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天-天堂发言人

第七十七章 青衣(全书完)

  • 作者:天堂发言人
  • 类型:玄幻魔法
  • 更新:2017-09-03 15:48:32
  • 字数:15995字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王远听了沉默半响,才长长叹口气,脸上泛起感动的神色道:“萧兄,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真正为我的安危担心的朋友,王远是不会忘记的。哎,今天再一次,我感觉到咱们二人之间这个小同盟没有结错。依我两人的能力,我在朝内,你在朝野,互相援助帮忙,一定有更好的前途等着我们。萧兄的提醒我已谨记在心,至于怎样应付王远会仔细考虑的。最近我确实是有点急功近利了,对魏公公的亲近或许已经落在了一些政敌眼中。不过……凭着我王远清廉的名声,任何人想扳倒我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萧见他似乎早有对策,也就不再多话,毕竟两人之间那种亲密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合作关系而已,对于这些贪官污吏,他心中更多的是厌恶痛恨。

正事谈完后,两人随便聊了几句。如果不提阴险狡猾的个性,王远大人确实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家伙,天文地理好象都懂一点,而且谈吐风雅颇具文秀之气,不愧是江南大名鼎鼎的南社才子。谈笑间不觉时间匆匆而过,临到天色黄昏的时候,王大人推辞了萧挽留吃饭的客气话语,在诸位掌柜的陪同下,出了回春堂宽大的正门,坐着来时那顶不起眼的黑色小轿在暮色中离去。

“萧兄,此话怎讲?”王远看他不像说笑,忙收起笑容正色问道。

“大人,你我都知道魏总管的权势都来之天子的赐予,如果万一当今……有什么不测,只怕……”萧沉声道:“大人和魏总管走的太近,以后如何脱身,该仔细想一想了。”这些话萧倒也是真心为他着想,毕竟这个合作者颇有能力,回春堂能有今天,一半的功劳在于他在江苏给予萧所有方便之门,如果万一他和阉党一起挂掉的话,以后再想找一个这样能干的盟友,确实是不容易了。至于其中对天子不敬的话,萧本来就没有把那个所谓的皇帝放在心里,在两个人密谈的情况下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大掌柜,外面风大,先回去吧。”总号二掌柜王顺看萧若有所思地站在金字牌匾下望着暮色沉沉的远方,不由提醒道。

萧举起手来指着门楼上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的牌匾道:“王顺,有信心抗起它来吗?把回春堂交给你,有没有胆量接过去?”

萧当然不能把内心的想法告诉他,心念电转间道:“王大人勿怪,动天是想到一件事,心中忐忑,所以不免走神了。”

王远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奇道:“我看回春堂现在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你最担心的练兵事情魏公公也已经特许。大掌柜还有何事挂心?”

“萧某倒不是为想到自身的事情苦恼,是为大人的前途担忧啊。”萧叹息道:“王大人,虽然你现在得魏公公器重,已经高升到阁部大员的行列,但如果不做长远的打算,只怕横祸就在不久之后。”

看得出来王远是真心在为自己着想,不管他是因为真正关心自己的安危还是在担心失去一个金钱上强有力的盟友,萧都感谢他的劝告,他沉声道:“王大人的话,动天记在心里了,以后自会小心谨慎。”

王远微笑道:“大掌柜只要谨慎一点就好,以你的智慧,再加上武将军的和魏公公的看重,一般人是动不了回春堂的。不过,这次我可能要迁到南京六部任职,所以江苏布政衙门换了新人的话,你最好先小心应付着。我还没有得到消息是哪位京城贵人要下来掌印。”

“好在魏公公知道你的一片苦心,这次从京城下来的文书中特意提到了此事并夸奖了你的忠心报国。”王远悠悠道:“萧兄啊,不瞒你说,咱们两人也是相交数年了,可是我一直看不透你。你在生意场的作为,我是非常佩服的,但有时候你固执的几乎可以说是愚鲁的突发奇想,王某就真的搞不明白了。”

萧苦笑道:“王大人聪明绝顶,动天有什么想法能瞒得过你呢。”

“王大人,你久等了。”萧微笑道,常年经商练成的虚假笑容笑多了也会脸皮麻木的,他今天就感觉自己的笑容很勉强。

王远向萧拱拱手,朗声道:“萧兄是大忙人,想逮着你的面可不容易,王远只有耐心等候了。”

“大掌柜,您回来了。”黎龙味看到萧走了进来,忙凑上前去恭敬地低声道:“王远大人在里面候着您呢。”

