了一息便脱离了幻境。

但以罗孚已近宗师之能,却仍然被控制住一息时间,惊目劫不可谓不恐怖!

就在这一息之间,尚冯河暴起!

已经落地的方泰听见那声暴喝,也心知不妙,急忙捡起长弓,单膝跪地搭箭便射。

这一记鹰击是尚冯河死中求活之举,快逾闪电,在罗孚刚刚转醒时就已到了面前。

避之不及,罗孚在刹那间横刀拦在咽喉前。

但为时已晚!

一抓脖颈被断刀阻住,一抓胸腹则长驱直入。

只听咔吧几声,铁爪抓断了数根肋骨,留下五个深深的血洞!

尚冯河再度跃起,从罗孚肩头翻过,重重一脚踹在他的后背,借力逃窜。

此时弓弦再响,一箭射中肩头。

尚冯河去势不减,反倒借着箭支上的力道,身形更快了几分,一个起落就离开了方泰的视野,逃生而去!

众趟子手见到少当家的伤势不明所以,议论纷纷。

阅读天涯仗剑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