王远摇摇头不满地道:“今天没有外人在,咱们就交交心。你的希奇古怪的想法我是真不明白,比如这次你何必要冒着被朝廷猜忌的风险,又出钱又出人地为大老远的福建沿海百姓操心呢,值得吗?安守本分才是我辈中人该做的事,朝廷的事自有朝廷会管。你如果继续这样时不时来这么一个奇怪的举动,只怕会……落入有心人眼里,这巨大的基业只怕顷刻间就要倒塌啊。”

“恭喜王大人升迁。”萧看他一脸掩饰不住的喜色,便知道这次建立生祠的事讨得了上面主子的欢心,以品级来看可能是要高升南京六部长官了。

萧正暗想着怎样找个机会让王远知道下自己手中的另一张王牌,王远看他神思恍惚的样子忙问道:“萧兄,看你精神不佳,难道是有心事?”

王远虽然镇定功夫出众,没有喜到眉开眼笑的地步,但也是一脸容光焕发的笑容:“不过是留都刑部掌令{刑部尚书}罢了,给京城的大人物们做个陪衬而已。”南京六部比起北京城的六部确实是权利小得多,很多部门就是做个架子,两都尚书虽然品级相同,但身份地位就差远了。不过唯一例外的是刑部尚书,因为南北距离上的遥远,很多大案为了效率的提高就不需要通过京城刑部审核下批文,直接便可以由掌令自行定夺,所以说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这个尚书是最热的位置。

萧说了几句恭喜的话,虽然表面也和王远一样高兴,实际上他心里对这个‘好消息’是不以为然的:他并没有以为王远高升后会对回春堂的帮助更大,虽然刑部尚书的王大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无疑会更多。但随着他在阉党中的地位渐渐重要起来,随着他在魏忠贤面前更加红起来,他还会不会接受自己的无形控制呢?那些曾经可以致他于死命的把柄,在阉党渐渐把握朝政后还会不会对他有一点用处呢?如果不起作用的话,王远会不会有一天要反过来消灭自己这个钉子呢?萧不能不仔细地去做长远的考虑,如果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他就算没有强大的力量,也不会畏惧任何庞大的敌人威胁。可现在自己身上担负着回春堂诺大的基业,担负着心爱的妻子和善药师余乐儿等他不能缺少的家人的安危,担负着铺子总号分号几千人的身家性命,他不能不做最稳妥的考虑。幸亏在很早以前他已经为这一天做了必要的预先准备,在北京城的回春堂分号,魁星大掌柜已经凭着他的秘密授意,紧密地联系上阉党的另一个重要人物——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这个许显纯在两年前还是比较落魄的一个普通锦衣卫百户,那时魁星已经在接到萧的授意后,用金钱拉拢上了此人。在许显纯巴结上魏忠贤发迹后,并没有忘记魁星这个老朋友,当然,定期回春堂给他的丰厚供奉也是他不能忘记的原因之一。所以可以说现在凭着回春堂和许之间的亲密关系,这也是万不得已情况下能动用的一个强大助力。而更妙的是这个许显纯和王远的靠山崔氏兄弟并不和睦,两派之间时常发生向魏太监争宠的纠葛。凭着这一点,萧手中的把柄也许自己透露出来无法对王远有威胁,但如果交给许显纯的话,这个锦衣卫头子应该是很高兴亲手消灭死对头的一个得力助手的。所以归根结底,自己只要在两派之间做好平衡,王远是永远没有机会也不敢对回春堂有任何不利的举动的,相反运用得当的话,高升的王远将会给他的事业带来更大的助力。

等坐下后,王远微抿着茶道:“萧兄何苦要把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年轻人们都派去送死呢?朝廷都没有把倭寇放在眼睛里,些许海盗能成了什么气候。”

萧沉默着没有说话,这一批子弟兵中不乏这几年内跟随着他聆听教诲的优秀年轻人,他们本来是萧心血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但现在却被他一手送到了凶残的倭寇面前去拼命,如果说他心里不痛,那纯粹是假话。但,不管心中再痛惜再伤感,他也没有一点后悔自己的计划。

年轻的王顺张大了嘴巴,惊声道:要离开回春堂吗……,我们……不能没有大掌柜您啊……”

“哈哈……”萧大笑着拍拍忠心伙计的肩膀道:“萧某不会离开你们,但还有更多更多的事情等着我,所以,是时候要你们挑起更重的担子了,好好干,以后我们要开始大展拳脚。”

“大展拳脚……?”王顺心里迷惑:难道现在的回春堂还不算大展拳脚吗?

“是的,大开大合,大展拳脚……”萧微笑道:“回春堂只会是咱们基业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天启四年五月,回春堂一百八十处分号计划自筹备起一年后共在南方七省七十九处城镇建立一百三十处分铺,一月后开始赢利,字号旗帜全部为青色小旗,余五十处分号也将在半年之内陆续建成,此次计划共联合江南大商家二百八十三号,投资总资金一千六百万两白银,其时朝廷国库岁入五百八十万两白银。

天启四年七月,江南商盟以回春堂带头投资建立‘百万车马行’,以分布在七十五处重城的全部八十家分行贯通南北交通运输,此后南北货物流量速度效率提高三分之一,更为对百姓有利的是,旅行的游人路程不变的情况下将节约一半的路途颠簸时间。此项计划参与者为江南三省五十八名商家,投资银钱近三百万两白银。车行建成后基本处于亏本状态,但相对于车行对各商家运输货物的贡献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照商盟预计,半年后将进入赢利时期,车行标志为青色小旗。

天启四年七月,在回春堂萧动天的帮助下,漕帮取得官府批发的太湖一段承办盐业经营证。古代的盐业说是座金山也不为过,此盐业经营由回春堂和漕帮合作建起的琅琊局督办,其中利润七成为官府所有,其余三成两家平分。这个白来钱的买卖可以说是得利于朝廷刚颁布的‘新盐铁令’,而这个新令乃是王远为魏忠贤出谋划策制定的,但,归根结底最初的创意来之萧有意无意间泄露给王远的想法。此项新令发布后,直接导致太湖沿线几十处城镇上百家经营盐业的商家倒闭以及成千上万私盐贩子走投无路的穷困。不过在统一由琅琊局督办价格和销售后,重新整顿了混乱的盐业市场,八百里太湖上百万普通百姓得到了很大的实惠,当然阉党从中抽取的利益更大,最后,唯一损失的就是投机倒把的不正规商人们。琅琊局标志为青色小旗。

天启四年十月,长江联运与回春堂合股,此后长江联运七十八家船行,一千余艘大小船只全部悬挂青色旗帜,船体统一绘制商盟标志。此时江南商盟正式改称青衣社。

同月,萧派遣回春堂掌柜吴家昌带领十七名接受过基础教育和训练的平均年龄十五岁大的孩子前往辽东。他们此行目的有两个。第一:把青衣社生意扩展到辽东苦寒地带,发展那里的商业,振兴当地的经济,使辽东百姓摆脱穷苦破产的困扰,这对于稳定当地的局势,避免女真人的渗透有重要的作用{满人夺天下的主力就是这些后来加入汉八旗的辽东人}。先期插入点为参商和皮货商。第二,寻找合适的有实力的地方豪门军阀。此时,朝廷在关外运用熊廷弼经略的战略主张:一、用辽人守辽土;二、屯田,以辽土养军队;这样的主张下辽东大门阀世袭军户中涌现出了不少新兴军阀,在抗击后金兵的战争中起到了比正规朝廷军队都要强大的作用。后来袁崇焕继续继承了熊廷弼战略,并深化了他的一些观点,运用辽兵精锐,阻击清兵十多年不能踏入中原一步。满桂,祖大寿,吴叁桂的父亲吴襄、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左良玉、曹文诏、曹变蛟、黄得功、刘泽清等都是在熊廷弼,袁崇焕的战略思想下由辽东崛起的军阀。当然这里的军阀不是像民国时期混乱的土皇帝军阀,他们还是朝廷的军官,受朝廷节制,不过在行军带兵上有很大的自主性,很大程度上摆脱了五军都督府和兵部的控制。萧的目的就是找寻合适的军阀合作,以金钱支助他们。这时就不能小看钱的重要性了,辽东能打战的精锐军队还是不少,但和清兵屡战屡败,原因除了文人指挥官的无能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军饷的不足严重影响了士气。当时为了军饷问题已经发生了多次军变,像宁远这样的国防第一要地,欠饷经常达四个月之久。后来袁崇焕当经略的时候杀了几个为首的军官,暂时平息了局势。可是军饷迟迟不到,兵士又哗变。朝廷一次又一次的欠饷,袁崇焕头疼的要命,逼不得已自做主张提出了发“内帑”,“内帑”是皇帝私家库房的钱。崇祯为此很不高兴,不愿把自己的钱拿出来,最后才很不得已的拿出钱来,但也心中埋藏下了对袁的怨恨。{李自成攻破北京后,府库清单所列,府库存银三千七百万两,金数千万两,而户部仅银四十万两、捐银二十万两。可见国库之虚,而皇帝的私家库房还是很充足,崇祯很舍不得拿自己的钱,结果把江山都给丢弃了}。所以说银钱对稳定辽东局势不是没有作用,而是几乎相当于救命稻草的重要,而萧看到了这一点,于是派出了手下第一重将吴家昌先行去熟悉形势交结辽东望族。而之所以选择年轻的伙计跟随,是因为这些孩子年纪小,学习能力强,可以很快地融入辽东地方成为谁都分辨不出来的辽东土人,这对于与地方豪门军阀的交往联系都很有好处,再者这些孩子成长起来后对下一步的计划更为重要。

天启四年十一月,青衣社{江南商盟}全体成员大会第二次会议在苏州举行。萧花巨资在原来的分号扩建青衣社总部,贯通两处街道买下几百处民房,建起巍峨气势浩大的青衣阁,使越来越声名显赫的青衣社终于有了一处拿得出手的总部所在地。

天启四年十二月,回春堂与福建福威镖局共同建立‘青天镖局’,总局主为‘追风剑客’林俊杰。青天镖局自建立起,便以强大的经济势力和优越的青衣社背景稳稳坐上南方第一大镖局的交椅,但萧等人实际并不是以赢利为主要的目的,他们是要通过这种手段来拉拢更多的武林高手江湖义气朋友共同加入抗击倭寇的行列中来,并以镖局的形式掩人耳目地训练精兵战士。在青天镖局建立起来的同一天,回春堂第三批子弟兵三百人踏上了前往生死战场的征途。

天启五年元月,青衣社投资一百五十万两白银,在苏州河与太湖间开设一道长达三百里地的人工运河。这个运河开辟后,太湖周遍地区与扬州杭州苏州等地的联系将更加紧密方便,太湖每年上百万斤的香米可以很快捷地运用长江联运的船只运送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沿着京杭运河到达江南各处重要城市。江南等地的丝绸布匹更可以中间路程不用碾转车马,只依靠着船运便能送到珠江三角洲等重要的销售地区。这个人工运河有官府的参与,预计一年后建成,开通后,将会在过往船只间收取利税。其中利润六成归朝廷,不过在贪婪的总管太监剥削下,很难想象会剩下多少的利润进入朝廷的国库,其余四成由青衣社参与这个计划的三十六家商号共同平分。当然开通运河,萧和众商人考虑的更多不是能得到的那点利税,而是通过这个运河,青衣社各位成员之间的地盘将被大幅度紧密联系起来,这样他们之间的合作将会更加方便快速,从中取得的利益当然将是更加庞大。

天启五年元月,回春堂的东主,萧动天的岳父,江南名医善药师含笑离开人世。他走的很从容很安详,在此前一天,老人还和女儿女婿享受着新年新气象的快乐,一家人其乐融融中,谁也不曾想到老人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微笑着和亲人们共享这难得的家庭聚餐。老人过世的时候,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他很满足,善家事业后继有人,宝贝女儿得遇佳婿,最挂心的两件事全部有了最好的安排,人生没有遗憾了。充满悲痛的萧和嫣嫣把老人和亡妻合葬在一起,这是老人最后的请求,也许老人在知道自己的绝症后,早已经盼望这一天的到来吧。

天启五年一月,萧动天正式辞去回春堂大掌柜职务,接任者为更年轻的二掌柜王顺。在回春堂两员最重要的骨干吴家昌去往辽东,方是以所有的精力用于忙碌青衣社总管事务后,能担当这样重任的只有王顺了。虽然他年纪轻经验少,但凭着这些年跟随萧学到的手段,相信大的方面还不会出现差错。当萧把处理事务的书房迁到了雄伟的青衣阁,此时回春堂已经不再是他最重要的事业,只是作为那个更巨大的基业一部分受他的控制,青衣社也正式进入了稳定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天启五年五月,青衣社让世人震惊的一个大手笔猛地抛了出来,在得到官府的公文批准后,青衣社从所有会员中募捐到三百五十万两白银:其中一百五十万两以粮食三十万袋药物五千箱的形式捐给华东水患受灾地区的饥民,这次救灾捐款据事后朝廷工部官员统计,大概使至少五十万灾民幸免于难;其中二百万两白银在江南四十处城镇修建善堂一百处,这样的投资这样的规模,每年最起码将会救助万名以上无家可归的孤儿。青衣社以它毫不吝啬的巨大手笔和宽广胸怀赢得了世人的赞赏和敬佩,商人那种贪财骗子的形象第一次在百姓眼中得到了改观。随后每隔一段时间,萧便会组织那些赚得满满当当的商人们拿出利润的一小部分用于救灾济贫,在被人们万家生佛一样的供奉中,青衣社良好的名声越传越广,初步达到了萧准备改善商人地位的第一小步的目标。虽然是小小的一个进步,但萧还是异常激动,虽然离开他心中的目标还极为遥远,但他相信只要努力下去,一代两代……,自己的接班人总会实现这个目标。只有商人的地位提高了,资本萌芽才会茁壮成长,这个国家才能渐渐恢复起色。当然,萧绝对不是一个资本主义的拥护者,自小经受政治教育的他还是对亲近些,他只是想凭着自己微薄能力能改善一下这个千伧百孔的破败国家,但这个时代的经济是偏向资本萌芽的发展,一个人能力再强,也不可能违背了生产力发展的趋势,这个时候的中国如果想不经过战乱的动荡而重新焕发生气,只能走资本商业的改革。

天启六年元月,青衣社发展已经进入平稳阶段,萧在无数计划的缠绕中脱出身来,以考察青天镖局在福建的发展为名,带领第四批子弟兵三百五十人去往东南沿海抗击倭寇。这年夏天,天龙会和青衣社联合作战,一举击溃来犯的以葵叶家太蒙家为首的十支联合倭寇的侵犯,共击毙东洋浪人七百人其中包括倭寇头领葵叶真一,最后却没有一个俘虏,因为对这种畜生绝对不能心软慈悲,道义不是对这些不是人的家伙们讲的,萧丝毫没有犹豫,一声令下,全部处死。这一战大大打击了东南沿海倭寇海盗的嚣张气焰,虽然没有重重地挫伤了敌人的元气,但一时之间青衣军威名声震大洋两岸,一些宵小畜生再不敢轻易踏入神圣的中华大地一步。这次战役后,天龙会兄弟正式并入青衣军行列,抗倭大军已达一千八百人的浩大规模。在萧谨慎的考虑后,从这支军队中抽出了八百人继续留下来抗击倭寇,保护沿海百姓,其余兄弟全部解除军衣武器,回到青衣社加入商号。但这些勇敢的战士们,萧并没有真正让他们去经商做生意,那纯粹是浪费,在伙计身份的掩饰下,这些老战士们担负起了训练后辈的任务。在拥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老兵教导下,青衣社的子弟兵的作战能力得到了飞跃性的提高,这种训练方式此后一直成为青衣军最重要的培养新血的手段,一直延续了十多年。{大家放心吧,打倭寇以后会继续进行还将适当详细描述下。因为有朋友反应最近内容有点拖拉了,所以天堂几近考虑,还是赶赶进度,删除一些内容,省略一些内容,把一些内容放在以后再详细叙述吧}

此时,萧在青衣社中已经拥有了绝对的威严和权利。当初十大总管中,除了与萧极为亲密的南宫世家,一切利益与萧共同进退的长江联运,所有事情唯萧命令行事对他忠心得如一条狗般的漕帮,回春堂原来的掌柜方是以外,其他五名总管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萧的势力靠着合作的幌子逐渐渗透到各省各处地方后,他培养出的重要干将们已经凭着强大的经济地位取代了往日的龙头老大们成为了新的总管,虽然那些老总管们在和萧的合作中谋取了巨大的利益,但最后却不知不觉中丢失了位置和主动权,在利益与萧紧密挂钩后,现在就算心中有点不满,也无法说出口了。而在天龙会大哥关海山不幸在抗击倭寇的一次战役中壮烈牺牲后,接替他福建总管的是‘青天镖局’总局主林俊杰,而这人年轻的总管更是萧的拥护者和崇拜者。这样萧基本上把十名总管的权利全部握在了自己手里,而到了此刻,他那个大魁首的名号才算是实至名归,从此青衣社便摆脱了往日拖拉散漫无组织无约束的形象,真正成为了一个有着一定凝聚力的强大实体,一个可以带动社会变化的强大组织。

{全书完,续集出版中,大概0月份可以上传}

请下另一本书《性骚扰

自己感觉要比这本书强点。

刚送走了子弟兵身心疲惫的萧闻言皱着眉点点头,沉着脸走进内堂。王远正一个人喝着香茶打量着墙壁上的字画,他没有穿官服,一身普通的白色绸衫更添儒雅风流之气。

阅读苍天-天堂发言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bashuku.com)

最新网址:www.bashuku.com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